第一章 3、四载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你是哪个旗的?”多尔衮紧挨着我,随着马步颠动,他时不时的借机将唇噌到我的面颊上。我开始

不耐,特烦他有意无意的占我便宜,只是眼下还得指望他带我回大凌河,所以只能隐忍不发。

可惜这小子得寸进尺,一点也不知好歹,借着双手握缰,竟是将我牢牢圈在怀里。我暗加挣扎,他假

装不知,仍是笑嘻嘻的低头抱紧我。

我呲牙,一字一顿的回答:“我哪个旗都不是。”

“哦?难道真是汉人?”他垂目轻笑,“不可能啊。”

“有什么不可能的?”一掌拍开他凑近的下颌,他却忽然弯下腰,抓住我的右脚脚踝提了起来。

我惊呼一声,整个人仰后侧翻在他怀里。他喉咙里发出两声低沉的轻笑:“汉人女子都裹小脚……我

府里的汉女不下十数人,个个如此,我还没见过不裹脚的汉女呢。今儿倒是开眼了……”

“放开!”我轻轻蹬腿,他浑然不理,充满戏虐的瞅着我。

我冷哼,左手悄悄捏拳,右腿假装挣扎,趁他分心用力拽紧之际,忽地一拳捣中他的下颚。

“嗷!”他痛呼一声,松开我的脚踝,捂住下颚,怒道,“你这女人……”

“你自找的!”我嗤之以鼻,“早就警告过你了。”

“你不怕我……”

“嘁!”

话才吼到一半便被我冷蔑的目光给瞪了回去,他一时气急反笑:“你真不怕我?你可当真弄清楚我是

谁了么?”

说实在的,我心里还真不怕他。至于到底什么原因,我想大概是潜意识里不知不觉的就是爱对他摆长

辈的架子,毕竟我亲眼看着这位墨尔根代青贝勒爷从小屁孩子长到成人娶妻,而且,等我找着皇太极后,

他兴许还得照着家礼叫我一声嫂子。

“呵呵!”想像着他给我行礼的样子,我忍不住莞尔一笑,斜眼挑衅的睨着他,“怕你做什么?瞧着

吧,咱俩以后还不知谁怕谁呢。”

“好大的口气!”他又气又笑,连连摇头,“你到底是谁?不是汉人,不是女真人,难不成你是朝鲜

人?”

“不是!不是!都不是!”我统统给予否决,故意吊他胃口。

小子,你就慢慢猜吧!任你想破脑袋也不会猜得出我来自二十一世纪。

一想到再过不久就可以见到皇太极了,我心情变得愉快起来,对于多尔衮刚才的那些小小轻薄也就没

再放在心里。

他先还赌气似的不和我讲话,可是没过十分钟便又忍不住凑了过来,小声的问:“你到底是哪个旗的

?”

我倏地回头,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他唬了一跳,上身急急的往后一仰,双手抬高,急切的挡住自己

脸面。

我忍俊不住,哈地笑出声。

他放下手臂,柔柔的看着我,婉言恳求似的说:“别再打脸了,一会儿回去见大汗,他若是见我脸上

带伤,又会问个没完……”

我心中一动,柔声问道:“大汗他……他对你好么?”

想到他母亲阿巴亥,我面有愧色,不禁替他感到心疼起来。无父无母的孩子,族内的兄弟子侄们完全

不会把他们兄弟三人当回事。这么些年,谁关心过他?谁又真正为他着想过?他过得应该很苦吧?

多尔衮先还嘻嘻哈哈,没心没肺似的咧着嘴笑,然而下一刻目光与我相触,蓦地愣住了,笑容一点点

的收起。我不知道该怎样形容他的表情,眉宇间有点哀伤,又有点感动。

“喂,别拿那种看猫猫狗狗的眼神盯着我。”他撇嘴,别过头去,“大汗是我八哥,他自然待我极好

。”

“怎么个好法?”

他转过头来:“你还真啰嗦呢……”

我面上一红,有些心虚的低下头。这是我的私心在作怪,我其实就想引他多讲些皇太极的事情。

“天聪二年二月,大汗亲征蒙古察哈尔时命我和多铎……哦,多铎是我弟弟,率精兵为先锋攻打多罗

特部……那年九月我和多铎再次随大汗出征察哈尔……喂,你怎么了?”

我茫然心恻。

皇太极……亲征察哈尔林丹可汗!

同一年里居然打了两次!

“好好的怎么哭了?”

“没……”我慌乱拭泪,可是眼泪却不停的涌出来,越擦越多。

“你这女人真的好奇怪啊,年纪也不小了,一会儿寻死觅活的,一会儿又拿了把大刀奋勇抗敌,悍如

男子……才好些了,这会子倒又哭上了。我真给你弄糊涂了。”

“啊……不是。”我抽抽噎噎,随意的扯了裹在身上的斗篷涂抹眼泪,心里既是伤心又是感动。这种

心情自然无法和多尔衮明说,于是只得胡乱找话题岔开,“你就是那时候创下军功,得大汗赏识的么?”

“大汗待我兄弟二人极好,在族内那么多人弃我兄弟不顾时,只有他愿意给我们机会……”他撇着唇

,带着一种孤傲似的笑容,昂起头颅,“大汗甚至命我做了镶白旗固山额真,赐我墨尔根代青封号,又赐

多铎为额尔克楚虎尔。你想想,这是何等风光之事,如今满朝文武哪个还敢小觑我兄弟二人呢?”

我心里咯噔一下,多尔衮讲的这些未尽详实。他只讲了一半,却将另一半藏了起来——皇太极登上汗

位后,便将原先努尔哈赤所属的镶黄旗十五牛录划分给了多铎,作为八和硕贝勒之一的多铎由此接掌下镶

黄旗一个整旗兵力。

之后没多久,皇太极又将自己所掌的正白旗改成正黄旗,将豪格掌管的镶白旗改成镶黄旗,同时却将

原先的正黄旗改旗号为镶白旗,将镶黄旗改为正白旗。

四旗之间只是互调旗号,旗下牛录人口却并未做丝毫变动。镶白旗仍由阿济格和多尔衮分掌十五牛录

,阿济格为旗主。然而阿济格因记恨生母殉葬之事,心里又极不服皇太极为汗,所以时常挑一些事端出来

,与皇太极寻隙作对。

这些枝枝节节的原由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可是多尔衮却只字未提。现在仔细思度皇太极的本意,他

废了阿济格,把旗主之位转送多尔衮,其实也不过就是做了个顺水人情。多尔衮立功在先,在镶白旗中亦

掌有十五牛录的兵力,废阿济格而选多尔衮,原在必然的情理之中。

当下,我惊疑不定的打量着多尔衮,这个十九岁的未来摄政王,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他是否真如

他所言的那样,对皇太极的破格提携怀有一片感恩之心,还是……根本和阿济格一般心思,对皇太极虚以

委蛇,阳奉阴违?

如果是后者,那这个人就实在是太可怕了!

皇太极能掌控得住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