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6、宁锦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皇太极虽已位及大金国汗,然而每日临朝听政,他这个大金国汗却必须得与代善、阿敏、莽古尔泰三

人,并肩面南而坐于金銮殿上共理朝政。

表面看来大金国以汗王为尊,而实际上真正的国政大权仍是被原先的四大贝勒分别掌控着。

皇太极的处境正处在异常尴尬的地位上,然而现在面临的真正危机却并非来自于朝政内部的权力无法

得到集中统一,而是外在局势造成的强大压力。

大金正处在三面临敌的危急关头,南有强敌大明,西有叛服不定的蒙古,东有大明属国朝鲜。而大金

子民涵盖女真、汉、蒙三大民族,几十万不同民族、不同地区的人口聚集在辽河东西。

征服者和被征服者之间,满汉民族之间的各种矛盾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努尔哈赤统治期间,曾数

次派兵入关,掳掠了上百万人畜,辽东境内现今的汉人已高出女真人数倍不止。

满汉之间的冲突时有发生,满人虐杀汉人,汉人反抗满人……努尔哈赤在位时对待汉人的暴动奉行镇

压屠戮,动辄便将汉人砍杀干净,毫不留情地镇压一切反抗活动。他的所作所为将矛盾进一步激化,到得

现在,这种深刻尖锐的矛盾已是一触即发。

另一方面,辽东的经济发展在长期战争的蹂躏下,已濒临崩溃,大金长期实行屠杀与奴役的政策,造

成人口大量逃亡,壮丁锐减,田园荒废……

努尔哈赤给皇太极留下的,不是锦绣江山,而是一堆棘手得足以让人发狂的烂摊子!

皇太极继位半月有余,忙得未曾好好阖目睡上一宿安稳觉,脸上未曾展露过一回笑容。连日有奏本上

报各处动乱情况,请求大汗派兵镇压。

我瞅着心疼,可是偏又爱莫能助。

这日出了金銮殿,突然见他兴冲冲的来找我,削瘦的脸颊上带着一种豁然开朗的轻松舒畅。我不清楚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正要问,他已先一步笑说:“今儿个听那些汉臣议论我的名字来着……”

我心念一动,奇道:“你的名字有什么好议论的?”

“啊,很有意思呢……他们说汉人称储君为‘皇太子’,蒙古人称继承人为‘王台吉’,谐音皆与我

的名字相近。所以啊,他们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此乃天意!是上天注定要让我继承大汗王位,还说我将来

必然会成为一代明君,功德千秋,名载史册……哈哈,吹嘘得好是厉害。”

我听得发怔,身子无意识的往炕上坐上去,哪知方向感没找准,竟坐了个空。我低呼一声,赶忙伸手

去够边上的灯架子,谁知那架子安得不牢,竟是被我一拉就倒。

咣啷啷——连续惊天动地的声响过后,我惊魂未定的坐在脚踏上,一盏宫灯摔在我脚边,碎片散了一

地。

“悠然!”皇太极一个箭步冲了上来。

“没事!我没……事。”我皱着脸,咻咻吸气,尾椎骨上火辣辣的疼,我狼狈的揉着屁股。

“怎么这么多年了,你还是经常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老喜欢出神发呆啊!”皇太极哭笑不得的将我

从地上搀了起来,扶我上炕头上坐好,“我看看……疼不疼?我给你揉揉!”

“不要!”我低叫,脸涨得通红。

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悠然!”他的低声呢喃近在耳畔,我隐隐感到有一种不太妙的压力在向我逼近。果然,他下一句话

直切主题,“皇太极这三个字,当初你是怎么想出来的?我想,对我名字蕴含的意义,最能发表见解的人

应该是你吧。”

“呃……”我眼珠子乱转,眼神飘向门外,“那个……我让萨尔玛炖了燕窝粥,你要不要……”

“满汉一家……满清……”

我身子微微一颤。

他将我的下巴捏住,带着我转过头来。他乌黑的瞳仁明利深邃,犹如波澜不惊的海面,底下却蕴含了

强劲的漩涡:“满,就是金,就是女真的意思吧!你所谓的满汉一家,就是要指女真和汉人同为一体,不

可排斥,必须融合……”

我口干舌燥,心如乱麻。

“悠然啊!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是什么人?”他困惑的望着我,“这些天来朝上争执不断,贝勒

亲贵们主张强势镇压,汉臣们主张抬高汉人地位。悠然!这样的局面,你一开始就已经预见了吧?从小教

我写汉字,告诉我‘满汉一家’的你,早在二十八年前便已经预见到了今天我所要面临的困境……满汉一

家啊!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我到今儿个才算是真正弄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