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2、遗诏(下)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舱内环侍的奴才早吓得抱头尖叫,跪缩在地上瑟瑟发抖。

我时刻留意屏风后的动静,早在我刀刚刚出鞘之时,榻上的人影已翻身跃起,喝道:“什么人?!”

声若洪钟,努尔哈赤巍然站立在榻前。

我一阵眩晕。

哪个说他病得快要死了?就他现在这生龙活虎的气势,一点生病的迹象都瞧不出来,更遑论病危?

努尔哈赤行动如风,迅速取了挂在床头的弓箭,弯弓搭箭,动作流畅,一气呵成。

我心里冰凉,只觉这一脚踩得实在冤枉,活生生的把自己送进了一个精心设计好的陷阱。

“你是什么人?居然胆敢冒充孙带,信不信我一箭射穿你的脑袋!”

我与他之间仅隔了一面纱质屏风,舱内逼仄,远不过两丈,这点距离实在不够容我转身逃离。

相信以努尔哈赤的箭术之精准,我只消有半点异动,便会立即被他箭毙当场。我握紧刀柄,手心满是

黏黏的汗水,全身的肌肉因为绷得太紧而感觉丝丝抽痛。

“贝勒爷……”莫名的,我突然笑了起来,许是已怕到了极至,心里竟空了,“爷取了江山,可还会

记得我这个故人么?”

努尔哈赤擎箭把弓的手微微一颤,箭镞稍许下垂,我趁这罅隙抬脚用力踢在屏风木架上。

轰然一声巨响,屏风向努尔哈赤站立的位置猛地砸倒,我趁他跳后闪避之际,推开阿巴亥转身往舱门

口扑去。

“东哥——”一声沙哑的厉喝犹如雷霆电殛般在我身后炸响,“是你——我知道是你——”

我左手才刚触及舱门,身后破空之声尖锐的呼啸追至,“吋”地声一枝箭羽擦着我的耳廓,钉在了我

左手上方一寸处。箭身颤抖不止,嗡嗡的发出震耳声响。

“东哥——”身后的脚步声急促而凌乱的踩踏,“不许走!不许走——”

只差一步,仅仅只差一步……

眼看门外河水滚滚,船身悠荡,已然离岸驶向江心。我从头冷到脚,绝望的慢慢滑倒身子。

一只颤巍巍的手重重搭上我的肩膀:“不要走……”音调陡然从高处跌落,余下的唯有颤慄的低喃私

语,“不管你是人是鬼……都请你不要走……”

肩上的手劲加强,我被动的被他扳过身子。

在与我目光相触的一刹那,他双肩明显一震。

啊……我悲凉的低叹一声。

最后一次如此近的瞧他,已是十六年前的事……那年见他发际已是间杂银丝,可如今一瞧,竟是苍老

如斯,满目白发。

“东哥……”他颤抖着双手捧上我的双颊,细细的摩挲,“真的是你么?真的……”

“大汗!她不是东哥!她不是——”阿巴亥尖叫着扑了过来,一把拖住努尔哈赤的胳膊,“她是刺客

!你清醒一点啊……来人!来人!来人哪——”

随着她歇斯底里的叫嚷,舱门外涌进一群披甲侍卫。努尔哈赤陡然怒吼:“我还没死呢,轮不到你来

指手划脚!”一把搡开阿巴亥,朝那群侍卫挥手,“滚出去!没我的命令,一个都不许进来!滚——”

侍卫们一个个吓得噤若寒蝉,连带舱内的那些侍女太监也全被努尔哈赤疯狂的赶了出去。阿巴亥面无

血色,惨然的站在角落里,双手抵着舱壁,勉强支撑着发颤的身体。

“东哥……东哥……”他呢喃自语,眼眸绽放异彩,如痴如狂,“你是来接我的么?好……好……”

我突然察觉这时的努尔哈赤不太一样,他的唇色灰白,双靥颧骨处透出一抹潮红……

阿巴亥终于挣扎着站直身,指着我叫道:“你究竟是何人?胆敢在大汗面前装神弄鬼,大汗病得糊涂

了,我却还分得清黑白真假——你究竟是受何人指派……”

我惊讶的睇了眼努尔哈赤,果然见他神情有些颓败恍惚。难道说……努尔哈赤当真是病了?而且,病

势不轻?!

“我没糊涂……”努尔哈赤扶住我的胳膊,将我从地板上拖了起来,语气肯定而执著,“她是东哥!

我不至于老糊涂得连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都认错!她——是东哥没错!”

“大汗你……”阿巴亥气得脸色铁青,“你这辈子最爱的女人?”她咬牙,忽而仰天大笑,“是啊!

是啊!我陪了你一辈子,守了你一辈子,结果……你却对我说,东哥是你这辈子最爱的女人……那我呢,

我算什么?我算什么?”

努尔哈赤冷冷的横了她一眼,默不作声。

阿巴亥剧颤,痛呼:“我就是那女人的替代品!我知道……我就知道是这样!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是因

为这个……我得你荣宠眷爱,一切不过是因为一个东哥!大汗——”她眼角滚落泪水,岁月在她脸上刻画

下的痕迹,让我不禁替她感慨,心生怜悯,记忆中如花般的少女,转眼已成三十六岁的妇人。

“大汗……你待我果然不薄!只是……我好不甘心!我不甘心呐——为什么我样样都不如她?为什么

你们每个人都对她念念不忘,为什么……”

我明白她这句话不单单指努尔哈赤,更是指代善而言,心下黯然,越发觉得她可怜可悲。正欲对她说

上两句,突然面前的努尔哈赤一阵抽搐,双眼一翻,居然咕咚一头栽倒在地。

“大汗!”阿巴亥惨然大叫,扑过来紧紧抱住努尔哈赤嚎啕恸哭,“大汗!你不能有事……你不能撇

下我不管不顾啊……”

我惊骇无比,一时没能醒过味来。

阿巴亥凄凄惨惨的哭了一会,努尔哈赤才低低的低吟一声,勉强支撑着掀起了眼睑。他眼珠乱转,似

在茫然搜索着什么,过得片刻,眼眸焦灼的转向我,视线牢牢的定在我身上。

“真好……你还在……”他哑然叹息。

我心里一阵抽痛。眼前这个垂死老迈的努尔哈赤,给人一种强烈的英雄垂暮,无奈而凄凉的沧桑感。

这个男人啊——他可是努尔哈赤!驰骋于白山黑水,打下江山,叱咤风云的大金国汗啊!

他重重吸了口气,我见他脸色渐渐回复平静,眼波清澈,那种睥睨天下的傲气似乎有一点点的回到了

他身体里。

“过来!”他掷地有声,字字清晰,“我要你一句话,如果你真是东哥,我要问你一句话……”

我想着此行的目的,便大着胆子跨前一步:“你说!”

阿巴亥惊疑不定的打量我。

努尔哈赤目光如电:“你爱不爱我?这一生,你究竟有没有爱过我?”

我愣住,想了想,最后仍是老老实实的答道:“不爱……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

阿巴亥僵呆。

“哈哈……哈哈……”努尔哈赤蓦地仰天大笑,状若疯狂,“果然是东哥!果然不愧是东哥——”顿

了顿,目光狠戾冷厉的瞪向我,“东哥,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如果你真是东哥的话,你应该记得我曾说

过,我这辈子若是得不到你,即便是死也定要拉你陪葬!”

他抬手笔直的指向我,锋芒万丈,我浑身发颤。

“宣大金国汗谕旨——”

我失声尖叫:“凭什么?凭什么?当初我被逼嫁往扎鲁特时,众部将替你忿忿不平,你却对我置之不

理,扬言说我为亡国而生,谗言祸四国,诅咒我命不长久——我在扎鲁特生不如死,一条命早在那一年便

如你所愿的葬送在蒙古了!我如今苟活于世,又与你何干?与你何干!这条命再也不是你的了!不是——

足下发软,我扑嗵跌倒在地,努尔哈赤的话语因此而停顿住。

我骇然的呆望他,他静静的与我对视。波光溢转,狠戾的神色渐渐从他眼中淡去,浮起一抹似有似无

的淡淡痛惜。

他嘴角勾起一道弧线,灰白色的嘴唇继续缓缓开启……

我的思绪呈现一团空白,茫然无措间忽见努尔哈赤神情遽变,五官痛苦的扭曲成一团,身躯震颤着,

嘴里竟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溅了阿巴亥满头满脸。

“大汗!”

胳膊颓然垂落,他静静的躺在阿巴亥的臂弯间,无声的凝望着我。

我惊惧的看着他的瞳孔一点点扩大、涣散……最终带着一缕难言的复杂情愫,沉痛而不甘的阖上了眼

睑。

“大汗……”阿巴亥呆了两三秒钟后才恍然省悟,抱住努尔哈赤,将他紧紧拥进自己怀里,颤声恸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