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3、变天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天命五年三月,左翼都统总兵官、一等大臣费英东卒于任上,终年五十八岁。大金汗扶灵痛哭,举国

哀悼。

尚未除丧,沉寂久已的木栅突然传出福晋萨济富察氏因私窃宫中财物,触怒天颜,努尔哈赤盛怒之下

,将其逐出木栅。

这件事好生蹊跷,我素知衮代也算是个心高气傲之人,怎么会为了那点财物而做出如此愚笨之事?

这话一日闲聊时提起,葛戴听后却苦笑答道:“我的好姐姐,早年衮代还是大福晋,衣食自然无忧。

可大汗当初立阿巴亥为大福晋后,便打发衮代回三贝勒府邸居住,三贝勒脾气不好,衮代与他老是为了一

点琐事而起争执……当时十阿哥年幼,尚未分置私产,仍是住在木栅里,于是衮代便恳请大汗容她回栅内

和十阿哥同住,等十阿哥成人后再一同迁出……唉,这些都是陈年往事了。姐姐以前对这些福晋们的闲碎

琐事是最不上心的,所以才不清楚,其实她们各人都有各人的苦……哪里又都能像大福晋那般风光无限呢

?”

我细细琢磨,心里不禁浮起一缕浅浅的苦涩。

“在这之后十阿哥虽然搬了出去,可是大汗却没再提让衮代随子奉养之事,这事啊,自然也就搁下了

……这么些年,衮代年老色衰,遭人不待见、冷眼挤兑那是不用多讲,只怕日子过得紧巴,拿些栅内的东

西出去变卖也是有的……”葛戴越讲越低声,到最后轻轻叹了口气,哀婉的低喃,“不说那木栅内宅,就

是咱们这小小的四贝勒府……”

我背脊下意识的挺直,葛戴面色微变,已然住口,呆呆的看了我一眼,彼此缄默无语。

气氛正静匿得尴尬,忽然二门外跨进一道颀长的身影来,我尚未有何动作,葛戴已是战战兢兢的起身

:“给贝勒爷请安。”

“罢了!”皇太极随手一挥,目不斜视,见我仍是盘腿坐在炕上,便也挨了过来坐下,随手将帽子摘

了扔在炕几上。

拿眼偷偷觑他,他眉宇间洋溢着难掩的得意之色,我不禁好奇的笑问:“什么事那么高兴?”

他眼睛冲我一眨,贼贼的吐了两个字:“秘密。”

我白了他一眼:“稀奇个什么,不说拉倒,我还不稀罕听呢。”一瞥眼,见葛戴缩在门口,正低垂着

头,一副进退两难的表情。

我张嘴欲喊,可话到嘴边却又打住。我伸手推了推皇太极,呶嘴示意。皇太极先是一愣,而后眼底渐

渐浮起了然笑意,回头说道:“葛戴,豪格今儿个会回来,你出去打点一下……”

葛戴惊喜的抬起头来,嘴唇微微哆嗦,喜上眉梢:“是。”行了礼,激动难抑的出去了。

“你让豪格常年待在军中,虽然磨练他本是出于好意,但是弄得他们母子分离……”我淡笑着摇头,

“皇太极,你未免心狠了些。”

他忽然攥住了我的手,搁在他唇上细细摩挲:“我不觉得……我从未有过一分为人父该有的感觉,只

怕终其一生,也不会有此体会了。”

我心里一颤,鼻子酸涩得险些湿了眼。

终其一生!何等苛刻的字眼!

他说的话虽含蓄,我却听得明白。心里悲哀的微颤,这个身体已经三十八岁,无论是从现代还是古代

的角度看,这个年龄都不再年轻,做高龄产妇的几率不说绝对没可能,但迄今为止即使我从不曾避孕,却

仍是一点反应也没有。皇太极为避免我伤心,从不在我面前提此类话题,葛戴也曾替我找来大夫瞧过,隔

三差五的炖着补药喝着,却全都无济于事。

在这里生活的这几十年,前二十四年浑浑噩噩,随波逐流,毫无追求,什么都不想去想,也不敢去想

。现如今,生活安谧,与皇太极两厢厮守,日子过得美好而平静,然而每当看着他的长子一点点的长大,

我的心里总会觉得很空。

总觉得心里隐隐有种嫉妒,说不清道不明的渴望,我想要个孩子,一个属于我的孩子,一个长得像皇

太极的孩子,但这话我说不出口,只能藏在心里最深处,最后化成了最忌讳最触碰不得的痛。

我很怕终我一生,空得他无限眷恋,却无法替他生下一男半女!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担心越来

越有可能转变成事实。将来……将来会是怎样?我没有孩子,可能是永远不可能有孩子,可是皇太极会甘

心吗?

子嗣稀少,这在这个家族里意味什么?他自身已没有同母兄弟姐妹可以帮衬,将来,若是连……

“不许胡思乱想!”额头上一痛,竟是被他弹了一指。

压抑的情绪没等酝酿成形,便被他搅和得烟消云散,我呲牙咧嘴,作势扑过去:“敢打我,看我不掐

死你!”

正嘻笑间,忽听门上砰地一声响,扭头看去,只见葛戴顶着一张惨白的脸,冒冒失失的闯了进来。

我忙从皇太极身上跳开,窘得满脸通红,皇太极脸色沉了下来,喝斥道:“你又回来做什么?”

“爷……”葛戴哆嗦着,神情有些木然,“福、福晋……萨济富察氏歿了,宫里派人来传话,让您速

去。”

我大吃一惊。

衮代死了?怎么可能?难道她被逐出内宫,羞愤难当而选择了自尽?

“悠然!”皇太极喊我。

我回过神,忙取了帽子,替他戴上:“路上小心些。”他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整理好衣装,急匆匆

的抬脚走了。

等皇太极一走,我忙抓住葛戴追问:“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就死了呢?”

她呆呆的看了我一眼,忽然打了个寒噤,颤声道:“她……被三贝勒杀了!”

我瞪大了眼,倒吸一口冷气。

“他怎能下得去手……”葛戴哇地哭了出来,紧紧的抱住了我,“那是他的额涅啊!十月怀胎生养他

的亲生母亲!做儿子的怎能如此心狠?”

萨济富察衮代因获罪贬出汗宫,其子五阿哥莽古尔泰怒其不争,埋怨亲母做下丑事连累了他的声名,

弄得他在众贝勒面前抬不起头来,甚至给镶蓝旗抹了黑……莽古尔泰的脾气是出了名的暴戾,母子二人当

场起了争执,结果三贝勒恼羞成怒,竟失手将衮代杀了。

这件事闹得满城沸沸扬扬,努尔哈赤气得怒不可遏。

三月廿五,衮代的葬礼未曾办妥,更加意想不到事情发生了。平时服侍衮代的两个小丫头阿济根和德

因泽竟然告发大福晋,言道:“大福晋曾先后两次备办饭食送与大贝勒,大贝勒受而食之。又一次送饭食

与四贝勒,四贝勒受而未食。且大福晋一日三次差人至大贝勒家,如此来往,谅有同谋!大福晋自身深夜

出栅亦已两三次之多……”

如此种种言语震惊朝野,也亏得努尔哈赤这种时候还能保持冷静,不曾偏听偏信,而是指派扈尔汉、

额尔德尼、雅荪、蒙噶图四人彻查此事。

那日午后,我躲在房内,听得扈尔汉等人在明间询问皇太极事情的真伪,皇太极沉默许久,最后回答

说:“送膳之事确然属实。大福晋赐膳,做子臣的不敢不受,只是无功不受禄,这顿饭食我想不出一个能

够享用它的理由,故而不敢食……”

他们在屋里嘀嘀咕咕的又交谈了好一会儿,四人这才告辞离开。

我从房里出来,只觉得手足冰冷,心里莫名的悲哀。少时皇太极送客回转,我扶着柱子痴傻的望着他

,他身子一僵,跨进门槛后站在背光处,无言的回望我。

四目相对,无声无息。

我心里一酸,眼泪竟黯然滴下,忙伸手抹去。

“悠然……”

“没事,我没事。”我吸着鼻子,勉强扯出一丝笑容,“我真的没事!前几日拿的两本书我依样放回

了原处……我、我……肚子不舒服,去方便下,嗳,很急啦,你忙你的。”

“悠然——”他伸手欲拦我,我胳膊一缩,条件反射的躲开。从他身边擦身而过,我逃也似的奔出了

屋子。

上午的天气还是晴空万里,此刻却已是乌云蔽日,耳边隐隐能听到从远处传来的沉闷雷鸣。我加快脚

步,完全不理会歌玲泽在身后焦急的呼唤,只是埋头往前冲。

“姐姐?!唉哟……”

一个没留神,我竟然一头撞到迎面过来的葛戴,险些将她撞翻。

“姐姐!”她惊魂未定的瞅着我,“你的脸色怎么那么难看?不是哪里不舒服吧?”

心里隐隐作痛,我望着她凄然一笑:“变天了……终于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