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8、礼物(上)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歌玲泽动作麻利的替皇太极脱去外褂,他却不耐的挥挥手,打发她出去。

我歪靠在软榻上,手里捧着《三国演义》,假装没看到他向我使的眼色。

“嗳!”他终于还是耐不住叫了起来,“过来替我解扣子!”

“自己解,你又不是没手。”我翻个身背向他,继续假装看书。

他靠了过来,左手环上我的腰,下颌在我脸上细细的磨蹭。胡茬子异常扎人,我回眸瞥去,见他满眼

红丝,脸颊清瘦得愈发厉害。

“怎么回事?居然累成这样,又是熬了几宿未睡?”

“嗯。”他眯着眼,唇角漫不经心的勾起,懒懒的散着慵懒的气息。这个时候的皇太极是完全放松的

,不是八阿哥,不是四贝勒,他在我眼里,只是一个令我心疼的男人。

“扣子……替我解扣子……”他低喃,唇印逐渐往下,吻在我的脖子上。

我怕痒的咯咯一笑,伸手推他:“叫小丫头服侍你,我可不会伺候人……”

“那我不管!”他霸道的抱住我,将我手里的书册抽走,扔在地上,忽然坏坏的一笑,“要不然……

换我伺候你吧。”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忽然腾空将我从炕上抱了起来,大步往寝室走去。

面上火辣辣的烧了起来,我晕乎乎的忘却了一切。

床上铺着厚软的锦被,衣衫不知什么时候尽数褪去,温暖的肌肤透露在冰冷的空气里,我打了个哆嗦

,皇太极随即覆了上来,用滚烫的身子包住了我。

“嗯!”忘情的亲昵换来背上伤口的一丝剧痛,我咝咝的吸着冷气,拧紧了眉头。

“我瞧瞧!让我瞧瞧……”他紧张的翻过我的身子,略显冰冷的手指轻轻抚触上我的背,疼痛感随即

被一种酥麻瘙痒所取代,令我全身颤慄,情难自禁的逸出一声暧昧的低吟。

他吓了一跳,手指迅速离开皮肤:“可是又弄疼了你?”

我羞涩难当,脸蒙在被子里吃吃的笑。随他怎么去想,反正打死我也不会承认其实是他的触摸引起了

我的生理反应。

“伤口结痂了……”他轻轻叹息,我侧过头,没见着他人,却突然感到背上一凉,湿濡柔软的唇片滑

过我的背脊,落在我的伤疤上。

“嗯……”我一颤,全身血液如遭电击迅速流转,毛孔乍开,凉凉的酥麻感从背心渗透进四肢百骸。

嘤咛一声,我大口大口的喘气,他的唇沿着裸露的背肌一路往下,右手从我腋下插入,罩住我的胸口,那

种掌心长满老茧摩挲产生的粗糙感,令我心跳加快,心里涌出一股异样的快感。

“喜欢么?悠然……你可喜欢我这般亲你?”

我怪叫一声,转身扑向他,将他推倒在床铺上。他睁着熠熠生辉的双眸,眼底蕴满笑意:“怎么了?

“那我也……问问你,可喜欢我这样吻你?”我红着脸哑声,低下头在他唇上啄了下,探出舌尖沿着

他的颈线一路往下舔,滑到锁骨处时,我清晰的听到他喉结一动,咕咚咽了一声。我暗自好笑,越发得意

起来,舌尖轻挑,从他胸口一路滑向小腹。

“悠然——”他猛地低吼一声,按住我继续往下的脑袋,“你这笨女人……”他突然翻身跃起,将我

反压于身下,“原本顾念你有伤在身,我还想再忍两天的……可现在你却反而来招惹我,你说怎么办?”

“怎么办?”我脸烫如火。

他咬牙吸气,眼底交织着浓烈的情欲:“你得负责到底……”

“嗯,我负责……”我揽臂勾下他的脖子,牙齿轻轻啃噬他的耳垂,咯咯轻笑,“你放心,我会对你

负责的……”

他闷哼一声,终于被我挑逗得失去理智,发狂般吻住我……

睡意方浓,怀里原本充实的感觉却是骤然一空,凉凉的空气钻了进来,我迷迷糊糊的伸出胳膊,在身

侧摸索,呢喃:“安生乖哦,不哭……”

手摸了个空,我心里随即跟着一空,半睡半醒间顿觉悲痛难忍,竟而失声哭了出来:“安生——安生

——”

“悠然!悠然!醒醒……”有人推我,迫使我睁开惺松睡眼。泪水湿了眼角,微弱的烛光摇曳映照出

皇太极担忧的脸色。我瞪大了眼,他已经穿戴整齐,正倚坐床侧,轻柔的拍着我,“没事,只是做噩梦。

我拥着被子撑起上身:“要去衙门了么?”

他点头。

窗外青灰一片,天尚未透亮,他却已要出门。

“你睡的太少了……”我怜惜的望着他,早知道昨晚上就不该缠他……转念回忆起昨夜的缠绵,脸上

又是一热。

“你接着睡吧。”他轻轻的在我额上印了一吻,宠溺的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回来给你带礼物。”

礼物?我心里一甜,忍不住咧嘴笑了:“那你要早些回来,我等着收礼物。”

“好。”他放我重新躺好,掖紧被子,最后摸了摸我披散的长发。

身子是疲倦而又沉重的,看着他颀长的身影慢慢的飘出视线,意识渐渐再次朦胧起来。

等到再次醒来已是日上三竿,一上午便坐在炕上里发呆消磨时间,满脑子只想着皇太极所说的礼物,

竟是隐隐生出一股兴奋莫名的心情。

到了午间用过膳,歌玲泽劝我出去走走以便消食,我瞥了眼身后拖拖拉拉跟随的四名小丫头,两名侍

卫,感觉有些想笑,却又透了些许无奈。

皇太极至今还是没能对我放下戒心,平常他会和歌玲泽两个轮流替班,二十四小时贴身黏着我。除此

之外,只要踏出门槛一步,大堆的丫头妈子、侍卫嬷嬷立刻会像跟屁虫一样紧迫盯人,一刻也不让人清净

我加快脚步,故意拼命往旮旯里钻,可怜那一票人只得跟着我在狭窄的过道内蹿上跳下,歌玲泽急得

额头冒汗,低低的喊:“慢点……主子!您小心别崴了脚!”

我忍俊不住放声大笑,喘吁着扶墙站定,面前豁然开朗,原来竟是跑到了一处小院。夯土搭建的屋子

显得非常简陋,屋子很小,屋门上挂着成串的辣椒,玉米棒子,屋顶上甚至晒着大白菜。屋子没什么出奇

的特色,但让人惊叹的是这里不大的屋前空地上竟是种了两株怒发绽放的白梅。

我深深吸了口气,忽然爱煞了这两株洁白无暇的梅树,正要跨步过去,忽然袖管一紧,竟是歌玲泽拉

住了我:“主子,回吧……”

“我采一枝白梅回去。”

“主子,这白梅是……”

“你也喜欢这白梅么?”悠悠的,梅树后飘出一缕温婉轻柔的声音。我眼前一亮,一道白色的窈窕身

影从花后转了出来,高长个头,容长脸儿,脸上白白净净的未搽一点胭脂,眉宇间透着温柔妩媚,她静静

的站在梅花枝底,目光平定安详的投向我。

她唇角微翘,似乎在笑,但眨眼却又让我觉得这只是自己的一份错觉,那双眼清亮如水,瞧着我的时

候眼睫一眨不眨,没有惊讶,没有好奇,没有半分情绪的波动。

然后她冲我盈盈一笑,随即旋身,左手纤长白皙的手指攀住一株白梅的枝干,右手寒光一闪,只听“

咔嚓”一声,竟是用手里的一柄铁剪剪下一枝花蕊甚多的白梅。“喜欢便拿去吧,只是这花香不浓,怕不

合你心意。”她回身将梅枝递给我,举手投足自然流露出一股淡雅贵气。

歌玲泽不等我吩咐,主动上前接下那枝白梅:“奴才替主子谢过福晋。”

甫一见面我便猜到了这个白衣女子的身份,只是惊讶于那几句字正腔圆的女真话竟是出自她口。错愕

的瞬间,她又向我跨近两步,再想靠近时,侍卫拦在了头里。我瞅了眼那枝白梅,眼睛眨了下,冲她报以

一笑:“爷不爱闻太浓的香味,这白梅……正合我意。”停顿了下,目光毫不避讳的迎向她,“多谢福晋

,恕我叨扰,告辞了。”

她朱唇微启,似乎想要再说些什么,我只当未见,赶在她开口之前扭头拔脚。歌玲泽尴尬的行了蹲安

礼,这才匆匆忙忙的追上我。

这……就是哲哲了!博尔济吉特哲哲,科尔沁的格格,皇太极三娶的女人!

我心里悒郁得直想放声吼上两嗓子,回去的路上没再说话,甚至连一丝笑意也没有。一行人见我脸色

不豫,半点声气都不敢吭,默默的跟了我回到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