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6、受伤(下)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十多年下来,她样子变化不大,只是身材有些略略发福,福晋的架子端得也比当年更加像样。只是

我……早已变得面目全非。

“你是哪来的奴才?”娥尔赫蹙着眉尖,面上带着狐疑与警惕,“居然敢带着侍卫在府里乱闯,你还

有点规矩没有?你眼里还有没有主子?”

我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做到心平气和,现在我整个心思都记挂着皇太极的伤势,没有闲情逸致来跟

她扯淡。“歌玲泽!爷可在这屋?你去问问……”一路狂奔,牵动背上伤口咝咝的疼,我屁股一挪,往边

上的石墩子上一坐,自顾自的平复紊乱气息。

“你——”娥尔赫气得脸孔扭曲,五官拧在一块,若非顾忌着我身后一票侍卫,绝非是摆来当花瓶看

的,她多半会仗着主子的身份给我一巴掌。

“福晋息怒,这是我们扎鲁特博尔济吉特福晋,平素只住在庄子上,前几日因战乱才搬进府里来住…

…所以,还不太适应府里的规矩,您……”

“啪!”歌玲泽的话未讲完,娥尔赫蓄势已久的一巴掌终于落下。我心头一跳,怒火终于还是被她的

盛气凌人给勾了出来。

“下贱奴才!”她冷言一扫,倨傲的看向我,“我道是谁?原来是你!一个小小的布雅福晋居然也敢

在我面前摆主子架子!今儿个我算是大开眼界了,还以为爷在庄子养了个三年的是个什么样的狐狸精,小

骚货!原来竟是这等姿色?哈,哈哈……”她笑得比哭还难看,面上的粉簌簌直落,满脸的不置信,“这

真是我这辈子见过最滑稽最离谱的事了,前几日我听说庄子上的贱人进了家门,大福晋使人去屋里找你被

侍卫挡了回来,之后亲自去见你,你居然摆起架子让她吃了闭门羹。哈,这家里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我

看葛戴这个大福晋也当到头了,居然让你这么个货色骑到头上来。你是什么身份?”

“你又是什么身份?”我不冷不热的开口,歌玲泽垂着脑袋,咬着唇角满脸委屈,我扫了她一眼,重

新将目光转回娥尔赫的脸上。她被我反问一句,气噎得满脸通红,我冷眼打量她,轻笑,“请问,你什么

身份?”

“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呵呵一笑,“大福晋都没来说我什么,你凭什么来对我指手画脚,还有,我今儿个既然进了这家里

,就没打算做什么布雅福晋,你最好别惹到我,你……惹不起我!”

她气得只差没抓狂,一双眼似能喷出火来,恨恨的瞪着我。

我缓缓站了起来,轻轻拍了拍歌玲泽的肩膀:“行了,别杵在这儿,去问问爷可在主屋?我和福晋还

有些贴己话要讲……”

歌玲泽惊异的看了我一眼,我冲她微微一笑,她这才迟疑着走开。

“扎鲁特博尔济吉特氏!”娥尔赫咬牙。

“是,我在这,福晋还有何指教?”

“你莫猖狂得意!”娥尔赫压低声音,嘴角勾起一弯冷笑,“你早些年进门时,爷的确是专宠了你一

阵,可这两年谁不知你早已失宠,爷甚至连你住的庄子都不曾再踏足一步,你们蒙古女人也敢妄想和我们

女真人来抢男人?你也不照照镜子,就你那副尊荣,别说你这样的,就是那个出身高贵的科尔沁格格,又

能怎样?长得倒是不丑,可惜连句完整的女真话都不会说,待在家里整得像个哑巴木头人。我不妨告诉你

实话,我们贝勒爷爱的可是美人,而且还得是女真第一美人!像你这样的货色,趁早给我识相点!小心总

有一天,把你拉出去给送人!”

我微微一愣,她的话里蕴藏了太多令我惊叹的讯息。

面对娥尔赫恶毒的笑容,我忍不住想出言相讥,恰在这时对面屋里迈出来了人,细声细气的说:“爷

问,方才是谁打了歌玲泽呢?”这熟悉的声音触动了我记忆深处的某根丝弦,我猛然一震。

娥尔赫笑颜迎了上去:“葛戴姐姐,原来你也来了,我就说么,爷那么宠你,回来如何能不召你来伺

候呢?”

“唉!瞧你说的……”她浅浅的笑了下,视线不经意的往我这边投来。我心里一颤,下意识的就想往

后退,可是两条腿却像灌了铅般怎么也挪不开步。

“这是……”

娥尔赫得意洋洋的上前挽住葛戴的胳膊:“我打赌你猜不出来,这就是那个庄子上的布雅福晋。以你

我的身份,她可是个请都请不动的大人物呢!”

葛戴先是一惊,一双妙目在我脸上转个不停,渐渐的眼中有了困惑。

避无可避,我无奈的笑了笑,从树荫底下走了出来,直接迎向她狐疑的目光。

“这……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这么些年不见,葛戴成熟了许多,气度雍容,比之当年的那个咋咋呼呼的小丫头,此刻的她多了几分

妩媚动人。

我笑了笑,昂步上前:“爷在屋吧?”

我一张口,她猛地一哆嗦,目光颤颤的瞟过来。

我挑了挑眉:“怎么了?这是在还是不在?”

她懵懂失神的点点头,不自觉的抬手替我打帘子:“是,爷在屋。”

“谢谢!”我昂首跨步进去,完全不理会娥尔赫那副眼珠都要掉下来的惊愕表情。

明间四角静静的站了七八名小丫头,眼波不自觉的往内屋掠去,里面沉寂得似乎连声呼吸都听不到,

我正犹豫不决,歌玲泽已轻巧的跨了门槛出来:“主子,爷让您进去。”

房间内光线不是很好,窗户都闭上,没有通风,一进屋我便闻到一股浓烈的药味,鼻子抽了下,四下

环顾,却见床榻上皇太极恹恹的平躺着……

一颗心顿时如雷鸣般怦跳起来,我惴惴不安的靠近,他脸色苍白的闭着眼,那副憔悴疲惫的样子让我

的心揪痛起来。

“喂……”我轻轻喊他,鼻子涩涩的,眼眶微湿,“我来了……你伤哪了?”手指微抖的抚上他削瘦

的脸颊,触感冰冷,“伤得重不重?你……”

那双紧阖的眼倏地一睁,直剌剌的盯住了我,我只觉头皮一阵发麻,突然臂上一紧,竟被他伸手抓了

个正着。

“啊——”他揽臂一收,我稳稳的趴在他怀里,头枕在他的肩窝。他的左手有力的托在我的后腰上,

很小心的避开我的伤口,我涨红了脸,低呼,“你……”

沉重的呼吸压下,冰凉的唇瓣封住我的双唇,我心魂俱醉,再也无力挣扎,手足微微发颤,不自觉的

搂紧他的脖子。

“悠然……”他忘情的喊我。

我一懔,忙推开他:“是不是碰到你伤口了?你到底……伤在哪了?”他含笑不语,眼眸晶亮,绽放

睿芒。

一种被设计了的古怪感突然冒了出来,我转念一琢磨,已是恍然,指着他叫道:“你……你骗我!你

没有受伤!”

这从头到尾,根本就是他和歌玲泽串通好来欺蒙我的!

他嗤地一笑:“变聪明了呵!跑了两年,果然在外头长见识了。”目光幽寒,左手抚上我的脸颊,粗

糙的手感让我浑身酥颤,“似乎我对你的警告都没起到好的作用,让你不许再离开我,你偏一次次的离开

我……”

淡漠阴冷的表情让我莫名的生出一股寒意,这……真是我认识的皇太极吗?他真是那个我爱着的皇太

极吗?为什么恍惚间有种陌生感?

“我该拿你怎么办好?”他忽然放柔了声音,低低的,无奈的,却又无比怜惜的叹了口气,“威胁你

无用,哀求你也无用,你总是一次又一次的舍弃我,我到底要怎么做才能留住你?是我对你的付出不够令

你感动,还是……你根本就不爱我?”

身子微微一颤,我眼眶发热。

“不要再跑了……不要再离开我了!我们还有多少日子可以一起携手渡过?你难道当真那么排斥我,

不愿和我在一起吗?”他喃喃低语,柔情无限,我心里的那点执著在慢慢被他融化,“你明明知道,我心

里自始至终就只有一个你,如何还能一次次无情的伤我?我把整颗心都给了你,你如何还能狠心把它丢了

……”

“我没丢……”眼泪“嗦”地滴在他胸口,我搂紧他,鼻音浓重的说,“我没丢……即使丢了性命,

也不会丢……我是爱你的,皇太极!只是求你不要把我当成你的妻妾之一,我自私,我小气,我固执……

我就是无法忍受和别人一起分享你……”

“傻瓜……笨女人!”他动情的吻我,唇印不停的落在我的额头、鼻尖、双靥,“自私的人是我,不

是你!是我自私的想把你留在身边……我想要你陪着我,悠然……你可否成全我的自私,把你的心给我,

完完整整的交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