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2、抚顺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原本打算过完年便动身去抚顺,我却突然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小白长期缺乏运动,膘肉已被

我养得太厚。这个时候靠它代步,恐怕走不出十里便被它拖累死。可是我又不可能丢下它不管不顾,于是

只得计划用一个月的时间对小白进行强化体能训练,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让它瘦下去,恢复以前的彪悍体

型。

小白的性子其实一点都不像明安所说的那样温顺,这我打从开始养它时就发现了。它心情不爽时,甚

至会咬伤大白,端地强悍。倒是大白那个看上去凶猛无比的大块头,面对小白的无理挑衅,却常常是毫无

反抗,默默忍受,脾气好得无法想像。

小白懒惰了半年之久,再让它奔跑跳跃,它或许会贪一时新鲜,可时间长了,它就宁可缩回简陋的草

棚里呆着,任由打骂都不肯再出来。

于是,一个月的训练计划被拖延成了三个月……

四月十五,我终于准备动身,在得知我要走的前一天,小秋哭得跟个泪人似的,使劲拉着我的袖子,

不说话,只是看着我哭。扎曦妲给我准备了一斤鸡蛋,都是煮熟的了,让我带着路上吃。黎艮没任何表示

,神情淡淡的,可是我知道其实他早把我当成自家人,心里有不舍,却偏死鸭子嘴硬。

这一晚我睡得并不踏实,一半是兴奋,一半是半睡半醒间似乎老觉得听见安生在耳边哭。

三更天方过,忽然门上嘭嘭有声,如若响雷,我被吓得从床上猛然惊厥跳起,双眼发直的呆愣半晌后

才省悟过来,忙不迭的穿衣套鞋。

可敲门声甚急,似乎天要塌下来一般,我连声应道:“来了!来了……”不知为何,心上莫名发紧。

“阿步嫂!阿步嫂……”

隔着一扇木门,我听出是黎艮的声音,忙拔闩开门。门外,黎艮满头大汗的提着灯笼,他身后还跟了

十来个男人:“阿步嫂,你是读过书,肚里有文墨有学问见识的人,你给我们拿个主意吧。”

我莫名其妙:“什么?”

黎艮抹汗,沉重的吐气:“出事了!抚顺被金兵鞑子拿下了!”

我骇然无语,扶着门框的手微微一颤。抚顺……失守?难道,努尔哈赤彻底与大明撕破脸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目光一扫,微弱的火光下,那十几张脸焦急彷徨,神情复杂。

“范秀才,你来说。”黎艮推了推身后一人,我一看原来是村西替人书写家书信件的范秀才。此人虽

然才二十出头,可是据说三年前曾中过秀才,满腹经纶,学识一流,颇受村里汉人们的尊敬。

我冲他微微颔首:“需要进屋说话么?”范秀才犹豫了下,摇了摇头。我知道他避讳什么男女不同室

,于是也不勉强,自己先在门槛上坐了,招呼众人,“那就散开说吧,围在一起堵得慌。”

众人怔住,齐刷刷的看向范秀才,见他点头示意后,才散开找了石墩之类的,或蹲或坐或站,各自不

一。范秀才对我拱拱手,年轻的面庞上透着斯文儒雅,然而神情却是淡淡的,我知道他骨子里酸儒之气甚

重,心里瞧不大起我这类女子,这无关于我究竟有没有学问,有没有见地。

“步……嫂子是个识文断字之人,我等有事想请教,深夜叨扰……”

“长话短说!”我抬起头,没好气的打断他,半夜被人吵醒已是不爽,再加上他们说的那档子烦人的

事,是我现在最不想听的东西,所以我的耐心已至极至。

“咳!”范秀才被我一句话噎得够呛,脸上闪过一丝恼色,好歹最后忍住了,闷闷的说道,“前儿个

十三,大金汗召集八旗誓师,以‘七大恨’告天,与明反目。”说着,悄悄瞄了我一眼,“十四那日就带

了二万兵马兵压抚顺……”

“不应该啊,抚顺不是有李永芳守着么?再如何不济也不至于短短两日便破城失守啊!”李永芳此人

在叶赫和建州发生矛盾时,时常以明廷官派身份出现,听起来像是个十分有气派的人物。

“呸!”人群里有个年青人忿恨的啐了一口,气愤道,“休再提那奸贼李永芳,他见鞑子兵临城下,

吓破了狗胆,竟是未打先降,就这么打开城门将鞑子兵迎了进去!”

我见他们双目喷火,一个个表情痛恨得似要杀人,心里不由一凉,一股寒气直透脑门。果然,范秀才

沙哑着声叹道:“军民死伤二万余人,掳掠一万余人……屠城之后,抚顺被鞑子兵尽数焚毁……其状惨不

忍睹。”他哽咽了下,扭过头,黯然,“辽东巡抚派总兵张承胤支援抚顺,却不料半道遭伏,张总兵身亡

……”

居然是……屠城啊!

我绷紧全身。努尔哈赤素来不喜汉人,虽然往时屈于臣下,不得不阿谀敷衍,每每奉朝进贡,但这些

忍辱负重之事,只会让他憎恨汉人之心日益加剧。如今,正是他那股报复的火焰熊熊燃烧,一股脑的向明

朝彻底的汹涌蔓延的时刻来临了。

“你们……找我,到底想要问什么呢?我一个粗鄙妇人能帮得了你们什么?”我拍了拍面颊,迫使自

己头脑恢复冷静。

“步嫂子远见,我们只是想知道这鞑子兵此次攻击抚顺,可会扩大灾祸,这……”

看来这群人真的是病急乱投医,完全没了主张了。既担心鞑子兵一路进逼大明边境,又担心明军反击

时,将战火烧到自家这块小地方来。想逃命,可是又舍不得背井离乡……果然是个很头疼棘手的问题。

我无法做出预测,无法给予他们肯定或否认的答复,其实我所谓的远见是,最好趁早大伙儿一块躲赫

图阿拉去,在大金国的庇护下,那里绝对是安全无忧之所。可是……目光扫了一眼他们黝黑的脸庞——无

论是明朝越境过来的汉人,还是在大金地面上土生土长的汉人,在女真人眼里,都不过是些没入贱籍的奴

才而已。他们若想活命,需当放弃自尊,苟且为奴,不知道这话能不能在此时此地跟他们挑明了说?

我撑着酸软的膝盖站了起来,摇头,我不可能理解得了他们的想法,国仇家恨外加排外的民族性,注

定我无法和他们挑开讲这个敏感话题。我总不能告诉他们,说大明国会亡,大金国才是真命所归,想要日

后吃得香混得开,还是趁早归降,勿作抵抗的好?

再次无奈的摇头,我自嘲的转身。

“嫂子……”范秀才喊住我。

“我无法作答,只能说……天将大乱,无处可为家。”我见他神情一震,竟是木然的定住了。待要叹

息着回屋,忽然心中一动,停住脚步,问道,“范公子可知大金国的‘七大恨’所指为何么?”

范秀才心不在焉的回答道:“不过是借口而已——其文曰:我之祖、父,未尝损明边一草寸也,明无

端起衅边陲,害我祖、父,恨一也。明虽起衅,我尚欲修好,设碑勒誓:‘凡满、汉人等,毋越疆圉,敢

有越者,见即诛之,见而故纵,殃及纵者。’讵明复渝誓言,逞兵越界,卫助叶赫,恨二也。明人于清河

以南、江岸以北,每岁窃窬疆场,肆其攘村,我遵誓行诛;明负前盟,责我擅杀,拘我广宁使臣纲古里、

方吉纳,挟取十人,杀之边境,恨三也。明越境以兵助叶赫,俾我已聘之女,改适蒙古,恨四也。柴河、

三岔、抚安三路,我累世分守疆土之众,耕田艺谷,明不容刈获,遣兵驱逐,恨五也。边外叶赫,获罪于

天,明乃偏信其言,特遣使臣,遗书诟詈,肆行陵侮,恨六也。昔哈达助叶赫,二次来侵,我自报之,天

既授我哈达之人矣,明又党之,挟我以还其国。已而哈达之人,数被叶赫侵掠。夫列国这相征伐也,顺天

心者胜而存,逆天意者败而亡。何能使死于兵者更生,得其人者更还乎?天建大国之君即为天下共主,何

独构怨于我国也。初扈伦诸国,合兵侵我,故天厌扈伦启衅,惟我是眷。今明助天谴之叶赫,抗天意,倒

置是非,妄为剖断,恨七也。”

难为他记性如此之好,竟是全部默背出来,只是表情冷淡,似乎还沉陷在我方才那句“天将大乱”的

谶语中,费心思量。

——明越境以兵助叶赫,俾我已聘之女,改适蒙古,恨四也!

我呵呵一笑,看来东哥能够发挥的作用远远超乎我的想像!也罢!这些前尘往事,已与我步悠然再无

瓜葛,努尔哈赤即便是打着“布喜娅玛拉”的借口一口气打到紫禁城去,也已碍不着我什么事。

“步嫂子,容我最后问一句,你是汉人还是金人?如果两国开战,你会站在哪一边?”

我身子一僵,跨出去的脚步竟是再也挪移不动。

我算是汉人,还是金人?这个问题……委实难以回答清楚。我在现代的籍贯一栏里填写的是汉族,可

是我现在这具身体,却是女真人……我缓缓转过身来,扶着门扉,轻轻掩上门,低语:“我但愿……不是

这里的人!不曾来过这里……”语音细若蚊蝇,范秀才显然未曾听清,我只是抿嘴一笑,缓缓将门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