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1、放下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夏秋交替时节,赫图阿拉沸沸扬扬的办了一场送亲礼,仅是嫁妆便抬了一里多路,围观看热闹的百姓

挤满长街。

望着这喧嚣热闹的场景,我似乎又回到两年前布扬古将我送去扎鲁特那会儿,当时的叶赫城因为饱受

建州、蒙古的双重打击,送亲礼并没有这般的隆重。

“是哪个出嫁?嫁去哪里?”隐在人群之后的我,随口问向身边的歌玲泽。

她也同样一脸茫然:“好像是汗宫里的哪位格格,送嫁蒙古喀尔喀……奴才也不是很清楚。”顿了顿

,忽道,“奴才去找人问问。”没等我吱声,她已灵巧的闪入人群。

我将斗篷拢了拢,下意识的往人烟稀少处躲。已经半年了,我仍是无法在赫图阿拉城内放松心情自由

活动。在这个明明很熟悉的地方,我竟会觉得分外压抑,就好像在暗处时刻有双眼睛在盯视着我似的。虽

然皇太极让我不必担心,说“布喜娅玛拉”已经香消玉殒于喀尔喀草原,她已成为一段过去,我却始终不

能完全放开。

“主子!”歌玲泽喘吁吁的跑了回来,小脸红扑扑的,兴奋的说,“奴才打听到了,是四格格成亲…

…远嫁喀尔喀巴约特部贝勒恩格德尔!”

“四格格?”四格格……穆库什?

“是二贝勒的妹妹,一直养在汗宫里的那个老四格格!听说她已经二十八岁了……”

我先听得一头雾水,过后猛地一懔,脑子里竟清晰的浮现出一道熟悉的背影来——孙带格格!那个原

本是舒尔哈齐的四女,却被努尔哈赤收作养女,圈在木栅内的可怜女子!我原以为……努尔哈赤会关她一

辈子,没想到居然还是把她嫁了。

二十八岁的老姑娘啊!

我顿觉一阵悲凉和失落!努尔哈赤寄托在孙带格格身上的情感我不是完全无知,在他心里,恐怕那就

是东哥的其中一个影子。如今,缘何要把这个影子都从身边抹去呢?是因为东哥的消失,还是……他已放

下?!

放下了吗?

我抬头望天,鸟儿展开翅膀在空中滑翔,转眼而逝,天空仍是瓦蓝一片,丝毫没有一点改变。似乎那

鸟……根本就没有存在过。

放下了……终是放下了!

他是一代枭雄,创世之祖,心怀雄心,豪气干云,如何当真能为我这样一个渺小的女子,牵绊住不断

向前迈进的脚步?

我呵呵一笑,心神激荡。他都放下了,为何我还不能真正放下?为何我还不能真正摆脱隐藏在我心底

的那个“东哥”的影子?

铺开雪白的宣纸,我反复思量,手中紧握的笔管重若千斤。犹豫不决的耗了半个多时辰后,我终于草

草落笔,寥寥数字竟像是耗尽我全部的心力:“金蒙关系重大,你当比我更清楚其中的厉害关系,切勿因

小失大,望善待科尔沁福晋,勿念,悠然留字。”

手一松,毛笔滑落桌面,骨碌碌的滚落至地面。我呆呆的望着这一行白底黑色,只觉得眼睛酸疼的厉

害,使劲一咬牙,我最终把心一横,毅然的离开房间。

萨尔玛回家去了,歌玲泽也被我找了个借口支走,此刻庄子上除了下田务农的奴隶和佃户,宅门里只

有十几人老妈子和小丫头,她们不是近身服侍我的人,我的来去她们也都不会留心。于是我卷着装有细软

银两的包袱,悄没声息的去了马厩。

大白早起被皇太极骑了出去,马厩里小白正悠闲的饮着水,见我来了,高兴得直踢腾。养了半年多,

我与它之间早有感情,于是轻轻拍了拍它的脖子,问道:“小白,我要走了,你可愿意跟了我去?”

它哧哧的喷了个响鼻,我涩然苦笑:“你舍不得大白是不是?算了……跟了我去,你也只是受苦。”

于是绕过它,去牵其他马匹的缰绳,可是没等我牵了走两步,忽听小白一声长嘶,竟是尥起蹶子在那马的

肚子上重重的踢了一脚,一脚将它蹬翻。

我惊讶不已,素来知道这个小白的脾气有些暴烈,却没想它竟神勇如斯,这样的骏马其实更应该驰骋

征战于烽火战场上吧?作为我的专属坐骑,实在是大材小用,屈就了它。

就如同皇太极……他若一生困守在我身边,恐怕也将无法伸展他的理想抱负,他的宏图大志也终将成

为泡影。

于是去意更坚,可是小白却不允许我靠近其他马,没奈何,我只得拉了小白出门:“这是你自找的,

可怨不得我……”我碎碎念的唠叨,出了大门,翻身上马。

一番肆意纵缰奔驰,我根本没心思辨明方向,只是放任小白疯跑,沿着山水一路,踏上这毫无止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