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8、隔阂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年末,我的病忽见起色,病症竟是轻了许多,于是刘军又替我重开了方子,对症下药。皇太极只是不

信,适逢年底正忙得脱不开身,他便特意派人来把刘军所开药方取了去。我这时方知,原来自打我得病起

,皇太极抽空便钻研汉文医书,半年多下来,已对中医病理颇有见地,就连刘军那样的老医官在他面前也

不敢有半点轻忽唬弄。

因着年下,即将过年,我身子也好得利落了些,虽然不免咳嗽,盗汗潮热,但总得来说,已比大半年

前那种奄奄一息,随时会昏厥晕倒的情形强出数倍,于是便打发歌玲泽和萨尔玛整理屋子,我则第一次单

独走出了院子,在雪地里稍稍踩下两个脚印,添了几分好心情。

大年三十,照例内城宫里是有家宴的,这又是大金国天命年的第一个新年,是以城内热火朝天,鞭炮

声响彻不绝。即便这处别苑离得偏远,也难以抵挡住那份热情洋溢的新年气氛。

我料定皇太极今日必得在宫里赴宴,无法出城,是以戌时一过,便让萨尔玛通知门房锁门熄灯。

这边歌玲泽伺候我方躺下,我正打算等萨尔玛回来,便放她回去与丈夫守岁团聚,却猛然听见她在前

窗廊下惊喜万分的嚷了起来:“奴才给贝勒爷请安!”

我大吃一惊,一挺身从被褥里坐起,直愣愣的看着那道宝蓝色的身影跨进了二门。“哦!”我捂住了

嘴,惊喜得说不出话来。

他削瘦的脸颊冻得微红,星眸微眯,显出几分醉意,萨尔玛在他身后捧了他的斗篷,悄悄的向歌玲泽

打手势,歌玲泽随即会意,笑嘻嘻的给皇太极和我行了跪安礼,悄没声息的退了出去。

房内薰着香炉子,我知道他素来不爱闻这种女儿香气,正想叫住歌玲泽,他却突然往床沿上一坐,大

大的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的说:“今晚不用处理公务,汗阿玛准了我的假,三天……”他扭过头,含笑看

向我,“我有三天的时间可以陪你堆雪人。”

我这时才真切的感觉出他恐怕当真醉了,平时的皇太极绝不会露出这种顽皮的表情。这让我仿佛又回

到了他少年之时,那段无拘无束的纯真时光。

“醉了?”我哧哧的掩唇轻笑,“不是说要闹一宿么?怎么这会子却又跑了来?”

“见着我不高兴?你不想我么?”他侧过身,目光灼热的投在我脸上,逼得我脸颊莫名一烫,“悠然

……”

他忽然饱含深情的唤了我一声,我满心欢悦,柔柔的应了声。四目相对,他伸出右手轻轻的抚摸着我

的脸颊,我下意识的往回缩。

整张脸经过这么久的调理敷药后,虽然已经好了许多,但已经不复原有的白皙细腻,皮肤没了以前的

那种弹性,整张脸的肤色偏黄,看起来整个人显得苍老了许多。左脸烫伤的痂虽然落了,却终究留下了疤

痕,或许以后随着时间的推移,疤痕能稍许再变淡些,但不论如何,现在它正以一种狰狞的方式叫嚣着它

的存在,无法磨灭。

从极美艳到极丑陋,两个极致造成的巨大落差,让我无法不去在意皇太极心中的想法。

“最近你的精神越来越好了。”他忽然哧声一笑,缩回手去,脸上没有一丝不悦。反顺手将我滑落至

胸口的棉被重新拉高,柔声哄着我的说,“睡吧,等明儿天亮,我陪你到院里堆雪人。”

“嗯。”我滑下身子,将自己埋进被窝里。

他撩着我的长发轻轻放置在枕上,然后替我掖紧被子:“那我也去歇了……难得睡这么早,还真有点

不大习惯呢。”说完起身,慢慢走出房间。

望着他挺拔的背影,我忽然不忍再看,心酸的将脸偏过,深深的埋进被褥内——皇太极和我,注定无

法有太多亲密的接触!我俩之间,如今纯粹是一种柏拉图式的爱恋,我不知道这样的状态还需要维持多久

,如果不是一年、两年,而是八年、十年……那对于皇太极而言,实在是太苦了。

何况,暂且撇开他在生理上是个正常男人不说,仅仅作为大金国的四大贝勒之一的皇太极,若是想顺

利的取得汗位,子嗣后代必将成为一个重要的晋身条件。其实现今统观大金国内政,四大贝勒之中,皇太

极不过位于最末。

虽然他以一个自幼丧母,无兄弟姐妹扶持的阿哥,能够爬到如今这个位置,已是奇迹。但就大金国未

来储君之位而言,仍是机会渺茫。只因在皇太极之上,大贝勒代善,二贝勒阿敏,三贝勒莽古尔泰,论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