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5、死生(上)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哇——佳能eos 5d!

我咽了一大口口水,眼珠微动,继续往左边隔了一米远的柜台瞟了一眼。啊,佳能ef 24-105mm的红圈

镜头!

这两样加起来是我的心头挚爱啊!可惜……

“阿步,看够了伐?走了呀!阿拉到四楼女装区淘新货去。”右臂被人猛力一拉,我痛得一个踉跄,

眼睛仍是依依不舍的流连在佳能专柜。

白昼月顺着我的目光,斜斜的扫了一眼,哈哈大笑:“侬死心吧!侬那个抠门的要死咯头头,是弗可

能花噶多钞票帮侬买噶奢侈的东西的。两万七!哈……一万三!哈!两样加起来要四万块啊!侬指望伊帮

侬配置,还弗如指望照相机跌价呢。走了呀——”

“又弗是要伊钞票。”我不满的嘀咕,一边走,一边伸手掐白昼月的脸,“侬这张乌鸦嘴,也许伊肯

替我上报呢。”

“弗可能!”她笑着闪避,“全台啥人弗晓得侬部门的sam,是个精简节约得来吓煞人的头头啊。哈哈

……”

我垮了脸,撇嘴叹气:“格倒是……”

“好了,弗要惦记着侬咯数码相机了,想想等些哪能往死里杀价才是真。”

虽然是周日,但是六楼家电区仍是显得有些冷清。是中午的关系吧?我纳闷的走过彩电展示区,几十

台不同型号的大小液晶屏幕上,清一色的闪动着同一组清宫剧,震天响的音箱内传出一声声热切的呼喊:

“大哥——”

“姐姐——”

余光不经意的瞥过,我立马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亲爱的马景涛同志正在屏幕上卖力的咆啸怒吼,

我恶寒的哆嗦了下,赶紧加快脚步走人。

“东哥——”背后响起一声凄厉的嘶喊,我浑身一震,心口仿佛被什么东西猛地捶了一下,竟不由自

主的停下了脚步。

“哪能了?”白昼月奇怪的看着我,“侬也看《太祖秘史》啊?侬弗是弗欢喜看辫子戏咯嘛?”我随

意的点点头,视线却没再离开电视屏幕。

白昼月见我感兴趣,忍不住兴奋起来:“不过,马景涛的三部戏拍了还是弗错咯,我屋里有碟片,全

套咯,借侬看呀……真的弗错的,侬看那些旗袍头饰多漂亮啊,我做梦都想穿穿呀。”

“都是假的,哪有可能那么华丽花哨……清朝建国前关外可是穷得要死……”

“侬哪能晓得?”她奇怪的问。

我大大的一怔。刚才不过是随口一说,问我怎么知道的,我可说不上来,就好像脑子里语言系统自动

生成。我答不上她的问题,于是只得讪讪的打岔,指着电视里一个哭哭啼啼的女人随口问道:“伊是啥人

?”

“陈德容!”难得白昼月一口标准普通话出口,她这厮可是在办公室也照样无视公司纪律,总拿上海

话装腔作势的。

我白了她一眼,她恍然,顿时笑咧了嘴:“不是,在戏里陈德容演的是美女东哥……另外一个是东哥

的妹妹,叫孟古。孟古最后代替她姐姐嫁给了努尔哈赤,老作孽咯……”

我脚下一滑,险些摔个仰八叉,下一刻却已是再也忍俊不住,捧着肚子笑得直不起腰来:“天哪!太

扯了吧!孟古姐姐是东哥的妹妹?这……哈哈……哈哈哈!人家根本就不是一个辈的好不好?要真这样扯

,我还说皇太极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咧!”

蓬!心里像是有某种东西陡然间炸开了!

疼啊!我弯着腰继续笑得浑身发抖,然而,眼眶中的泪水却不受控制的滴滴答答的落到了地砖上。

“阿步!”

我抬起头,泪眼婆娑间白昼月的身影在渐渐离我远去,“阿步……阿步……”她的呼唤越来越低,相

对的,电视机里播放的音响却是越来越大:“东哥——东哥——东哥——”一声接连一声,如海浪般顷刻

吞没了我。

“东哥……你骗我!你骗了我——”

我胸口剧痛,身子微微一颤,模糊的视力一点一点的重回清晰——一张满是憔悴的脸孔离我只有半尺

距离。我茫然失神,有些懵懂,有些迷糊……

“醒了——啊!上天保佑,主子可算醒了!”不知打哪里传来一声欢呼,然后我看到眼前的那双黝黑

绝望的眼眸里,慢慢的有了激动和惊喜,像是死灰在刹那间重新燃起了希望的火种。

我心里微微抽痛,吃力的抬起手,手指轻轻抚摸过他坚毅削瘦的下颚,那里长出的青色胡茬扎痛了我

的手。这种真实的触感,让我的心渐渐充满欢喜,终于忍不住嘶哑的喊了声:“皇太极……咳,咳咳……

突如其来的咳嗽声将我的神智骤然震醒!我往后疾退,脊背咚地撞到了床柱上。

“东哥……”

“别过来——”我尖叫,低头推开他,“别看我……求你……”

“嘘,安静些!没事的……”他柔声哄我,左手固执而坚定的摁牢了我的双手,右手轻轻抬起我的下

巴。

望着他怜惜的眼眸,我浑身战栗,眼泪无声的落下。

“还疼吗?”他心痛的抚摸着左侧脸颊上的那块伤疤,我抖缩了下,别开头,满心惶恐。我不要他看

见我此刻狼狈丑陋的样子,如果可以,我宁愿这一生一世在他心里永远记住东哥二十六岁时的模样。

上身猛然被他往前一拉,落入他的怀里,他颤抖着说:“我以为……我以为永远失去你了……”

“主子……”边上一个哽咽的女声哭道,“贝勒爷接到主子病重的消息,连夜赶到喀尔喀……您都不

知道,在深谷石堆下找到主子时,爷都疯了……您瞧瞧他的手,挖那些碎石,都把指甲给……”

皇太极冷眼朝边上横了一眼,床头边顿时没了声。

我目光落在他的手指上,却见指甲龟裂,满是结了痂的创口。我情难自禁的伸出手去,可就在即将触

碰到时,却又悬在半空僵住。

我没有死——是皇太极把这个残破的身体从死亡边缘又给拖了回来?那么……刚才我所经历的,难道

只是我的梦境?我并没有回到现代去?

为什么?!

为什么没能回去?布喜娅玛拉的命运不是应该结束在1616年的吗?不是应该结束在喀尔喀草原的吗?

为什么……

头顶一阵嗖嗖冷风旋过,我剧咳连连,双眼一翻,身子无力的往后瘫了下去。

“东哥……”

“主子……

半新不旧的石青色真丝软帐,床侧摆了一张矮凳,对面靠窗下的炕上摆着一张方桌,累累书册堆了足

有一尺多高。

门轻轻推开,刻意放缓的脚步声慢慢靠近床榻,我略略偏过头,却意外的触到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

那是个十七八岁的女子,姿色虽说不上貌美如花,但是衣着亮丽,头上又是梳着小两把头……我心里顿时

打了个咯噔,警觉的瞪向她。

她先是一愣,而后如阳光般灿烂明亮的笑了起来:“福晋醒了?”她长相虽然普通,但是笑起时,唇

边漾起两个小小的酒窝,甚为甜美,衬得那双乌黑的眸子分外吸引人。

我心中警铃大作,支撑起酸软无力的身子,直言嗔斥:“你是何人?”才脱口居然发现自己的声音嘶

哑难听,好似电锯伐木。

她显然也被我吓到了,愣愣的说不出话来,手里绞着帕子,局促不安。

“发生什么事了?”一把熟悉的声线从门口飘了进来,我即刻听出这正是我昏迷之前在皇太极身边回

话的丫头。果然人影儿一闪,一个小丫头已快步走了过来,“萨尔玛,你怎么惹主子生气了?”

“不是……我没……”她委屈的低下头。

我眼前一亮,紫色绸面的上成衣料,裁剪得体,这丫头身材极好,脸盘略尖,眉毛长得特别秀气,衬

得她整张脸透着斯文儒雅。她手里正端着铜盆,走过萨尔玛身边时,随手将盆递了给她,呶嘴示意她将盆

放到架子上去。然后快步走到我跟前,笑吟吟的说:“主子,您别见怪!萨尔玛虽然手脚笨拙,但心眼却

是不坏,她若是哪里惹着您生气了,奴才替她赔个不是。您要打要罚,等您身子好利落了,怎么着都行。

我见她不过十五六岁,却是伶牙俐齿,能说会道,再加上方才轻易间便不着痕迹的替萨尔玛解了尴尬

,当真是心眼灵活的一个丫头。若换作以前,我或许不会将她放在心上,但现时不同往日,我身子虽然还

是东哥的没错,可是这条命运线却已然脱离我的想像,变得异常诡谲起来。我的生死已经不再如墓志铭上

书写的那样……一切,都已脱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