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3、洞房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六月,布扬古将我许婚于蒙古喀尔喀扎鲁特部贝勒介赛,明抚顺游击李永芳以为不妥,认为既是努尔

哈赤已聘之女,再许另嫁可能会再次引起与建州的冲突。然而布扬古为了拉拢介赛,学建州那般实行满蒙

联姻政策,故而任意为之。

七月,在布尔杭古护送下,我换上一身簇新的大红嫁衣,坐上了去往喀尔喀草原的送嫁车辇。然而车

队方行数里,便受阻停歇半道,据前方探哨回报,竟是发现建州努尔哈赤率兵三千人,屯驻南关旧地,阻

挡住了去路,蓄势待发。

布尔杭古惶然失色,带着送亲队伍仓惶逃回叶赫西城。李永芳见形势危急,为防止建州吞下叶赫,势

力坐大,便多方调兵,同时出面进行调解。

七月中,努尔哈赤为形势所迫,只得暂时息兵,退回建州。送亲队伍最后在明军的庇护下顺利成行。

在离扎鲁特尚有半日的行程时,车队停了下来,整装休息。我揣测这多半是在等迎亲队伍,果不其然

,没过半个时辰,便听马蹄阵阵,吆喝欢呼声响彻一片。

我坐在车内捏紧了帕子,紧张得满手冷汗,身子僵硬得无法动弹。过没多久,便听一个粗犷的嗓音用

蒙语高声唱了起来:

“黄金杯里斟满了清凉的奶酒,捧在洁白的哈达上敬献给你。

遵照兄辈商定的婚事,你把宠爱的妹子许给了我——

白银碗里盛满了圣洁的奶酒,放在长寿哈达上敬献给你。

遵照先前预定的婚约,你把美丽的姑娘许给了我——

骑上雪白的骏马并肩驰骋,亲爱的姑娘哟请体察我内心的隐情,

践守前约咱俩同返故乡吧,愿我们同甘共苦永远和睦——

骑上黄骆驼相依而行,亲爱的姑娘哟请接受我炽烈的爱情,

遵照前约咱俩回转家乡吧,愿我们白头到老永不分离——”

歌声嘹亮,我咬着唇忐忑难安,车帘子嗦嗦打起,送亲嬷嬷的声音靠了过来:“一会儿就到了,格格

可还有什么要吩咐的?”

我黯然摇头,红色盖头随之轻摆。这是车外忽然马蹄阵阵,像是有人骑马在围在车辇绕圈子,我下意

识的绞紧了手帕。

“格格莫担心,只是额附骑马绕车兜了三圈。”送亲嬷嬷心细,一边抚慰我,一边轻笑,“这是蒙古

人迎亲的习俗……格格要没什么吩咐,那奴才就先退下了。”

我点了下头,帘子重新哗啦响了下。没过多久,车轮再次滚动起来,我郁闷难当的吐了口气,伸展开

已经发麻的四肢。

就要到了!已经无法……再回头了!

车辇最终停下,车帘子完全掀起,我感觉有凉风呼呼的灌进车内,送亲嬷嬷在我耳边小心叮嘱:“格

格,额驸家的四位福晋过来敬酒,您小心接着,别洒了……”嘻笑声中,我接过酒盅,却不敢真喝,将酒

水含在嘴里,趁人不备,用宽袖掩着,尽数呕在了帕子上。

“格格,该下车了,奴才扶您……”

我心里一颤,身子紧绷着从车里慢慢腾挪出来,脚下完全没有着地的实在感,感觉像是踩在云端里,

轻飘飘软绵绵的。

一会儿进了一团香气扑鼻的地儿,脸上盖头突然毫没预兆的被揭了去,我吃了一惊,只见满眼亮堂,

刺得我眼眸一时难以视物。

面前站了个年纪五六十岁的老嬷嬷,慈眉善目,穿了身鲜亮的蒙古长袍,正笑吟吟的望着我。

我惊魂未定,那边送亲嬷嬷已小声对我说:“格格!这位是您的分头嬷嬷,以后您也该管她叫额吉…

…”蒙古人管母亲叫额吉,这我事前已听说过,但却不知这位分头嬷嬷又是个什么样的身份。

正迟疑间,分头嬷嬷已然笑道:“新娘子,让额吉给你绾头。”说着将我的把子头拆下,熟练的梳成

蒙古妇人的发髻,然后在我脸上罩了层半透明的鲜红头纱。一会儿上来两个嬷嬷,替我更衣,脱去我鲜红

的女真嫁衣,换上件桃红色的蒙古袍,腰扎宽阔的绿绸带,脚上的寸子绣鞋也除去,改蹬长统马靴。

我被动的任由她们摆弄妥当,末了分头嬷嬷绕到我面前站定,打量了半天,满意的笑了:“我的闺女

当真美若天仙!可以了——”

我正不明所以,忽然门外传来一阵哄笑声,介赛那独特的嗓音又开始在门口唱道:“成吉思汗传下来

的婚礼,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候,让我们在辽阔的草原上,纵情歌唱,幸福万年长——”

此刻我最怕的就是见到他,一听他的声音下意识的便往后退,分头嬷嬷笑嘻嘻的挽住了我的胳膊,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