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6、三年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布扬古进门的时候,我正趴在案着上用毛笔蘸墨胡乱涂鸦,他脚步放得很轻,我虽目不斜视,然而余

光瞥处,却早将他的一举一动看得清清楚楚。

手中的笔未停,继续在宣纸上划了一撇一捺。布扬古靠近我,挨着桌案边上瞅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困

惑的问道:“这可是明国和朝鲜用的汉字?”

我一扬眉,淡笑道:“不错。”

“妹妹居然会写汉字?”

我小心翼翼的吹干墨迹,信口胡诌:“在建州的时候跟巴克什学的,大哥瞧着如何?”

布扬古一脸的尴尬:“我可不识得……这写的是什么?”

我将纸轻轻推到一边,纸上三个不算太端正的大字,写的正是“皇太极”。我当然不可能告知他是何

意思,于是装傻岔开话题:“大哥找我何事?”

这家伙摆明无事不登三宝殿,平时躲我还来不及,如何会亲自登门找我?

“布占泰病了……”

我点点头,早知如此。布占泰带着我从乌拉城突围出来时,满身是伤,能够侥幸被他活着逃到叶赫,

已是奇迹。回来后,布扬古将他单独留在别院,我虽未再见过他,却也听闻他因为伤口污浊,感染炎症,

在床榻上足足躺了两个多月,也未见好转。

“他病得很重……”布扬古的语气好似忧心忡忡,可脸上却一点悲哀怜悯的感情也没有,相反,他略

略勾起的嘴角让我感觉竟有那么一丝的幸灾乐祸。“他想见见你。”

研磨的手停顿住,我咬牙道:“让他去死!”回过身,带起满腔恨意,“你告诉他,等他要死的那天

,我自然会去看他——我说过的,一定会看他是如何的死法。”

布扬古似笑非笑的瞅着我,也没见他神色有丝毫的变幻,只是盯着我看了许久,忽道:“这样会任性

发狠的东哥才与我记忆中的小东哥有几分相象了,你还记不记得,小时你跟阿玛赌气,竟然一声不吭的跑

到建州去找姑姑……”

我微微一怔。他怎么突然想到提起这些陈年往事呢?十岁的东哥……那年赌气去了费阿拉的东哥,失

足跌落海子的东哥,与爱新觉罗家从此纠葛不断的东哥……

我不由心烦意乱,“啪”地声将墨丢得老远。

“东哥……建州的阿尔哈图土门犯事了。”他不徐不疾的语调让我心头没来由的一颤。

“谁?”

“阿尔哈图土门——努尔哈赤的大阿哥褚英。”

我错愕的抬起头,对他四目对视,他平静的勾起一抹冷笑:“那个有勇无谋的傻子!去年六月努尔哈

赤才有意立他为储,授命他辅佐政事,甚至在努尔哈赤亲征乌拉时期把偌大的建州全权交托到他手里。如

此尊崇的地位,褚英竟不知好好珍惜,不过只过去半年多,他竟已迫不及待想要把副交椅变成正的,趁努

尔哈赤率兵出征时,要挟幼弟和大臣必须听命于他,不得违背,又妄称如若父亲弟弟败归,便拒开城门…

…哼,真是个傻气的笨蛋。努尔哈赤岂是眼里能容得沙砾之人?”

我脚下一软,砰的跌坐到椅子上,只觉口干舌燥,全身无力:“那……他,如今……”

“拘了!怕是……难逃舒尔哈齐的下场!”

心头轰隆隆的似有一阵闷雷打过,耳朵里嗡嗡的响成一片。

“……你等着……不出三年,我一定接你回来!三年……就三年……好不好?”

“……三年……就三年……”

“……我一定接你回来……”

三年之约……三年之约啊!果真……是……一语成谶!

我握紧双拳,任由指甲深深的掐进手心,木钝的心上仿佛又被残忍的加上一刀。

褚英……回忆一点点的涌入脑海里,任性的褚英,跋扈的褚英,骄傲的褚英,伤我至深,却也同样爱

我至深的褚英……他不可能会成为第二个舒尔哈齐!他是……长子,是他的大阿哥啊!

面对一个从小呵护长大的亲子,努尔哈赤,你如何狠心下得去毒手?难道权力和地位当真如此重要?

重要到可以令人利欲熏心,可以抛却一切情感,甚至……包括至亲至爱?

浑身发寒,我搂紧自己的胳膊,弓起身子。

皇太极,未来的清太宗,满清历史上真正的开国帝王,他将来是否也要变得如此残酷无情?

一个无情、无性、无爱的寡冷皇帝……

心里大痛,眼泪滴滴答答的坠落,在青石地砖上溅起无数悲哀。

布占泰的病情始终没见好转,他身上的伤口随着天气转热,开始流脓溃烂,他行动不变,只得整天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