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4、退兵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布占泰的那记左弓苍头箭,硬生生的撞裂了我的肩胛骨,大夫给开了药方,虽不至于大热天的要上夹

板,却严密叮嘱不可乱动,以免骨头难以长好。

伤筋动骨一百天,我正好以此为借口,将婚礼一压再压,最后日期只得拖延至九月末。

然而九月初,听说娥恩哲因不堪丈夫羞辱,居然从乌拉城里逃跑了,布占泰因此大发雷霆,将额实泰

和穆库什关进了牢里。

局势开始紧张起来,不用多问,整个乌拉城已弥漫出一种压抑的气氛。九月中,布尔杭古忽然到了,

我不清楚他们这些男人搅在一起到底商议了些什么计策,只是清楚的知道乌拉的太平日子挨不长了。如果

我被许嫁乌拉是个媒子,那么娥恩哲受了鸣镝之辱后逃回建州,将成为努尔哈赤攻打乌拉的导火索。

于是,我躲在房里每天数着日子开始倒计时……

壬子年九月廿二,努尔哈赤亲率三万大军,借口布占泰屡背盟约和以鸣镝射侄女娥恩哲,急速向乌拉

进兵。七天后大军抵达乌拉境内,沿着乌拉河而下,直逼乌拉城,隔河列阵。

布尔杭古原想回叶赫搬救兵,可是没等他走成,建州大军已然压境。乌拉城内慌成一团,布占泰占据

有利地形,避而昼出夜伏,安养兵力,欲借疲劳战来拖垮建州兵卒。然而未出三日,建州改变战术,竟而

突袭攻占了乌拉城周围各个小城,又将沿河六城的房屋、谷物、粮草尽数放火焚毁。

乌拉城自此被彻底孤立无援。

布占泰心急如焚,连日来的不眠不休,已将他弄得形容憔悴,疲惫不堪。

“东哥……”他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到我跟前,悲凉的望着我,“我该怎么办?”

很突兀的一个问题!这个问题问的太大,答案也太重,我无语,只是将手放在膝盖上默默的垂下头。

寂静的房间内,我坐着,他站着,两人彼此间都不说话。

“东哥。”他忽然颤声喊我,“可否让我抱抱你?”

我茫然抬头,他表情悲痛,眼底闪烁着无奈的光芒,于是我那颗早已麻木的心沉了沉,不怒反笑:“

怎么办……爷早有定夺,何必再来问我?”

“东哥……”

“我累了,想歇会儿。爷若有召唤,东哥也好打起精神来……”

“东哥!”他忽然冲过来,单膝跪地,强劲有力的臂膀牢牢的搂住了我,我挣了挣,无奈下也只得任

他抱了,“对不起……”

又是……对不起?!似乎这声“对不起”已然有很多很多人跟我一再的提起,可是他们到底哪里对不

起我了?为何明知会“对不起”我,却仍是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断伤害我?

我是真的累了……心太累!已然承载不起太重的东西。

翌日,布占泰派遣部将英巴海乘船至对岸建州军营,请求和解。努尔哈赤未予理睬,竟将英巴海轰了

出来。之后连续三日,乌拉派了三次使者求和,均被拒。

第四日,布占泰出现在我房门口,身后跟了一队全副铠甲的侍卫。满屋子的丫头吓得噤若寒蝉,我平

静的将怀里逗弄玩耍的一只小猫赶了下去,掸了掸长袍光滑而又冰冷的绸缎面料,仰头对布占泰一笑:“

这便要去了么?好!”顿了顿,忽又想起一事,忍不住讥诮的问道,“爷希望东哥如何妆容呢?是惨不忍

睹,还是凄楚可怜?”

布占泰绷紧了面皮,一声不吭。

我哈哈大笑,笑声里鼻子微微一酸,我刻意忽视这份悲痛,大咧咧的朗声说:“那好……就这么着,

咱们走吧!”

布占泰转身疾走,脚步快得出奇。他带来的那队侍卫里有个叫拉布泰的人跨了出来,恭身向我打千:

“格格……得罪了。”说罢,右手轻轻一挥,身后有人拿了条指粗的绳索出来,利落的将我双手反绑于身

后。

我疼得咧嘴吸气,拉布泰斥道:“笨蛋,动作轻点!”那人吓得手一哆嗦,反将绳结抽得愈发紧了。

跟着他们一路绕出城,然后乘了一叶扁舟,船身不大,统共只能装个七八个人,除了我和艄公以外,

布占泰一共只带了喀尔玛、拉布泰等六名亲随。

哗哗的水流声自船侧湍急而过,我忽然冒出个傻念头,如果就此一头栽下河去,不知道那滋味又是如

何?应该不会太难受吧……

倾过身子,我望着浑浊的河水痴痴发怔。

“爷,快到了。”拉布泰小声提醒。

“嗯。”布占泰点头。然后拉布泰稍一示意,立即有两名侍卫一左一右的拉起了我,将两柄明晃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