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5、娶妻(下)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我心上一疼,却仍是笑着安抚她说:“葛戴!别浑说,皇太极是我的表弟,你服侍他同服侍我没什么

区别。况且,我打小看你长大,你的心思我还猜得几分,你对八阿哥有情。”

葛戴含泪咬着唇,神情闪烁,一抹羞涩逼上脸颊,望着她涩然带羞的模样,我心里又是一抽。

“格格!奴才不否认对八爷有情……但是,格格……这么些年跟着格格,奴才看得很真,八爷心里从

头至尾都只有格格你一个……”

“胡……胡说……”我结结巴巴,心乱如麻,双手抓住她的肩膀,晃动,“这种话可不能乱说!”

“奴才晓得分寸!奴才不会在外人面前提半个字。奴才……”

“葛戴,没有的事,皇太极他……我和他……”一句原本简单明了的话却被我讲得支离破碎,别说葛

戴听得糊涂,就连我,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在说些什么了。

正恍神迷离,葛戴颤巍巍的拉了我的手:“葛戴生是格格的奴才,即便是以后死了,也还是格格的奴

才。格格要奴才做什么,奴才必然誓死替格格办到。”她紧紧拽着我的手,用力过猛,以至于我手指剧痛

,人也为之一醒。

“葛戴,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回过神时,发觉葛戴拉着我的手,正带我拐进一间小屋,看屋里的

陈设相当简陋,只一张炕收拾得倒还算整洁。我正困惑,葛戴已松开了手。

“葛戴?”

“嘘……”屋里只点了豆大的一盏油灯,她也不点大灯,只是回眸冲我一笑,然后把我留在房里自个

儿走了。

我刚想追出去喊住她回来,大门嘎吱推开,昏暗中随着脚步声缓缓接近,我的心突然越跳越快。然后

,脚步声突然断了,我瞪大了眼睛,赫然发现皇太极正双靥通红的瞪着我。

他喝酒了!

是的,他喝酒了!而且肯定喝了不少,只是不知道此刻他还保持着几分的清醒。

“你……你怎么来这了?你……”话没说完,手腕上一紧,被他攥住,稍稍一用力,我便踉跄着跌入

他怀里。

他身上浓烈的散发出一股酒香,闻者欲醉,我有那么一刻的失神,但在目光瞥及他身上的大红礼服时

,打了个激灵,清醒过来。我蹙着眉头想把手抽回来,眼光恶狠狠的瞪他。

他眼波清澈明亮,虽然喝了酒,可眼睛瞧人时却一点都不含糊,仍像是会放电一般,三两下就把我触

得麻麻的。

他抓着我的手不放:“钮祜禄氏正在院子里坐帐,这会子没我什么事了。”

“那……宾客呢?”

“喜筵明晚才开,爱留在这吃酒闹腾的自去闹去,我可没空作陪。” 他俯下头,嘴唇贴在我的耳边,

吹气:“陪他们不如陪你……”

我脸上一红,那说话的语气实在暧昧,入耳叫人心悸得快难以呼吸,不由恼恨的抬脚踩他的脚背,那

厚厚的花盆底绣花鞋,若是被一脚踩实了,可有他受的。可是,我的动作却远不及他快,他往后一缩脚,

顺势带着我往炕上倒去。

“做什么?”我压低声音,拿手推他的肩,“别胡闹!这可是你的婚礼……”

“别动,让我抱会儿。”他固执的抱着我,身子压在我身上,“抱着你,我才能感觉到你是真实的。

我眨了眨眼,今晚喝酒后的皇太极与平时有些不一样,我抿着唇偷笑:“醉了?”

他不吭声,就这样抱着不动,隔了好一会儿,才起身,带着酒气的吐出两个字:“没醉!”

“嘁!”我揶揄大笑,他明明已有醉意,偏还死撑。

笑声中,皇太极忽然从炕上溜下,蹲下身,将我的鞋子脱下,拿在手里,我正觉得奇怪,他忽然扬手

将鞋子丢出老远:“不是讨厌穿这种鞋子么?”

“是啊。可是……”怎么说今天也算是正式场合,不着正装怎么行呢?

他除去我的筒袜,盯着我的脚看了又看。我窘迫的抽动双脚:“做什么呢?”

“别动,我看看。”他抓住我的脚,手指轻轻抚上脚背。

“咝……”我倒吸一口凉气,心里跟猫抓似的直痒痒,忍不住笑趴在炕褥上,“别闹了,好痒。”

“脚上的这些疤……”

“哦,前年年底被拜音达礼逼着赶路,脚长时间捂在雪地里冻烂了,幸亏遇到乌……”他忽然站起扑

了过来,再次将我压在身底,手撑在我的头侧,眸光熠熠的望着我,乌黑的眸瞳深邃,望不到底。那里面

像是个漩涡,一股巨大的吸引力要把我生生的拉进去。

“东哥……”他吻上我的额头,吻上我的眼睛,吻上我的鼻尖,最后吻上我的唇。浅浅的,却充满柔

情蜜意的一吻。

我一时失了神,呆呆的冲他羞涩一笑,真要命啊!在他面前,我这个大人反像个青涩的小孩子!

“答应我,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许离开我。”

我无言以对。他不再是以前那个可以依偎在我身边撒娇闹气的小孩子了,就像是轮回重复一般,现在

的皇太极就如同当年的代善,他还不曾明了以后会发生什么样的变端,我可以陪得了他一时,却永远陪不

了他一世。

能够陪伴他一生的,唯有他的妻子。

“皇太极。”

“嗯。”

“你……喜欢我吗?”

他愣了愣,看着我不吱声。我万万没想到他竟会是这种冷淡的反应,心里一痛,眼泪差点滚了下来,

“你那天……那天可是说爱我的?”

“知道你还问。”他白了我一眼,将我的衣襟扣子慢慢解开。

我全身火辣辣的烧了起来,低呼一声,下意识的想去制止他,可他只是掀起眼睑很不满的瞪了我一眼

,我竟然哑然缩手。

暗骂自己一声没出息,为什么见他发狠,就没辙了呢?难道当真从小到大注定一辈子被他吃得死死的

?那随着他年岁逐年增长,我以后还有可能再扳回败局么?

“皇太极……”趁着他解衣的间隙,我红着脸微微喘息,“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一床大棉被兜头罩下,我痛呼一声,被压了个彻底。随后悉悉窣窣声响,他利落钻入了被子,光洁的

肌肤敏感的触到了他的,我吸了口气,全身都在发烫。

软被内,他揽臂抱住我,心满意足似的叹了口气,闭了闭眼:“喜欢你就是喜欢你,哪来的为什么?

“不是因为我的容貌?又或者……”我咬咬牙,索性抛开顾虑,死活也得求个明白,要不然我心中难

安,“皇太极,你看中我什么,我大你那么多,我现在可是别人眼中的老女……”他忽然收臂用力一勒,

我顿时透不过气,痛得低呼一声。

“胡说八道些什么!”他不满的斥责,低下头,嘴唇开始不规矩的在我胸前探索。

我身体一下绷紧起来,“喔”地低叫一声,颤慄不止:“你……你还没回答我!”

“真是……笨女人!”他的呼吸已经开始渐渐变得粗重,可每一字每一句回答却显得那般掷地有声,

“你就是你!喜欢你跟你长得美丑没关系。我就喜欢你,你这个麻烦的笨女人!”

“哦……”他充满激情的抚触加上方才那些感人肺腑的话,竟让我内心狂颤,眼泪抑制不住的流了下

来。

我开始眩晕,开始迷失,开始语无伦次:“皇……太极!喊我的名字,你喊我的……”

“东哥!”他挺身进入,喘气声愈烈。

“不是……不是……”我低吟,呢喃,“叫我悠然……悠然……你记住,我叫步悠然——”

“悠然!悠然!悠然……”他疯狂的低呼。

他多半已不知自己到底在喊些什么,但是那一声声真实而又熟悉的呼声,却让我浑身颤慄,泪如泉涌

。内心既有酸楚亦有甜蜜,悸动得我直想放声尖叫出来。

我是步悠然!

皇太极!你能记住么?

此刻和你在一起的,是我步悠然!不是东哥!

你记住……

请你……

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