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4、迷失(下)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脖子上一热,他的头稍稍侧过,湿濡的唇瓣竟然贴着我耳后肌肤轻柔滑过,我抑制不住的微微一颤,

他左手探过来捧住我的脸,唇片继续游移,舌尖轻轻舔舐我的耳垂。

一阵酥麻的异样感觉在心底迅速散开,我“啊”地逸出一声低呼,呼吸不由沉重起来:“皇……皇太

极……”

“东哥……你会帮我吧?”他的声音谙哑,我才浮起的理智又被他压了回去,昏昏的乱成一团。

“嗯……嗯……”我不受控制的哼了两声,思维一度呈现混乱。他拨开我挡在胸前的手,悉悉窣窣中

我似乎感觉到他竟已解开了我的衣襟扣子。

我心里一惊,神智稍稍拉回,忙摁住他的手,叫道:“皇……”才吐了一个音,唇上一热,竟被他湿

润温软的双唇牢牢封住,舌尖轻挑,灵巧的滑入我的嘴里,与我唇舌交缠在一起。

轰地声,我大脑里变成一片空白!所有思维理智统统被抛得一干二净,一切感官能闻到的,听到的,

看到的只有一个他。

迷失间感觉身子腾空,皇太极抱了我大步往北间寝室走,我无力的攀住他的肩膀,眼神迷散朦胧,只

能羞怯的看着那张年轻而又俊逸的脸孔。

“东哥……”他在北炕床榻上放下我,脸凑近,我甚至能清晰的看到那弯翘的眼睫,乌黑的眼眸中闪

动着狂热的深情,那张脸是那么的年轻……

倏地,我身子一震,神情微变,奋力撑起身子低呼:“你骗我!”此时的我已是云鬓散乱,衣衫半敞

,我羞得满脸通红,恨不能挖个地洞钻进去。

“我哪里骗你?”他仍是一本正经。

“还装?你分明就是在耍我……唔!”他低下头吻我,先是细细的,柔柔的,慢慢力道加重,变得犹

如狂风海啸般,像是要顷刻间吞噬了我。

我全身发颤,无力的瘫倒在床榻上,他伸手抓紧我的手,五指交错握着:“你难道不喜欢这种感觉?

不喜欢我亲你么?”

我羞得全身发烫,理智告诉我,这样子是不对的,眼前的这个人充其量只能做我的弟弟,他还那么小

……

可是……

我垂下眼,无语。

“看着我。”

他用另一只手抬起我的下巴,硬逼着我与他对视,我羞得连连蹬脚:“你这是要做什么?”

“要你面对你的真心,要你说实话……”他低下头在我唇上轻啄,“你喜欢么?说你喜欢……”

那种无力的眩晕感再度袭来,我喘息着,终于忍受不住的叫道:“是!是!是!我喜欢……我承认我

喜欢你吻我,可是……”他低下头再度封住我的声音。

我眩晕,在他的温存间迷失自我……

衣衫尽解,他的手游走不定,不停的在我身上点燃一簇簇欲望的火焰。我扭动着身躯低声娇喘,内心

抑制不住狂烈汹涌的欢愉和颤慄,伸出胳膊搂紧他。

“东哥……”他温柔的吻我。

我眼神迷离,只能在他身下虚弱的喘息,身心皆已被他俘虏,再不能挣扎逃脱。

“我爱你!”他轻叹一声,微微一挺身,我“啊”地张口低呼,双眼迷惘的瞪大,红潮遍布全身,四

肢紧张得微微战栗。

感觉到他在我体内缓缓律动,由慢及快……我喘息着逸出一声声低吟,疯狂得再也不能自已。

里侧的乌木漆柱上有个蝙蝠灵芝的图案,我愣愣的盯着它眼皮一眨不眨,直到眼珠开始发酸。

激情退去,我蜷着身子不敢动,皇太极就在我背后,只是不知他此刻在干什么,想什么……他是睡了

,还是醒着?

苍天啊……我咬了咬唇,脸颊滚烫。我真是造孽啊!这要放在现代,是否够格给我扣上个诱奸未成年

少年的罪名,判刑入狱?

我是怎么了我?难道当真是欲求不满?所以一时冲昏头脑,不顾三七二十一的就和这小鬼……噢!我

心里懊恼的哀号。我以后要如何面对皇太极?我……我真是没脸见人了。

床幔嗦嗦一动,我立即全身僵硬,紧张的把眼闭上。

有细微的呼吸声渐渐贴近我,我似乎能感觉到一道灼热的目光在我脸上流连穿梭。许久后,一声温柔

的吁叹在耳畔轻轻响起,声虽低,却如同一粒细小的石子投入我的心湖,波澜不惊的湖面顿时被击起层层

涟漪。

我心一暖,几乎便要转身抱住他,然而只在一瞬之间,身后之人已轻轻翻身下床。我反倒又不好意思

吭声了,只得继续装睡。

过了好一会儿,房内寂静无声,我小心翼翼的睁开眼,侧身扭头——果然床上已没了皇太极的人影。

我松了口气,一个骨碌翻身坐起,发现自己正一丝不挂全身**时,不觉脸又红了,目光匆匆一扫,却发

现地上衣物凌乱,东一件西一条的扔得满地都是。

我红着脸,裹着被子掀开幔帐跳下床,蹑手蹑脚像做贼似的拣一件穿一件。好容易套上中衣长裤,溜

眼一看,外袍居然丢在靠门处——啊,啊……之前到底是怎么扔到这儿的呀?

鞋子还脱在南炕下,所以我只能踮着光脚丫踩着冰冷的地面跑了过去,四月的天气,说冷不冷,说热

也不热……

方在门口拣了外袍,正欲转身,忽听外头南间内有人在说话,细细一辨,竟是皇太极低沉的嗓音。我

心跳突然加快,尴尬的站在门口,一时竟忘了进退。

“……如有人问起,你懂得如何说话了?”

“是。”

“那好,先说一遍来听。“

“是……”尴尬中透着紧张的颤意,竟是葛戴略为谙哑的声音,“东哥格格怜惜八爷幼年失母照拂,

婚事迟迟未定,年岁渐长,身边没个贴心人服侍,故此特将奴才赠与八爷收房。爷主子垂怜,奴才今日方

才得蒙宠幸……日后自当谨遵格格往日教诲,一心一意服侍八爷,如侍前主,恪守本分……”

“嗯,倒还算是个机灵的丫头。起身吧,回头叫敦达里在起居注上记档。”

“是。”

“你先出去,吩咐厨房备点点心,一会儿送来。”

葛戴低声应后,随即一阵细碎的脚步声渐渐走远。

我茫然的僵直在门后,无力挪移半步,忽听“嗒”地一响,猛抬头,皇太极已然直立在我面前。

四目相对,目光交凝,我无语,只是觉得身子微微发颤,心中有难言的酸楚。他先是愣了下,转而弯

腰抱起我。

“地上凉。”

我低呼一声,被他重新抱回床内,他静静的坐在床沿上看着我,眼底交汇着一种我看不懂的光芒。

“东哥。”他轻声喊我。

我垂下眼睑,一颗心微微发颤。他伸臂抱住我,下颌支着我的额头:“我很贪心,我要你的一辈子…

…你肯不肯给?”我一震,他突然加大拥抱的力度,将我的脸颊紧贴上他的胸口,我能清晰的听到他强而

有力的心跳声,“一辈子,不离不弃……东哥,你就是我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