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8、决战(上)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乌拉兵马退至图们江对岸,犹如一头蛰伏中的猛虎,随时随地可能扑过来撕咬。

两军隔江扎营对峙,傍晚时分,舒尔哈齐才率领正蓝旗逶迤而至,问起情由,他语焉不详,推脱因路况不熟,队伍被困守在山后云云。

褚英面上已有怒意,代善却淡淡的看不出什么不妥。

其实舒尔哈齐解释未加援手的理由甚为牵强,连我这个旁观者也瞧出了某种猫腻,而他身旁的两员部将常书和纳各部,态度格外蛮横高傲,竟似一点也没将褚英、代善两位阿哥放在眼里。

入夜,我在帐篷内正欲歇下,忽然听到帐外有人声低语。

“格格已经歇了。”

“是么……”停顿许久,那声音才叹息道,“那便算了……”

我急忙掀帘而出,唤道:“等等!乌克亚……你找我什么事?”

那人果然是乌克亚,漆黑夜空下,他消瘦的身影让人感觉有种恍惚的孤寂和伤感。

“阿步……”他轻声嗫嚅,然后转瞬目光凝聚,表情严肃起来,“布喜娅玛拉格格,请问你可曾见到阿丹珠?”

阿丹珠?!对了!阿丹珠白天的时候……

我倒吸一口冷气!

我怎么把阿丹珠给忘了?

“她没回来?”

“我找不到她……”

我心里冰凉:“你……等等,我去找个人!”顾不得披上斗篷,高一脚低一脚的摸黑往褚英的营帐那边赶。

“谁?!”门口的侍卫突然出声喝阻。我一震,这才感觉后怕起来。

孤身一人,我如何胆敢贸然进去见褚英?

正犹豫不决,帐帘忽然一动,褚英**着上身,低头走了出来:“去把医官给我找来……这些奴才笨得连换药也……”含含糊糊的讲了一半,抬头惊愕的与我四目相交,然后僵呆。

“那个……我……”

“进来!”他突然一把抓住我的手,不由分说的将我拖入帐内。

帐内温暖的空气刺激得我鼻头发痒,我忍不住打了两个喷嚏,身子抖成一团。

“笨蛋!怎么只穿夹袄就敢跑外头乱晃?冻病了怎么办?”他冲我吼。

“你还说我?你不先瞧瞧你自己。”我指着他的光膀子,毫不客气的反唇相讥。

“我这是在包扎伤口……况且,我是男人,体质比你强百倍!”他抱来一条毛毯子,兜头将我裹住,动作粗鲁得差点将我推倒。

我目光转了一圈,他这帐篷里烧着暖炉子,倒也不觉多冷,于是便想把毯子拿掉,可转念一想,却反将毯子拉住,把自己裹得愈发严密。

“下去!统统给我滚出去!”

匍匐在褚英脚下,颤颤发抖的两个小奴才顿时如获大赦般站了起来,逃也似的出去了。我冷眼旁观,见他自己扭着头,反手绕到肩背后去绑纱布,却笨手笨脚的怎么也弄不好,满脸的狼狈,我不由心里一软,开口说:“我来吧。”

我走到他身后,轻轻将纱布绕到他胳肢窝底下,他微微一颤,肌肉绷紧。

“我碰到你伤口了?”我觉得没用什么力啊?只不过……他全身上下遍布的大小伤口,确实教人不忍目睹,看多了有种心惊肉跳的寒碜感。

“没……”他咝咝的吸气。

于是我只得更加放柔了动作,小心翼翼的替他裹伤,眼光无意间落在他左侧肩头一个清晰的齿状疤痕上……我心里顿时像是被人用力捅了一刀!

手里动作变得甚为僵硬,好一会才缓过劲来:“把衣裳赶紧穿上吧,小心当真着凉,明儿个能不能闯过乌拉兵的围堵,带领大伙度过危机,还得靠你呢。”

“东哥……”他回过身,眼眸中的浓情炙热让我害怕,“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嗯。”我轻轻应了声,眼下这种情况当真很不乐观。建州带来的兵力原就不多,可舒尔哈齐那支正蓝旗却显得有点靠不大住的样子……

“……东哥!”

“嗯?什么事?”

“你还是老喜欢走神!”

我发呆那会儿,他竟已穿好衣衫,大大咧咧的坐在毯子上,随手从边上取了一葫芦,塞子拔出,我就闻道了一股酒味。

“受了伤还喝酒?”

“不妨事!喝了暖暖身子,驱驱寒……”他笑容扩大,眼角眉梢都透着欢喜,“东哥你在关心我?”没等我回答,他已自己接口,“啊,真好!你终究还是关心我的。”

我无语,他爱自我幻想且随他去吧,当务之急是追问阿丹珠的下落。

“今天在乌碣岩你可见着一位小姑娘?”

他眉头一挑,露出一抹困惑的表情。

“她大概这么高。”我比划给他看,“脸圆圆的,很可爱很漂亮,一讲话就喜欢笑……”

“为什么找我问?”他闷闷的,显得颇为不悦。

“你见过的,她叫阿丹珠,是瓦尔喀的格格。”

“没印象。”他相当不耐起来,语气不善,“瓦尔喀那么多女眷,即便我见过,但不代表每一个我都会有印象吧?”

“我只是……只是问问。白天的时候,她说要去找你的……”

“找我?”他嗤之以鼻,“为何找我?白天忙乱成那样,你认为我有空去留意一个女人的去向?”

我住了嘴,心虚的低下头。

他喝了口酒,喷着酒气挨近我,我不自觉的身子向后仰,他的大手罩在我的头顶,轻轻揉了揉:“东哥,除了你,我实在没闲工夫再去管他人死活。”

我甩开他的手:“阿丹珠正当妙龄,以瓦尔喀和建州现在的关系,她很可能嫁与建州的……”

“那又如何?”

“她喜欢你。”

他怔怔的注视着我,半晌,讥冷的笑起:“那又如何?我喜欢你,你会嫁给我吗?”

“阿丹珠她……她不介意你家中的妻妾……”

他噌地站起,额头青筋暴起:“你是不是听不懂我说的话?你以为塞个女人我就一定要接受吗?阿玛塞了一个哈宜呼给我还不够,现在你还要塞个叫什么阿丹珠的给我?怎么?看我可怜?爷是缺女人的人吗?爷要的是你!你别给我装傻,你给我听仔细了,说多少遍我还是那句话,我要的是你!你若是肯嫁我,也用不着你来介意不介意,我把家中妻妾尽散都行!”

我气结:“你说的混账话,我一句都不要听的。”见他面目狰狞,我心中惧意大增,“阿丹珠真是瞎眼了,居然还想嫁与你这样的男人,你待家人怎可如此绝情,旁的不说,你莫忘了,你的大福晋可是我的姑姑。”

他深吸一口气:“她长得就算再像你,她也还是不是你!这么多年我没碰过她,你信我,我要的是你,只是你……”

他的眼神灼热起来,我愈发害怕起来,不愿跟他多费唇舌,转头就走:“我走了!只当我没来过。

“东哥,你别忘了,你才是我的女人!”临出门前,他突然吼出这么一句。

我又羞又怒,血气上涌,再也忍耐不住压抑的冲动,转身一个巴掌抡在他脸上:“我不是你的女人!”

我愤恨的怒视他,他脸上闪动着复杂莫名的神情,过了好半天,他忽然口气一软,悲伤的喊了一声:“东哥……”

“你死心吧!这辈子我们之间绝无可能!”我头也不回的冲出帐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