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4、斐优(上)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瓦尔喀部乃隶属野人女真的一支,首城斐优座落在风景秀丽的图们江左畔,隔江相望便是朝鲜国的地界。

斐优城周长两千多米,墙高丈余,基宽三丈,东西南北各设一门,门前立有角楼。斐优城历史悠久,虽然在规模上远不及赫图阿拉,但因地处深远偏僻,当建州和扈伦等女真部落受明国的影响,已经开始出现垦地播种这样的生活方式时,野人女真的部民仍然停留在最原始的渔猎文明。

瓦尔喀部的生活条件比起建州贫瘠艰苦许多,但也正是如此,使得这里的民风更加淳朴,我十分喜欢这里的风土人情。

瓦尔喀部首领贝勒策穆特赫,即是我的救命恩人乌克亚兄妹的父亲。对于这一点我并无多大惊讶与意外,毕竟最初见面时,乌克亚一身不俗的装扮和谈吐,已让我约莫猜到了他的身份不简单。乌克亚在众多兄弟中排行老幺,阿丹珠是他的同母妹妹,因是嫡出幼子,又聪颖能干,是以极受老父亲的喜爱,策穆特赫已经年老,如无意外,乌克亚便是瓦尔喀部将来的继承人。

对于我的身份来历,我谎称自己乃是一名孤儿,父母双亡,家就住在明国边境的卫所附近,为了生计,想学着邻居入山采参,谁曾想在山间迷了路……

这种谎言,其实仔细一推敲便满是漏洞。莫说这里离大明北关卫所已经远得不是普通汉人能孤身抵达的地界,只说从这里到赫图阿拉也不是轻易走到的。但不管乌克亚兄妹还是策穆特赫,都没有对我多加盘问,他们待客人热情,坦诚直爽,和他们相处久了,我时常会觉得自己太过虚假。

什么都是假的,以前的我生活在一个又一个谎言里……直到现在,虽然我苦苦挣扎,希望得到自由,但这种虚假,使得我永远没法完全摆脱。

正月十五那夜,乌克亚提了盏纸扎的莲花灯来找我,阿丹珠在他身后笑嘻嘻的提了盏玉兔灯,隔了老远就听见她喊:“步姐姐!步姐姐!你看这灯好不好看?”

我笑颜逐开:“是啊。这灯扎的很漂亮,哪儿买的?”

“哪里也买不到!”阿丹珠一昂头,骄傲的说,“是哥哥亲手扎的,有钱也买不来。”

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真想不到堂堂一位娇生惯养的阿哥,居然会做这等手工活。

“给你。”乌克亚将莲花灯递给我,眸瞳在烛光映照下闪闪发光。

“给我的?啊……谢谢!”我满心欢喜,兴奋的将莲花灯接在手里,荷心一点橘红色烛火,正跳耀着发出暖融融的微光。

“如此月色映衬,步姐姐美得真像是天上的仙女。”阿丹珠将玉兔灯提到我的面前,无限感慨的说,“和姐姐一比起来,我显得多么平庸……”

“鬼丫头!”我用手指刮了下她的鼻子,哂笑,“那么在意美丑作甚,长相太美未必是件幸事,何况再美的人也会老去,一副皮囊算得了什么?”说这话时,我瞥见乌克亚在一旁微微颔首,眼中颇有赞许之色。

“步姐姐,明天哥哥要去和扈伦乌拉的那帮野蛮人谈判,我好担心……”

扈伦乌拉?!

我扭过头,乌克亚脸上一片平静,看不出丝毫的端倪。

“为什么要和乌拉的人谈判?”

“没什么。”他淡淡的回答。

“什么没什么?”阿丹珠不满的大叫,“乌拉人蛮横霸道,仗着自己兵强马壮,多次欺压我们族人。那个胡达利最最可恨了,掠夺咱们部民妇人,还……还……”她猛地扭腰一躲脚,月光下那张涨红的小脸布满怒气,回头冲着乌亚克嚷,“阿玛和哥哥就知道一味的忍让,上回他强要了哥哥未过门的妻子,你们居然也能忍得下这口气。这回他若是开口要我,或是要步姐姐,你们也由他么?”

乌克亚剑眉一轩,波澜不惊的脸上终于微微起了变化,他极快的扫了我一眼,清脆的吐出两个字:“不能。”

“就是嘛!”阿丹珠犹自忿忿不平,“所以,明天你一定不能示弱,胡达利若要再强横无礼,你就好好教训教训他,叫他晓得你的厉害——哥哥的身手那么棒,又岂会怕了他?”

我见乌克亚凝眉欲言又止,便哄着阿丹珠说:“姐姐觉得有些冷,你帮姐姐到屋里拿只手炉来好么?”

阿丹珠愣了愣,似乎不理解我为什么打断她的话,想打发丫头去拿,却发现自己孤身和哥哥出门,并没有随身带丫头出来。她不好意思拂了我的意,只得讪讪的说:“好吧。”

等她走开,我凝目望向乌克亚:“乌拉如今很厉害么?”

他盯着我看了好半天,才避开目光,抬头看着月色:“嗯,很厉害。”

“整个瓦尔喀的兵力加起来,抵得住乌拉几分?”

他似乎想不到我会把话问得这般直白,愣怔了下,才道:“十分之一也不及。”

我心里怦地一跳!真想不到短短几年之内,乌拉的实力能增长到如此地步。

“那么……整个奴儿干都司,已无人能与之匹敌了么?”

“有!”

“谁?”

“扈伦的叶赫,以及……建州。”他背负着手,缓缓将视线从月亮上拉了下来,侧过头看向我,“我……今早建议阿玛,弃城迁族。”

弃城迁族!

短短的四个字蕴含的却是石破天惊的份量!

“你们打算投靠谁?”我失声惊呼。

“叶赫不足取!现今掌权的首领贝勒那林布禄和布扬古都非等闲之辈,然而容人之度有限,终非成大器者。我看好建州的努尔哈赤!”他忽然笑了起来,声音柔和了许多,“阿玛答应考虑我的建议了。步……你放心……”

我放心?我放什么心呢?瓦尔喀若是举族投奔努尔哈赤,我这不是兜了一个大圈子后,又得重新回到赫图阿拉去继续坐牢?

可是……我能说些什么呢?乌克亚的决策眼光犀利得没有半点瑕疵和错误。的确,再在斐优城守下去,最后瓦尔喀铁定会被乌拉吞掉,与其做亡国奴,还不如趁早替自己找个可靠的主家。叶赫的确不足取,因为不久后的历史将证明,由努尔哈赤率领的建州才是真命所归。

我幽幽的叹口气,心底一片茫然。

这个世界太乱!乱得我真是一点容身之处也没有!

天大地大,我究竟还能去向何方?

翌日,阿丹珠竟穿了一身男装来找我,令我惊讶不已。

“步姐姐,你也换了衣裳,跟我出城去!快快!”她催促着,“哥哥他们已经出城了,再不快点就赶不上了。”

“你要做什么?”

“我要去教训那个胡达利!”她眼珠一转,露出一抹调皮的笑容,“他骄傲自大的很,这次身边带的随从肯定不会多过十人……”

“你不要胡闹了!”我惊讶得瞪大眼,真不知该说她天真,还是白痴。她这种做法简直就是拖兄长的后腿,乌克亚早晚会被她害死。

“我没胡闹!”她从腰上拔出一柄精致小巧的弯刀,凭空霍霍挥了两下,刀刃薄而锐,闪闪发出银光,“步姐姐,我的刀法是哥哥亲手教的,我可是曾经独自一人猎杀了一头豺狼呢。”她自信满满的噘起红润润的小嘴,“哥哥就是不肯动手教训胡达利,其实以他的身手完全可以一刀宰了他。哼……一想起被那畜生欺辱的妲砮姐姐,我就恨不能……”

我的表情开始僵硬扭曲,应对无措。天哪!我从没见过像阿丹珠这样大胆出格的格格,爱新觉罗家的格格可没一个是这样子的。

“走吧!”

愣怔间发现自己竟已被丫头换上了长袍马褂,把子头也拆了梳成长辫,头顶戴了貂狐冬帽,完全一副男儿打扮。

阿丹珠拖着我的走往外走,我缩手:“不行!你会坏了乌克亚的大事!”

“大事?他有何大事?不过就是求和罢了。”阿丹珠翻身利落上马,马鞍旁挂满搭链,仅是箭壶便挂了三副。

我倒抽一口冷气,阿丹珠是认真的!她并非是在说笑而已!

“步姐姐,你不愿跟我去那就算了,反正今天我一定要让胡达利知道,我们瓦尔喀人不是好欺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