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2、劫持(下)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场耐力比拼赛,当真非比寻常的折磨人。

无论如何,我在明,他在暗,吃亏的人总是我。

脑子里灵光一闪,我忽然身子缓缓软倒,砰地声从椅子上摔在了地上。

晕厥是假,可是这一摔却是货真价实,没敢让自己掺半点水——半边身子重重的砸在冰冷的地面上,痛得我咬牙忍住,眼睛里差点没迸出泪来。

果然过了不久,脚步声匆匆接近,然后我被一双手抱了起来。

“布喜娅玛拉!”一个略带沙哑的男声在我耳边响起,声音听起来很陌生。

他连喊了三四遍我的名字,终于在确信我的确昏迷之后,开始动手解开缚住我手脚的绳索。

悉悉窣窣……随着布袋被拿开,明亮的光线耀上我的脸,我紧张得心跳怦怦加快,手心里捏着一把冷汗。

“布喜娅玛拉……”那人发出一声惊喜的低呼,将我紧紧的搂在怀里,我能感觉到他下巴上坚硬的胡茬子扎上我的额头,划拉得我的皮肤又痒又痛。

是谁?他到底是谁?

头顶的呼吸声越来越粗重,有团阴影向我罩下……我倏地睁开眼。

四目相对!

他冷不防地被我吓了一跳,神色慌乱间混杂着无尽的狼狈与尴尬,在他黝黑的脸上一闪而过。

“呵……”然后,他咧着嘴笑出了声,“好聪明的女子。”

比起他来,我的惊讶只多不少。肺里呛进一口冷气,我骇然失声:“拜音达礼!”

眼前这个男人,竟然是扈伦辉发部贝勒拜音达礼。

“这么多年不见,你真是越长越美了……”他的眼神盯得我浑身不舒服,我戒备的向后挪移,以便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你可知我是努尔哈赤的女人?”我厉声喝问。

“哈!”他冷冷一笑,“这件事,整个辽东不知道的恐怕没几人。只是……那又如何?”他用两根手指戏虐的挑起我的下巴,目光阴沉沉的怪腻,“别说他没给你定下名份,即使已将你收了房那又如何?你此刻在我手上,便是我的人!”

我打了个寒噤,拜音达礼看似相貌忠厚,实则骨子里自有一股阴鸷,就连说话也显得阴阳怪气,将人捉摸不透他的喜怒。

我不敢冒险揣度他的心思,只得虚与委蛇,假装惊恐无状的尖叫:“你怎敢如此放肆无礼?你莫忘了,如今你辉发正有求于建州,你却将我掳劫至此,你意欲为何?”

“哼。”他轻轻一笑,“此一时彼一时,我的确曾向努尔哈赤求援,要他助我攻打叶赫,夺回我的奴隶和财产,甚至不惜将我的儿子遣作人质,可那又如何?现如今我已没必要再做这等傻事……”他伸手抚上我的脸颊,被我厌恶的躲开,他也不以为意,仍是笑吟吟的瞅着我,眼底深处似有一簇幽暗的火苗在燃烧。

“你想以我为人质要挟努尔哈赤?你少做梦了!努尔哈赤岂会为了一个女人而……”

“他会不会那又另当别论了。”拜音达礼凑近我,笑容暧昧而透着古怪,“你可知道,你哥哥布扬古惧怕我会联合建州攻打叶赫,许诺只要我肯撤兵,不仅愿把叛离的奴隶原样给送还辉发,还愿把你——布喜娅玛拉嫁我为妻!”

咚!心脏漏跳了一拍!

布扬古!又是布扬古!他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一张攥在手心里的王牌筹码,随时随地的可以把我当成一个诱饵抛出去?

我冷笑:“布扬古凭什么替我作主?他将我扔在建州不闻不问多少年?如今他凭什么又来对我指手画脚?”

拜音达礼神色诧异而又古怪的盯着我看了好一会:“他凭什么?凭他是你的兄长,凭努尔哈赤毁约未曾娶你过门,现如今更是让乌拉那拉氏做了大福晋,彻底抬高了乌拉的地位,而蔑视了叶赫的尊严。你难道忘了,你一日未嫁,你便仍得听从于布扬古……”

我错愕的呆了呆,而后了然。是了,我如何就忘了呢,这里的女子地位低下,打从出生就不是自由之身,作为附属于男人的私有财产,不是属于这个,就必定属于另一个,反正自主权绝不会属于自己。

就像现在的我,在没有被贴上努尔哈赤的标签时,所有权必然仍属于兄长布扬古。

我悲哀的冷笑,不只为自己,也为古代所有的女子而感到可怜可悲!

“布喜娅玛拉,我想不通的是,凭你的美貌和智慧,无论如何都会使努尔哈赤待你如珠如宝,可为什么偏偏让乌拉的一个小丫头后来居上,抢了你的地位和名份?难道你一点都不恨努尔哈赤吗?他如此看轻于你,看轻于叶赫,难道你一点都不恨他吗?”

“我有什么办法,我如今是叶赫老女,乌拉那拉氏年轻貌美,会比我受宠那是理所当然!更何况,以叶赫和建州这几年的关系,我姑姑侍奉多年尚且失宠,以致落得含恨而终的悲惨下场,我又能如何?乌拉与建州姻盟不断,关系非比寻常,乌拉那拉氏能后者居上,谁又能说这不是必然时局导致?”

我一面胡诌应对,一面不断的思忖,布扬古把我另许拜音达礼,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叶赫未必当真会怕了辉发,如果惧怕,当初就不会抢夺部民和奴隶,可为何一转眼就完全变了呢?

难道……

“哈哈……”拜音达礼突然发出一阵大笑,“努尔哈赤那老小子,当真以为布占泰会是个心甘情愿受他控制摆布一辈子的主么?布占泰装傻充愣了这么多年,对建州百般讨好,为的什么?还不是在等一个时机,等一个乌拉成熟强大的时机……嘿嘿,如今乌拉羽翼渐丰,恐怕努尔哈赤再难掌控住布占泰那头豺狼。乌拉反噬之期已近,努尔哈赤若是连这点觉悟都没有,那他离灭族之日也必将不远矣。”

我凛然!

好复杂的局势!

没想到赫图阿拉内一片平静繁华,而城外却已成山雨欲来之势。

恍然之间,我领悟到布扬古的用意。

是了!他是想趁着这个混乱诡谲的时局,将我抛进这场混水之中,搅得原本一触即发的事态更加敏感而复杂,而他却可趁机混水摸鱼。

建州若因为我跟辉发起冲突,能够打起来最好,若是无效,这背后还有个乌拉垫底。搞不好布扬古又会故计重施,再度将我抛给布占泰,使得三个原本就有嫌隙的部落,打着争夺我的借口,然后三方拼得个你死我活……

最不济的结果,建州、辉发、乌拉也会因此而元气大伤,而置身于局外的叶赫将重新成为女真族最强的一部,在战乱过后,大兴风雨。

而我——这个冠有“女真第一美女”之名的王牌,则将在这场战乱里起到最佳导火索的作用。

这个恐怖的推测在脑海里渐渐成型之后,我已觉毛骨悚然。

“布喜娅玛拉,跟我回扈尔奇城吧……”拜音达礼柔声低喃。

我往后一退,后背抵住了墙壁。

扈尔奇城?!若是真到了那里,恐怕很难再得以保全,我势必会被拜音达礼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一根。

惶然心悸,耳畔似隐隐飘过皇太极轻柔的话语:

“……到年底……我来接你回去……”

“嗯,年底……我等你来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