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2、劫持(上)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接下来的两月,皇太极每日陪我遛马游玩,只字不提回赫图阿拉一事。虽然他在我面前摆出一副已对攻打叶赫之事忘怀的模样,我却清楚的知道他暗地里仍在密切关注着赫图阿拉大衙门里的一切动向。

十二月,当大雪纷飞,茫茫笼住整座尼雅满山岗时,皇太极终于对我提出要回赫图阿拉。

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什么话也没讲,只是回身嘱咐葛戴替他收拾行囊。

他在我枕边安心了两个月,终于仍要回到那个纷争不断的漩涡中去了。

“到年底我来接你回去。”他瞅着我,轻轻的说。

我淡淡一笑:“其实这里清清静静的,住着也没什么不好。”

“是没什么不好……”他的眼眸幽黑,“但是我希望你能在赫图阿拉……有你在,我会觉得安心。”

正给他系斗篷带子的手不禁微微颤了一下,我心里酸酸的,忙吸了吸鼻子:“嗯,年底我等你来接我。”

临出门时,他忽然又转过身来,用力抱了抱我,然后一语未发,放开我迳直出门。

我的眼睛有点发酸,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越来越容易多愁善感。我赶紧甩开悲伤的情绪,准备找些别的事情来填充一下自己失落惆怅的心绪。

这时葛戴磨磨蹭蹭的走了进来,我一见她,忙说:“快,把去年咱们腌的那坛狍肉脯子拿出来,今儿个天太冷,咱俩喝点酒暖和暖和。”

“格格!”她苦着脸说,“这里又不是赫图阿拉,哪里来的狍肉脯子?现成的狍子倒有一只,是昨儿个八爷才打的,撂在厨房还未拾掇干净呢。”

“呵……”我傻傻一笑,“是吗?我竟一时忘了。”

见她仍是垮着脸,一副心事重重,愁眉不展的样子,不禁奇怪道:“你这是怎么了?”

她抬头瞅了我一眼,仍是低下头去,须臾猛然又抬起头来:“昨晚给爷送信的侍卫,奴才认得……”

她一句没头没脑的话顿时把我说懵。

“格格,那侍卫说蒙古喀尔喀巴约特部贝勒恩格德尔,和其他四部贝勒一齐到了赫图阿拉。”

“等……等等,什么跟什么?”一长串生僻的名词将我弄晕了,我慢慢的消化,却只听明白了五个字。“蒙古喀尔喀……”

“格格,你还不明白吗?”

我当然不可能明白!我根本就不是这里的人啊!这么些年,耳朵里尽是充斥着一些稀奇古怪的名词,我好容易搞懂了女真扈伦、野人、建州之间的复杂关系,现在居然又出现了奇怪的蒙古部落?这真是要人命!

蒙古现在又是什么局面?就目前而言我只听说那里有个和皇太极一般大小,名叫林丹的少年,两年前登位做了大元蒙古帝国的大汗。

蒙古各部此刻应该是在这位林丹汗的统治之下吧?虽然各部落都有自己的首领贝勒,但也就好比君主和诸侯的关系。

算了,我头大,蒙古内部问题比女真更难搞。

“格格——”葛戴一声高喊将我飘远的神智重新拉了回来,她一脸焦急的抓紧我的手臂,摇晃着我,“格格!难道您一点都不着急吗?您真的一点都不在乎八爷吗?格格——”

“什么呀……”

葛戴脸色渐白,失望至极的放开我,扑嗵跪下:“奴才死罪!”

“葛戴,你都在说些什么呀?不要动不动的就说死啊活的,你明知道我不爱听这些……”

“格格果然是没心的……格格……”她肩膀耸动,忽然委屈伤心的哭了起来,“八爷待格格那么好,格格却无动于衷,半分也没将爷放在心上……奴才替八爷悲哀……”

“葛戴……”我咋舌,满头雾水。

“八爷这回被召回城,定会被贝勒爷指婚娶一位蒙古格格,难道这样子您都不会介意吗?八爷的心……”

蒙古格格?皇太极?

要皇太极娶蒙古女子?

我脑子一下懵了!怎么从没想过这个问题,历史上的清太宗,他的妻子不就是蒙古人?那个康熙朝赫赫有名的孝庄太皇太后……

心一下就揪结起来!原来……这么快!两个月前我还满不在乎拿皇太极的婚姻大事开着玩笑,可是当发现这个玩笑即将成为现实时,我不禁觉得气闷郁结,胸口像被压了一块沉重的大石。

葛戴仍在哭诉着什么,可是我却什么都听不见了,只得茫然的找了张椅子坐下,呆呆的望着那张古拙的床榻。

皇太极……要成亲了!

他要成亲了!

他……果然已经长大了!

以后……当真再不可能并枕共眠……

尼雅满山地处荒僻,我远不如皇太极那般有渠道可以互通消息,是以在他走后三天,耐不住葛戴苦苦相求,便让她回赫图阿拉打探消息。

这之后我又等了三天,仍是音讯全无,这不由叫我愈发担心起葛戴的安危来,想到之前实在不应该放一个小姑娘单身回城,若是路上有何闪失,这可怎么得了。

越想越难安,于是在床上辗转翻覆,一宿未眠,只等窗纸上蒙蒙透出一层光亮,我从床上一跃而起,连声呼道:“音吉雅!塞岳!”

叫了好几遍,却也没见那两丫头进来,忙不迭的穿衣下床,冲到门口才把门拉开一道缝,突然门板由外向里被人大力推开,我猝不及防的竟被撞倒在地,正要埋怨几句,忽然眼前一暗。

一只大布口袋竟兜头罩下,将我捆了个结结实实。

“谁?干……”嘴巴被一只大手捂住,鼻端闻到一股极重的羊骚味。

紧接着隔着一层布袋子,一条又宽又厚的布带绑住了我的嘴,虽然还能哼哼两声,却已经无法大嚷大叫。在这之后手脚也被飞快的捆上,我被打包成了一只大肉粽,动弹不得。

我惶恐的挣扎,喉咙里呜呜的发出哀鸣。

什么人?!是什么人如此大胆?

我被颠颠的扛出了门,七拐八拐,上上下下的颠簸了好长一段路后,忽听有个刺耳的声音问道:“得手了?”

扛着我的人没吱声,兴许有点头,然后刚才那个声音嘿嘿笑了两声:“这就是那个第一美女么?”

隔了布袋,我感觉悉悉窣窣的有只手摸到我脸上。

“唔唔……”

“别乱来!她不是你我碰得的……不要命了?”

“啧啧……可惜了。”

“其他人呢?”

“都已经撤下山了……”

“那咱们也快走,贝勒爷该等急了。”

“好!”

一路飞奔,看得出这帮掳劫我的人很急,我被颠得七荤八素,脑子却谨记着刚才对话中提到的“贝勒爷”。

贝勒爷?!

哪个贝勒爷?

这个世界里啥都缺,最不缺的就是贝勒爷!在我熟知的人里头,好像个个都是贝勒爷!

到底会是谁?

惴惴不安的想了一路,当我最后确知自己被扔进一辆马车后,我索性将心一横,强压下内心的恐惧。

不管了!反正不管是哪个贝勒爷派人抓我去,最终目的不外就是为了劫美劫色,外加劫名劫利,他总不至于会杀了我——若真要杀我,方才在山上他的狗腿子早就可以一刀将我宰了。

静——

我知道这屋子里有人。

但他不说话,就连呼吸也似乎刻意屏住了,无声无息。

隔着厚厚的布袋子,长时间得不到充足氧气换气的我,开始觉得太阳穴突突的跳,视线有些模糊,手脚被绑的时间太长,血脉不和造成肌肉刺麻僵硬。

可是……那个明明就存在于这房间内的人,却始终没有任何动静。

他到底打算绑我到几时?

心里暗暗生出一股恨意,如果可能,我真想揪住他狠狠扇他两耳光!

可惜,这只能是妄想!因为此刻被按在刀板上待宰的那个人,是我!而握刀的,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