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1、温存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因天降雷火焚葬孟古姐姐,是以据萨满最后决断,先将孟古姐姐的骨灰坛安置在原先住的屋内,三年后才宜迁葬别处。

自此孟古姐姐生前所居的屋子被封存,我搬回原来的那大屋时,把皇太极也领了回去。自此我和皇太极姐弟两个同寝同食。我比以前更加倍用心去照料皇太极的日常起居,只希望他能早日从丧母的悲痛中走出来,继续面对新的生活。

努尔哈赤有时会来,但我对他都是冷言冷语,两人难得能沟通上十句话。一直到年末,他来探望我的次数日渐频繁,我始觉怪异,出言相询,他看了我足足三分钟,最后说道:“我正在筹备婚礼。”

我不明所以。

“我要娶你做我的大福晋!”

正在往花瓶里插梅的右手不禁一颤,而后,我冷冷一笑:“贝勒爷这么急着要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靠近我,从身后环抱住我,将梅枝从我手中抽走,五指牢牢的与我纠缠在一起。他的手掌很大,掌心也很粗糙,我想缩手,却被他牢牢攥住。

“急么?我等了你多少年?十年!这样子也叫急?”他嗤笑。

“如果没有萨满的预言,您或许会愿意再等个十年。”

他突然用力将我往后一拉,使我的后背重重的撞上他的胸口:“萨满的预言?你难道真不记得了?叶赫那拉布喜娅玛拉可是打从一出生,便被族内最具权威的萨满法师烙下这八字箴言了!”他的左手悄悄抚摸着我的脸颊,刺刺的令我的皮肤感觉有些痛,“我承认一开始想要你,是因为你的名气,你的美貌,甚至为了那个预言,我不惜狠心用你做棋子……可是……”

“爷!既然如此,为何不照着你当初所想的那样继续坚持下去?”我打断他的话,害怕听到他接下去准备要挑明的深意,“贝勒爷!江山……你不想要了?”

他遽然将我的身子扳过,直直的面对他。

他的脸色铁青,眼中似要喷出火来,过了好半晌,他嘴角抽动,古怪的扯出一丝冷笑来:“这就是你的选择?过了这么多年,你仍旧不肯接受我?”他咬牙,“你还在等什么?等代善?你妹妹济兰怀孕了,你不会不知道吧?”

我撇开头,忽略心上滑过的一道酸意,漠然的望着瓶中的红梅,花开得正鲜正艳,芳香四溢,可谁曾想过,当花叶凋零,红颜老去时,又会是何等凄凉的光景呢?

“往事不可追……”我轻轻的叹了口气,将他与我紧紧缠绕的手指一根根的掰开,“东哥已经不年轻了,自然不如济兰妹妹那等鲜亮有活力,只盼贝勒爷也学学二阿哥,早日放下执念才好。爷已经有了阿巴亥福晋,若是阿巴亥不如你意,你也大可再往叶赫求一位福晋。”

手分开,垂下……他僵直的站在我面前,沉默片刻,终于转身。

门扉轻轻阖上,远远的听到葛戴低声说:“恭送爷!”

甲辰明万历三十二年初,赫图阿拉的最高女主易位。

萨济富察衮代被降,不仅交出了大福晋的位置,还被遣送至五阿哥莽古尔泰府邸颐养,栅内当家女主人换成了乌拉那拉阿巴亥。

是年,阿巴亥十四岁。

举族震惊!

阿巴亥荣升大福晋之后第二月,努尔哈赤又纳了伊尔根觉罗氏的同族侄女为小福晋,不免床笫欢爱缠绵,冷落下新立的大福晋。这不禁又叫那些局外之人,愈发不懂这位淑勒贝勒爷的心思,到底阿巴亥是得宠还是失宠?

然而转眼,众人的困惑得以消除。

第二年,阿巴亥诞下麟儿——排行为十二阿哥的阿济格。

丙午,明万历三十四年,扈伦辉发部族民遭叶赫掳掠招诱,人丁流失严重。辉发部贝勒拜音达礼将其子送至建州为质,请求换取努尔哈赤的信任,助兵攻打叶赫。

皇太极恨极叶赫,此机正中下怀,力主发兵,然而他人微言轻,尚不能独立于大衙门殿堂之上,又如何教人采纳他的建议。于是搁置交由四旗旗主公议,舒尔哈齐老谋深算,未置一词,褚英年轻气盛,但求有仗可打,求得功绩,便力主发兵。

代善似乎偏与褚英作对,但凡褚英的抉择,他总会慢条斯理的推出一番言辞驳却,这让褚英恼火万分。

一时四旗衙门庭议无果,争论不休……

而我每当看到皇太极脸上越发阴沉,笑意全无的冷峻表情,总不免心生一种不祥之感。

九月底,三年期满,孟古姐姐迁葬至尼雅满山,墓园由包衣奴才觉尔察氏一户看守。因为实在厌烦再在赫图阿拉待下去,我恳请守墓三月,努尔哈赤勉强首肯。

于是,十月初我带着葛戴一行在皇太极的护送下前往尼雅满山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