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3、迁都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癸卯年,明万历三十一年正月初一。

昨日除夕夜的晚宴,我照例推辞不去,可是没想到天方蒙蒙亮,竟被人吵醒。一道身披绛红色羽缎斗篷的影子,掀了厚厚的棉帘子直闯了进来,在我跟前一晃:

“还窝在床上做什么?快起来跟了我去。”

我懒懒的只是不动,连眼也懒得睁:“别处玩去吧,我再睡会儿……”

“呵。”他笑,“敢情是把我当成老八那小子了么?快起来看看我是谁?”

“管你是谁。”一股冰凉冰凉的寒气往我捂紧的被角里直钻,嗖地抓住了我的一只脚,我嘶地抽气,拼命蹬腿,尖叫,“搞什么……”

双眼睁开,话却只喊出了一半,床头上坐着眼眉带笑、英姿飒爽的男人竟然是努尔哈赤。

我缩回脚,磨蹭着坐起身,仍是用棉被将身子裹得紧紧的。

“爷怎么来了?”

“快些起来,带你去瞧好东西。”

“狩猎么?没意思,我不想去。”

他今天兴致颇高,竟不在意,扭头对一旁的葛戴吩咐:“去!伺候你主子穿衣。”

葛戴不敢不从,磨磨蹭蹭的过来替我穿衣,我边打哈欠边推被子,瞥眼见他仍是大马金刀的坐在房内,不禁来气:“麻烦爷先回避!”

“架子越发大了。”他站了起来,却没出门,反近身凑了过来,“要不爷替你穿吧。”

这下子倒让我警觉起来,今儿个努尔哈赤实在是反常得太奇怪了。

一会儿穿戴妥当,我自让葛戴替我梳头,他站在我身后,手里抚着我领子上的一团火红色的裘皮,问:“这火狐狸皮子倒是件稀罕物。老大送的还是老二送的?嗯,老大送的你不会穿身上,多半是老二……”

我使劲白了他一眼,拍开他的手:“这是八阿哥孝敬我的。”

打从皇太极五岁起送了我第一张火狐皮毛,以后每年他都会送一张来,都说没有杂色的火狐狸难找,可要活捉而不损及皮毛更是难得。于是我格外珍惜,藏了这些年,凑了五张整皮子,去年冬见葛戴会裁衣,便让她给我制了件短皮上衣,但衣样子却按着我的意思做得极具现代感,竟有些类似于男人穿的马褂子,幸而是在家穿,外人想瞧也瞧不着,也免去不少麻烦。

“皇太极这小子也算是真有孝心了。”努尔哈赤站在我身后,惊羡的打量着我,随口道,“这几日孟古姐姐病了,他日夜守在榻前,不眠不休,端茶奉水……我的儿子里,也就属他最有孝心,心最诚。”

“姑姑病了么?”我诧异的回头。

“不是什么大病,女人家动不动就爱头疼腰酸的,她身子又弱,往年一到冬天总也容易得病。”他没在意的随口回答,一把将我从凳子上拖起,“走!走!带你出去透透气!”

我百般不愿:“我要去瞧姑姑。”

“一会儿去,一会儿回来后再去……”不由分说,将我生拉硬拽的拖出门。

只精略的带了正黄旗下的十余名小兵随扈,努尔哈赤便带着我离开费阿拉城,纵马驰骋。我因骑术不佳,平时就很少独骑,现如今更是只能坐在努尔哈赤身前,抓着马鬃闭气。

刺骨寒风刮在我脸上,痛得犹如刀割,甚至眼睛也只能眯成一道缝,完全无法领略到骑乘的乐趣,这种滋味真好比大冬天骑摩托车不戴头盔,岂是一个“冷”字可以说得。

努尔哈赤却是兴奋得不住大笑,时不时还吼上一嗓子。

到最后我只能弯腰低头,双臂紧紧搂住马脖子,任它颠得我头晕眼花,浑然不知身在何处。

约莫熬了两个多时辰,只听身后“吁”地声勒马,然后我身子猛地腾空,稳稳的被人抱下马背。脚踩在实地上好一会,我只是捧着头茫然的找不着北。

“看——”忽听身旁努尔哈赤带着万分骄傲的对我喊了声。

我踉踉跄跄的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转身,然后……惊呆。

碧波蓝天下,一座巍巍古城坦承在我脚下,灰瓦白墙,依山傍水,风景独美。百余万平米的占地面积,着实令人咋舌……

“紫……紫禁城?”明知道不可能,但我仍是颤颤的问了个白痴问题。

“哈!你见过紫禁城么?那是大明皇帝住的宫殿,不过……我努尔哈赤住的也不赖!”他俯首指着远处山脚下的城堡,细细述说,“这是给你的礼物,从你去年生日那天起,我命人在这里垒下第一块砖……这是给你,叶赫那拉布喜娅玛拉的生日礼物——赫图阿拉城!”

“砰噔!”我一屁股坐在地上,不知道是刚才骑马的眩晕感没有消退,还是被他的豪言壮语给吓的,总之,我彻底傻眼了。

“东哥!东哥!”他赶忙抱我起来,“怎么了?”

“这份礼……”我脸孔抽搐,尴尬的笑,“未免太大了,我能不能不要?”

“东哥!”他警告的瞪了我一眼。

于是,我只得起身行了个礼:“谢爷的赏。”

名义上说是送我的,总不可能真让我一个人住那么大一座城池吧?我凉凉的在心底冷笑,不过是借花献佛,他倒当真会顺水送人情。

“过完年,我便让所有人从费阿拉城搬过来……”

果然吧,我可一点都没猜错,之前真是被他吓坏脑子了。

我转身找马。

“哪去?”

“回去,看姑姑。”

“你……”

“我这人特没情趣,倒叫爷失望了。”我不冷不热的回答,仍是规规矩矩的行礼,“爷明儿个还可以带福晋们来,我想她们会很乐意听爷这么说。”

“你……”他气得脸都青了,方才的欢喜和兴奋一扫而空,“你是真的就一点也不稀罕我对你的好?”

“爷爱对谁好,那是爷的权力。”

他出手捏住我的下巴,强迫我抬起头来看着他,“这可是你说的……你等着,我倒要看看,是不是当真我的宠爱就如同洪水猛兽一般可怕。你不稀罕,你不稀罕……”他手指微颤,倏地放开我,将我一把抱上马背,然后他也跨了上来。

“回去!”他厉喝一声,勒转马首。

马蹄得得响起,身后的小兵们不敢懈怠的紧随其后。

赫图阿拉城分内外两城,城垣由土、石、木杂筑而成。

内城四四方方,东西南北长宽各为五百多米,占地二十几万平米,外城同样是四方型, 边长约为一千三百多米,占地一百五十几万平米。

以女真生活的习俗和建筑的风格,建州的财力,赫图阿拉城虽然在细节上的奢华和奇技淫巧没法和紫禁城相媲美,但在关外已属罕见。

癸卯年正月末,建州两万余户人丁由费阿拉城迁入赫图阿拉。

自此,我结束了在费阿拉近十年的生活,由一座枯燥乏味的牢笼搬到了另外一座更大、更新,却也更重楼深锁的豪华大监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