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1、生辰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最终,我仍是没能如愿。

虽然我抗拒就医,但在努尔哈赤“救得活赏,救不活死”的威胁下,那些大夫们无一不战战兢兢,玩命似的二十四小时守在我的床前。

不仅如此,隔了两重门,萨满丁零当啷的念咒声,时不时的在我脆弱的神经线上扎针——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些萨满在心理上有着一种不可抗拒的恐惧,他们每念一次咒,我刻意想昏迷的意识便清醒一分。

如此,挨过了七八天,那些大夫终于喜极而泣的告诉前来探病的努尔哈赤,东哥格格的性命已然无忧。

看来宿命果然无法违背!

注定我无力在东哥命定离世之前做出逆天之举!我注定要乖乖的在这个身体里继续留下来,饱受痛苦的煎熬折磨!

时年中,努尔哈赤始建旗制,设黄、红、蓝、白四旗。

每三百女真壮丁编为一牛录,首领为牛录额真;五牛录为一甲喇,首领为甲喇额真,统领一千五百人;五甲喇为一固山,首领为固山额真,一固山即为一旗,共七千五百人。

各旗以不同旗色为标志。

四旗中,正黄旗由努尔哈赤亲领,余下三旗任命舒尔哈齐为正蓝旗旗主,长子褚英为正白旗旗主,次子代善为正红旗旗主。

四旗旗主的任命同时也意味着,代善由此开始踏入建州统治高层,参与时政,而他与褚英兄弟二人的角逐业已悄然拉开了帷幕。

这……正是我最最不愿见到的!

转眼秋去冬来,我的精神却始终提不起来,葛戴每日都会扶我到院子里晒太阳,给我说笑话儿逗乐,我却很少再开口说话。

努尔哈赤打那以后便没来过,褚英来不来我不清楚,代善却每日必至,只是我从没让他进过屋。

我知道我是狠心!但唯有对他狠心才是为了他好!我们都还太稚嫩,太天真,和老谋深算的努尔哈赤玩心计,我们玩不起!

我们注定……有缘无份。

这期间皇太极偶尔也会过来探望。他的气势愈发冷峻逼人,孩童稚嫩的气息正从他脸上缓缓褪去,逐渐露出少年特有的青涩俊朗。我清楚的意识到,这个孩子终于也将和褚英、代善一般渐行渐远,最后被永远留在原地的,唯有我一人而已。

十一月中旬,努尔哈赤和乌拉那拉阿巴亥的婚礼办得异常热闹和隆重。葛戴因是阿巴亥的堂姑姑,竟被临时硬拉去充当了新娘的娘家人——这个无理的要求实在做得有点过份,葛戴被侍卫带走的时候,惊讶得都说不出话来了,只有我心里隐隐有些猜悟到,这个不是阿巴亥的主意便是努尔哈赤的主意,无非是想借此向我炫耀示威。

隔天葛戴回来后便摇着头对我说,太过奢侈了,只怕阿巴亥无福消受。

我听后只是淡淡一笑。她有福无福那是她自己的事!各人只管活各人的,毕竟能在这个世上按自己意愿随性而活的女人实在是太少了!

完婚后半月,传闻努尔哈赤竟再没迈过其他福晋的房门,一味专宠于阿巴亥一人——这下子栅内又像是被捅了蜂窝,我这平时门可罗雀的小地竟被那些女人轮番踩了个遍。原我还以为她们会和我老死不相往来了,谁想那些失宠的女人们在新的目标出现后,竟又自动将我视作了她们的同盟军。

真真可笑至极!

我受不了她们频繁的来骚扰我,勉强忍了数日,终于在某日晨起后,思量再三,唤葛戴替我递了个口讯给努尔哈赤,让他约束好自己的大小老婆,别再来烦我。

可谁曾想,方过三日,便听说努尔哈赤竟撇下百般恩宠的乌拉那拉氏,带着贡品往北京去了。

这是建州向明廷第五次纳贡,原本已定好由舒尔哈齐带人赴京,可没想到最后成行的竟是努尔哈赤自己。

壬寅年,明万历三十年。

我二十岁生辰当日,送礼的奴才络绎不绝的登门而至。

葛戴每次捧礼盒子进门,便会说,这是某某送的,先站在一旁观我的脸色,再做处理。我对这些没多少兴趣,便随手打赏了屋里的丫头老妈子,把她们高兴得跟过节似的。

少时,葛戴一脸谨慎的走了进来,我见她手上捧了三只颜色样式不同的匣子,不觉一怔。

“这又是谁送的?”仅看这些外包装的匣子便已可感觉出里头装的东西价值不菲。

葛戴小心翼翼的将一只镶金边红木匣递给我:“这是大……大阿哥……”

未等她嗫嚅着把话说完,我一把夺过那只红木匣子,高高举起毫不留情的掼下,“啪”地声,匣盒砸得个四分五裂。

一屋子的奴才顿时被吓了一跳,她们大概从没见我发过这么大的脾气。

葛戴倒是略为镇定,重新拿起一锦盒:“这是叶赫布扬古贝勒送的,底下的是那林布禄贝勒送的……”她眼眉扬起,听我示下。

我略略点点头:“先搁着吧。”

叶赫于我,何曾有亲情可言?我冷冷一笑,继续从桌上的一堆礼物里挑东西送人。

一会儿乏了,便回屋去躺了会儿,等再出来,桌子上的东西竟然多了三倍不止,这回倒是着实让我吃了一惊。

虽然往年过生日也有礼物收,却从不曾有如此丰厚过。

“这些都是谁送的?”

“回格格的话,奴才不知。”一个小丫头怯生生站在角落的回答,头压得很低。

“葛戴呢?”

“回格格的话,葛戴姐姐在门口和人说话。”

目光穿过窗格,我淡淡一掠,却见院门口葛戴身上那件背心独有的弹墨色,在半敞的门扉间轻微晃动,门隙里我分明还看到另一抹熟悉的修长身影,心头一慌,忙低下头,假装未见,可捧着茶盏的手却情不自禁的颤抖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葛戴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我仰起头,目光与她对触。她没料到我已经起身,些微一愣,脸上大窘,悄悄将手往袖子里拢。

“拿出来罢。”我幽幽叹息。

“格格……”葛戴跨步走到我面前,收拢的拳头缓缓展开,一枚剔透盈绿的翡翠戒指静静的躺在她白皙的掌心。

我眼神一黯,心口像是被挨了一记重锤。

好半天,我才伸手将那枚翡翠戒指拿起,缓缓套入自己左手食指,大小合适得令人叹息。

满人喜爱佩带戒指,也盛行将戒指送人,但是会将戒指量指定做成这般大小的人,唯有他……

“格格,要不要出去见见二爷?他……还在门外呢。”

我涩然一笑,将戒指从指间取下,放在桌面上,忽然抄起旁边一块缅玉镇纸。

“格格——”

“啪!”镇纸击在戒指上,犹如砸在我的食指上,痛彻心肺。

戒指被砸成三断,若非翡翠质地坚硬,这一击怕是已成齑粉。我将那三截碎片收了放回葛戴手中,冷道:“把这个还给他。”

“格格……”葛戴痛呼。

我别过头,狠起心肠。

如此最好!我和他,如此结局……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