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8、打击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睡至中夜,忽然从骨子里透出一阵阵的寒意,身体冷得不行。我蜷缩起身子,裹紧被褥,头脑昏沉沉的,直觉得四周静得可怕。

之后迷迷糊糊的又听到很多的嘈闹声,我想命令他们闭嘴,让我安静会儿,可是嘴巴根本出不了声。好容易撑了会儿,又似有什么东西橇开了我的嘴,把苦涩难吃的茶水倒灌进我嘴里,我下意识的抗拒,可结果那些水却呛进了气管,害我边咳边喷,苦不堪言。

再一恍惚,眼皮微微睁开一线,却发觉四周仍是黑漆漆的,不禁思忖,原来刚才的一切不过是自己头脑里凌乱的梦境而已。

再次阖眼,昏昏睡去。

浑浑噩噩间,意识陡然间被一个怒气冲天的声音吼醒:“她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们统统陪葬!”

好霸道的声音!

好霸道的男人!

我暗自冷笑,他这是在威胁别人呢,还是又想以别人的性命来威胁我?

这个念头一闪而逝,我又沉沉睡去。

当再次睁开眼时,总算见到了满室光亮。我轻轻吁了口气,真是一夜乱梦,好在天已大亮,我也总算从梦魇中醒来。

正想挺身起床,忽听床边有人紧张的说:“别动。要什么我拿给你,是不是要水?”

我眼珠转了两下,眼前突兀的现出一张憔悴的脸孔,满脸须茬,神情萎顿,眼眸中满是疲惫……

这是谁?这是我认识的努尔哈赤吗?

“爷怎么……在这?”我的声音居然出奇的沙哑。

他怔怔的瞅着我,像是在看一件失而复得的奇珍异宝,眼底是**裸的喜悦:“五天了……你终于醒了。”

“五天?”

“你发高烧。”他简略的说了这四个字,扶起我喂我喝水。

我困惑不已,难道我真的不是在做梦?我发高烧足足昏迷了五天?他之所以会这么憔悴不堪,是因为担心我?

“你十岁那年也是这般的发高烧,醒来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他小心的扶我重新躺下,宽大的手包裹住我的双手,搁在他唇边轻轻摩挲,“我还真怕你这次又会和那时一样呢。”

我不由轻笑,笑声扯动身上的肌肉,全身像是散了架般的酸痛。

“我若能再次失去所有记忆,岂非更好?”

他的瞳孔骤缩,神情冷峻:“若是想趁机忘了我,那永远也不可能!”

“忘了你的我,也许才有可能喜欢上你。否则……”

他忽然用唇堵住我的嘴,但随即松开,喘着气决然的说:“没有否则!”

他很霸道!

我模模糊糊的想,也许褚英就是这点很像他——同样的蛮不讲理。

“对了,爷的婚礼……”我依稀记得这几日栅内正在筹办他和阿巴亥的婚礼。

“婚礼延期。”他哑着声说,“布占泰那小子,一听说你病了,本来还想赖着不走,被我一脚踢回乌拉去了。你瞧瞧,你的魅力有多大。”

我些许有些吃惊,但面上却丝毫未露,只是抿嘴浅笑:“那是,谁让我是女真第一美女呢。爷不也正是看中我这一点么?”

他仔仔细细的看了我一眼:“果然是第一美女!”说完,沉下脸站起身,在房内背着手转了一圈,忽道,“褚英和代善为了你,大打出手!你是何想法?”

我心里一痛,脸上的笑容却丝毫未变:“没什么想法。”

“是么?”他冷冷一笑,重新坐到床沿,嘴角弯弯上扬,露出一抹很诡异的笑容,“褚英有些脾气像我,诸事争强好胜,想要的东西必定会不择手段的弄到手;代善则不然,他性子像极了他的额涅,温文尔雅,善解人意,生性淡泊,在我看来他似乎并不适合出生在爱新觉罗家……”

我凝起眉,捉摸不透他到底想说些什么。

“只有巴图鲁才配驰骋在这白山黑水之间,做这片天地的英雄和主人!代善不行!他太软弱!我一向是这么认为的!可是丁酉年秋天我得疠疫,生死一线,适逢金台石悔婚,代善居然跑来床前尽孝,我突然觉得这孩子其实很有孝心,也很有担当,可我万万想不到当我病情好转时,问他要何赏赐,他居然恳求我把你许给他做大福晋。呵……敢当面索要阿玛的女人,他这小子比褚英还要任性狂妄!之后我留意了他两年,结果发现他还是个能征善战的勇士。带兵攻打哈达时他的那股狠劲,是我前所未见的!我的二阿哥,有勇有谋,竟是比大阿哥更深得将士们的信任与拥戴……”

我瞪圆了眼睛,渐渐有点领悟到他的意图,不禁感到一阵心寒无力。

“我竟不知道,我一直忽略掉的这个老二,武功谋略,竟是无所不能。常人马上开弓,能射几何?他却能三箭齐发,百发百中。啧……我真是看走了眼。”他连连摇头,“建州正是创业之期,我求才若渴,如何放着大好的可用臂膀而弃置不用?可那孩子死心眼,打从哈达回来后,又在人前摆出一副懦懦无为的蠢样来!我知道,要让他真心实意的站出来,再次燃起斗志,需得给他下一剂猛药!”

我牙齿咯咯打颤。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我猜想的那样!这个世界,不会如此阴暗残酷!绝对,不是我所想的那样!

“而你……就是那一道最不可缺的药引!”

轰地声,我的头脑一阵天旋地转!

耳蜗嗡嗡作响,脑海里竟是不断的浮现出皇太极那句话:“……大哥二哥是同母兄弟,本该同心协力才对,如果互相先生分了心思,各自为利,倒也正合了阿玛的心思……”

原来真相竟是这样!竟是……这样!

一石二鸟!

真是好毒的算计!

努尔哈赤……好狠……好狠的人!

原来,我竟又一次沦为悲哀的棋子,被他算计了去。

“你以为你和代善每日里偷偷摸摸的行径我会一无所知?这建州的每一寸土地都是我的,在我的土地上发生的哪一件事又是我所不知道的?”他倏地捏住我的下巴,冷笑着凑近我,那双冰冷的眼眸闪着可怕的令人望而生畏的光芒,“东哥!你自负聪明,其实还是很天真……你再如何折腾,也休想逃出我的手掌。我说过的,这个世上,除了我没人能要得起你!”

心口剧痛,喉咙里似有一股腥气上涌,我憋着气,强压了下去,

我涩哑的开口,声音抖得不像是自己的:“你要……如何对付代善?他……可是你的儿子……”

“怕了?当真喜欢上那小子了?你放心,如你所说,他毕竟是我的儿子,我以后还要重用他呢。”冷意更浓,“我的两个最受器重最能干的儿子既然都那么喜欢叶赫女子,那我就替他们做主求娶叶赫的美女……至于代善,他既想要我的女人,我也成全他,等我百年之后,我的妻妾全部归他所有……但是,这并不包括你在内!”他咬牙切齿的望着我,“这辈子我若是得不到你,即便是死,我也要拉你陪葬!”

两眼一阵发黑,那股腥甜的气息终于从咽喉直冲而上,“咯”地声,我咳出一口血痰来,还没等视力恢复,便觉努尔哈赤已慌乱的抓住我的胳膊,怒吼:“来人——”

金星乱舞,我模糊的看着他的脸,蔑然冷笑:“我……现在……就死给你看……”

“你敢!你敢死!你若敢死我立即杀了代善!”他抱紧我,我能感觉出颤抖的不只是他的声音,还有他的身体。

他在害怕什么?

他不是无所不能的努尔哈赤吗?

努尔哈赤也会有害怕的时候吗?

意识逐渐消沉,灵魂却像是被某种东西禁锢住,我使劲挣扎,却始终挣脱不开。

我宁愿去死,也不要再看见你!

既然已经无法选择生的方式,我至少还有选择死的权力!

我要死!

我现在……就死给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