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7、伤情(上)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格格,您多少吃点吧……”小丫头怯生生的站在我床头,手里捧着一碗燕窝粥。

我只淡淡扫了一眼,便觉味口全无,虽然全身无力,自己也很想尽量吃些东西补充体力,可是胃里一阵阵的发闷发胀,只消一看到吃食,便有想吐的感觉。

于是我摇摇头。

小丫头眼泪吧嗒就掉下来了:“您不吃东西,爷回来可不得扒了奴才的皮……格格您只当可怜可怜奴才吧……”

我空洞的望着她,不过才七八岁的小女孩,苍白的圆脸上挂着楚楚的泪水,大眼睛里满是恐惧。

“我实在吃不下……一会儿他来,我跟他说,你不用怕。”

“格格!”

“你们爷出去了?”我琢磨着若能趁这个机会逃出去,倒也不错。

这个念头才在脑子里转过,那丫头却朝我扑嗵跪下,哭道:“格格可别想不开……爷疼惜格格,格格若是有半点差池,不只是奴才,怕是满府上下的奴才都难逃一死!格格……求求格格……”

我最受不住别人对我三跪九叩的磕头,忙说:“你们爷呢,叫他来。”

“爷这会子在前院,正和人发脾气呢……”这话才说了一半,小丫头面色大变,忙捂住了嘴,低头,“奴才该死!”

我冷冷一笑,褚英可真够精神啊!昨儿个还发烧咳嗽病得像是快翘辫子了,今天不仅烧完全退了,居然还有力气跟人发脾气了,很不错啊,只不知这倒霉的对象是谁。

一会儿小丫头又苦苦哀求我用膳,我只是不理,连话也懒得多说。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忽听屋外一阵喧闹,府里的丫鬟纷纷惊恐呼叫。

我不禁诧异起来,有谁敢在大阿哥府里放肆喧哗?

“哎唷!”把门的奴才惨叫一声,臃肿的身子扯着门上的竹帘子一块狼狈的滚了进来。

我定了定神,等到看清门外走进的身影后,心里狠狠一悸,眼泪止不住的淌下。

“东哥!”满脸紧张的代善疾步向我奔来。

“不要过来!”我滚到床内侧,用丝被裹住头,尖叫。

我这个样子,这个样子……如何见他?如何能见他?

“东哥!”随着一声大喊,我赖以遮羞的被子被腾空卷走。我只能低着头缩在床角瑟瑟发抖。

“东哥……”声音转为低柔的叹息,一股熟悉的,犹如淡淡薄荷的清凉气味将我紧紧包围住。代善搂着我,轻声安抚,“没事了,我来接你回家!”

“呜……”我心里刺痛,哪里还能忍得住,转身扑进他怀里,哭得就像个迷途的孩子。

“别哭,没事了……”

“呜……”

他亲了亲我的额头,手指不停的替我抹眼泪,见我只是哭得伤心欲绝,凄然的脸上不由露出心痛和自责:“咱们回家好不好?”

我边哭边点头,手臂紧紧的搂住他的脖子,他将我拦腰横抱起来。边上的小丫头见状,惶恐万分的拦住我们:“二爷!您不能带走格格……”

“滚开!”一向温文尔雅的代善突然厉声怒喝,一脚将那小丫头踢翻个跟斗。

我从没见代善发过火,打从认识他那天起,他都是那么的和善温润,从来没有半分脾气似的。我隐约能感受到他心中的痛,因为伤害我的不是别人,是他的亲哥哥!

心中犹如被一根尖锐的刺扎穿!我忽然明白了一件事——褚英对我的伤害,在代善心里留下的烙印,远比我更甚!也许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可以做到忘怀,可是代善呢?

褚英,毕竟是他的亲哥哥啊!这种血浓于水的血缘亲情,是如何也改变不了的!

跨过门槛时,有道厚重的阴影挡住了我们,我只瞥了一眼,便慌张的把脸转了过来,羞愤、委屈、伤心、难过……百感交集。

“让开!”代善冷冷的说。

褚英杵在门口没说话,隔了好半晌,才咳了两声,哑声:“真的不行吗……”

我身子微微一颤,知道他这是在问我,可我不想再看到他的脸,也不愿再跟他说话,特别是在代善的面前,面对他,只会让我倍感羞辱。

“别再伤害她了……”代善侧过身,小心翼翼的抱我出门。

“代善——”沙哑的嗓音爆出一声怒吼,“你凭什么跟我争?你凭什么——”

代善停住脚步,我紧张的抓住他胸前的衣襟。

“你凭什么得到她的心?你保护得了她吗?你除了信奉明哲保身那一套虚伪的东西,还能有什么作为?”

隔着单薄的衣衫,我能听到代善的心跳声在不断的加快,虽然他自始至终面对褚英咄咄逼人的质问,没有一句反驳之语,可是我仍然觉着害怕。

“代善!你不要老是那副滥好人的表情!你有什么?论战功声望,你不及我,论在阿玛面前得宠,你还抵不过一个老五,甚至就连三叔家的阿敏都比你强!你凭什么能拥有东哥!咳咳……咳咳咳……”

代善!代善!代善!

心里一遍遍的念着他的名字!温润如玉的代善!与世无争的代善!善解人意的代善……这样的代善正是我所喜爱的,我不要因为我的缘故,把他逼上一条不适合他的路上去。

“大哥……”终于,胸腔轻微的震动着,一如他强而有力的心跳,我死死的抓紧他的衣襟,惧怕的仰头,长出青色须茬的下颌淤了一大块,嘴角破了,血丝凝在伤口上。

我惶然回头,发现褚英右眼角同样肿起老高。

虽是急匆匆的一瞥,但到底让褚英抓到了我的视线,他扑了过来:“东哥——”

我吓得尖叫。

代善一个错身,安然避开褚英。

“今后……东哥由我来保护!”轻松的口吻,坚定的语气。

我心乱如麻!

“代善——你小子好大的口气!”

“我绝对会做得比你更好!”

从褚英家回来,我倒头就睡,也不知过了几时,只闻得耳旁嘤嘤的有人抽泣,极是悲伤。我只想再睡,可那细细的哭泣声就像困在我脑子里扰人的蚊蝇声,挥之不去。

终于,我涩涩的抬起眼皮,眼前的景象模糊的重叠在一起,看了好半天才看清面前站了位少女,是她在哭。

喉咙里咕地一声,我只觉得口干舌燥,浑身酸痛难当。

“格格!格格您醒了?!”葛戴浓重的鼻音中透出兴奋和欢喜,她将我扶了起来。

我指指桌上的水壶,她随即明白,在我身后垫好靠枕,急急忙忙转身替我倒茶。

茶盏递到我嘴边时,我明显能感觉到她的手在颤抖,盏中的水晃得厉害,我只够喝到半盏,另有一半竟全被她泼在了我的衣襟上。

“格格……格格……”她眼泪又下来了,边哭边拿手慌乱的替我抹襟上的水渍。

“代善呢?”环顾四周,静悄悄的,并未见着代善的身影,我心里没来由的一空。

“格格,已经酉时正了,二爷不便留在栅内,早回了……他让格格放宽心,好好休息,明儿一准来看您。”

我点点头。原来已经这么晚了,没想到自己一睡竟睡了足足十一个小时。

“格格,您饿不饿?奴才给您炖了人参乌鸡汤,嬷嬷说这东西女人吃最补身子……”说着,她眼泪吧嗒落在我手背上。

我见她眼圈淤黑,眼眶子都眍了,想来昨晚我没有回来,她竟也是一夜未睡,足足担心了整晚。

我摇摇头,身上出了虚汗,黏湿了衣裳,很不舒服:“你叫人给我准备汤水,我想洗澡。”

葛戴愣了愣,随即应了,抹了眼泪低头走了出去。

一会进来三四个嬷嬷和丫头,在近门处架起了屏风,沐浴用的高木桶搁在床前,冒着滚滚热气的开水哗哗倒进桶内。

葛戴卷起袖子试了下水温,点点头。

我洗澡的规矩向来是不喜欢有人伺候,于是那些嬷嬷丫头自发的退出门外。我掀了被子下床,可脚尖刚踩到地上,便觉得两条腿不听使唤的直打哆嗦。脚一软,我双手撑地的坐在了脚踏上。

“格格!”葛戴低叫一声。

我虚弱的笑:“我可真没用……”不过才一天一夜没吃东西,就把我饿得四肢无力,两眼发昏,看来这次无论如何都得拜托葛戴替我洗了。

她小心翼翼的扶着我靠近木桶。我喘息着扶住桶沿站定,葛戴替我将中衣解下,过了好半晌却没见她有任何动静。

“怎么了?”

“格格——”她忽然颤声发出一声凄厉的大喊。

扭头看见她泪流满面,捂着嘴呜呜的哭得气都快喘不过来,我不禁低头,恍然的看见自己胸口一块块的斑斓淤痕——这些都是褚英发狠时掐咬出来的,想来背上一定也有不少。

“别哭!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伤,只是看着吓人,过几天自然就消了。”我让她扶着颤巍巍的踩上踏凳。

身体泡入暖融融的热水中,我舒服的逸出一声低吟。

“怎么了,是不是水太烫了?”

“不是,很好。”我含笑拍拍她的手,“我先泡一会儿……你也别出去,替我守着。”我怕自己体乏,搞不好泡太久会不知不觉昏睡过去。

葛戴点点头:“那奴才就守在格格身后,格格若是要什么,吩咐奴才一声就是。”

“嗯。”

热气蒸腾,熏得我微微昏沉,脑子却像走马灯似的不停闪现出两张脸孔,一个温文儒雅,一个不羁跋扈……

我痛苦的将头埋进水里,长发犹如水藻般在水底散开,织成了一道密密的网,似乎就此将我网住,我无处可逃,就快要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