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1、初遇(上)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午后气温居高不下,伊尔哈库的水中重重开出荷莲,在微风的吹送下,莲叶叠浪起伏。

我慵懒的倚在凉亭的栏杆上,星眸微眯,吹拂在脸上的风带着点湿润的水气,知了呱噪的叫声离我时远时近……

“格格……”身边有个声音小小的说,“困的话便回木栅歇着吧,这里风大……”

“不碍事。”我弹开眼,困乏的伸了个懒腰。

葛戴乖觉的站在我身边,双手交错搁在身前,纤长的手指间拈了柄玉色丝织团扇,扇面上精巧的绣着三只翩然绕牡丹的蝴蝶——一看就知是明国的东西。

开原、广宁马市除了官市交易马匹之外,还有私市,每月月初开市,如今月中又增开一次。贩客商胡互相淘换物品,女真人以各种野兽毛皮和人参、木耳、蘑菇、松子、蜂蜜等山货,去换取明国铁制的生产工具和米、盐、布匹、绢绸、铁锅、衣服等生活物品。随着私市的兴盛,越来越多精巧稀罕的东西流入女真,对于我而言,最直接的体会便是周围的穿用之物开始出现了奢侈品。

享受最高端的物质生活,自然是贵族的权利,而我更是时尚跟风族中的一员,追求流行本就是我的一项喜好,还在现代生活时,每个周末我都会逛商场血拼,把辛苦赚来的人民币大把大把的砸在这些华丽的奢侈品上。我喜欢那种淋漓畅快的感觉,无父无母,无牵无挂,我能开心得感觉自己没枉活一场的也只有在那个时候。

而在这个时代,比起女真人眼里所谓华贵雍容的服装和首饰,汉家女子那种轻盈婉约,飘然若仙的霓裳罗裙……那才是我梦寐以求的美感啊。

“格格!”葛戴嗔怪的瞥了我一眼,已逐渐透出少女娇媚气息的小脸,虽浓淡适宜的搽着一层薄薄的胭脂,却无法掩盖住她原本肤色的苍白。

自从那年挨了孟格布禄踹心窝子的一脚,她身子虽然养得大好了,却落下个时常心绞痛的病根,脸色也不复从前那般红苹果般的健康色泽,总是面无血色的,吃再多的名贵补药也总调养不好。

就因为这,我对她平添了几分歉疚之意,在不知不觉中已无法将她视同一个寻常的丫头看待。

“真是越大越罗嗦了,小心将来嫁不出去啊!”我懒懒的打了个哈欠。先前吃饱了饭,我原就想爬上床去睡午觉,偏她多事,怕我吃完就睡胃里会积食不消化,死活要硬拖我出来散步。

散步?!

那可真是件超级恐怖的事情。

六月的酷暑高温,人坐在搁着冰块的屋里,即使不动都觉得热汗渗得慌,更别说出门直接到大太阳底下烤晒了。

我怕晒成黑炭,又怕听葛戴继续啰嗦,只得跑到伊尔哈库来吹风。至少在水中亭,有凉亭遮日。

风虽然不大,还黏黏糊糊的,不过还能勉强凑合。待久了,也觉得在屋外看风景好过在屋内对墙发呆,真怀念以前那种坐办公室吹空调的日子。

于是在坐了一个多小时后,又赖着不肯走。葛戴自然拿我没辙,只是苦了那些随侍的奴才,一个个顶着大太阳,站得笔直,怎么赶也赶不走。

“格格!”葛戴跺脚,神情憨态中带着一抹娇羞。

我嘻嘻一笑,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虽然没直接站在太阳底下曝晒,但夏季里的热风吹多后,到底还是将我的皮肤灼伤了。正考虑要不要回去做个牛奶蜂蜜面膜来调理一下晒伤的皮肤,忽听对岸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很少听到有女子如此肆无忌惮的大笑,以衮代为首一班福晋们自恃身份,平时连讲话都很小声,更别说是笑了。剩下的女眷中,东果格格心高气傲,气质脱俗,她会大声斥责人,却绝不会大声说笑;嫩哲格格是个水晶美人,长得就跟她额涅似的,说话做事都冷冷淡淡的,我极少见她咧嘴笑;莽古济格格……

我眼珠转了下,也只有她了,小性子,骄横,就跟一头脱缰难驯的小野马似的,打从小就仗着自己是嫡出的身份,自视高人一等。整个费阿拉,除了她还有谁会如此招摇夸张的大笑,绝对非她莫属。

只是……听说前阵子努尔哈赤把她下嫁给武尔古岱,她很不乐意,还当众扯烂了嫁衣,结果被她老子甩了一个耳刮子,这才哭哭啼啼、委委屈屈的上了花轿。

怎么才不过一两个月就全变了?难道是武尔古岱滋润功夫了得,把这位难缠的小娇妻侍弄得笑逐颜开?

我伸长了脖子,好奇的往对岸看。

逶迤得老长的一条队伍,除却清一色缀在后面的奴才,约莫有四五个穿红着绿的女子夹在人堆里,分外鲜艳夺目。

我踮起脚尖,好奇的问:“葛戴,你瞧那对面可是有个穿襦裙的姑娘?难道是欣月来了?”

“不是的,格格,奴才瞧着那身段不像是欣月。”

我正兴高采烈的冲出凉亭,准备迎上去,听了这话,转头又看了看,果然觉着不像。那女子身高偏矮了些,倒像是个小孩子似的。

“格格,他们往这边来了……”

能通往凉亭的只有九曲桥这一条道,眼瞅着他们那帮人浩浩荡荡的已经上了桥面,我知道避是避不了了,只得整了整妆容,在原地静候着等他们过来。

那群人里头果然有莽古济格格,只见她穿了一件大红色缎绣云鹤纹袷便袍,外罩同色系对襟背心,原先脑后的长辫子已改梳成了把子头,发髻上插着万字双蝠金扁方,一侧别着金灿灿的事事如意簪,欢声笑语间双靥泛着红润润的光泽。

我啧啧称奇,果然女人是要男人来滋润的,瞧她男人把她滋润得多好。

莽古济终于看到了我,笑容僵在唇边,目光只在我身上逗留了三秒钟,随即匆匆瞥开。

我知道她跟我不对盘,自从第一次见面闹得不愉快后,她都避着我不见面,是以她的婚礼我也未去参加,只是托代善替我送了一份厚礼。

莽古济不自觉的停下脚步,她身后有人走近她,低声说了几句。

我只瞧见莽古济回头也讲了几句话,然后两个凑在一块的脑袋分开,我分明感受到一道烁烁闪耀的目光直剌剌的朝我射来。

下意识的搜寻到这道目光的主人,才触到那如水般柔情熠熠的明眸,我心里便先打了个咯噔。

脸若银月,眉若远黛,靥笑春桃,唇锭樱颗,好一个天生的美人胚子!一袭素白月华襦裙,勒出她腴润阿娜的身姿,更兼在茫茫荷叶连碧,波光粼粼之映衬下,越发显得仙袂飘然,宛若九天玄女顷刻间便将迎空飞去。

我吃惊的张了张嘴,不自觉的展露一抹惊艳。这样的绝世美女,果然养眼得紧!我猛盯着她又仔仔细细的瞧了两眼,只觉美色当前,似乎永远也瞧不腻一般。

“咳。”也不知是谁闷咳了声,率先打破了这股静腻的氛围。

我轻轻吁口气,有点不舍的收回目光。

“布喜娅玛拉格格!”莽古济经过我时,略为颔首,表情冷冷的,算是打了招呼。

我亦浅笑回应。

那着裙女子却没有跟上莽古济的脚步,反而在离我一米远的距离停下了脚步,半侧着身凝视着我,忽问:“你可就是女真族第一美女东哥?”

她的声音清脆利落,与她柔媚婉约的长相一点都不吻合,我眨眨眼,竟没反应过来她是在跟我说话。

她忽然莞尔一笑,笑容如花般绽放:“我很小的时候便听过你的名字,你果然很美。”她虽然是在赞美我,可我却一点也听不出她话里有称赞的味道,相反,她目光咄咄逼人,纤细的腰杆在说话时更是倨傲的挺了挺。

从外型看,她身体发育得已是极好,酥胸高耸,臀圆紧翘,但是眼眉间仍旧透着稚嫩,身高也只及我视平线,看年岁应该不会比莽古济大多少。

我稍稍偏转头,余光扫了眼莽古济,这才发觉与方才第一眼的印象相比,她已被这位美艳少女贬得变成一片灰暗的底色。

我不由暗想,傻妞一个啊,跟这种超级美女比肩而行,也真亏了她有这个勇气,这种绿叶可不是人人都能当得的。上天保佑,希望这位三格格还没有脑袋豆腐渣到把小美女朋友领回家去……

“阿巴亥格格是乌拉满泰贝勒的女儿……”莽古济忽然折了回来,攀住小美女的肩膀,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微微噘起的嘴角略带出讥讽的兴味。

再看她身前的阿巴亥格格,熠熠生辉的目光无时无刻不紧锁在我脸上,似乎正在打量我,评估我的实力。这是一种大胆的挑衅目光,只有在给对手打分时才会出现。

我兴奋得全身血液都在沸腾,这种目光我已经太久没有感受到了,那是只有在二十一世纪,女性白领竞争压力超大的情况下,才会在办公室里频频出现的慑人目光。

于是,我别有用意的给予她肯定的答案,极尽所能的露出一抹我最有自信,对着镜子练了无数次的超级无敌媚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