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6、契约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残灯如豆。

晕黄的烛火在夜风中摇曳,窗外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

“……恨我吗?”

我淡淡的摇头:“不值得。”

说完这三个字,我撇开头,目光悠悠转向窗外。半开的轩窗外,树影婆娑,雨点打在枝叶上发出沙沙的声音,分外扰人。

我没有资格去批判努尔哈赤,无法怨恨他在对待敌人时的心狠手辣。历史学家都难以定论的问题,我又有什么资格可以过于片面的指责于他?

“难道一点点怨责也没有吗?”他捏住我的下巴,将我的头重新扳了回来,逼迫我正对上他的眼睛。

从容自得的笑意中透出一丝的戏虐,就像一只明明已抓到老鼠的猫,爪子轻松的摁住了对手,却偏不一口将它咬死。

他这是摆明了想看我哭着低声求他。

我冷笑:“有用吗?”

他愣了愣,对我说的话有些捉摸不透。

我索性挑明话题,不愿再当他爪下的那只小老鼠:“如果有闲暇怪你为什么不早点来救我,不如先问问你当初为什么愿意把我送回叶赫!”

他面色微变。

“明明是你把我推到这里来的,如今偏还要来问我恨不恨你……这个问题本身就毫无意义。”我推开他擒住我下巴的手,他挑了挑眉,眼底蕴出不耐的怒气。

他忽然抓住我的两只手,将我推倒在床榻上的同时,两只手被他拉高,牢牢固定在两侧。

“又在考验我的耐性了是不是?”

我紧抿着唇,手腕上传来炙热的疼痛。

他眯着眼,眸瞳中充满了危险的信号:“告诉我,你现在对我是什么感觉?以一个女人纯粹看待男人的眼光……”

“我很鄙视你,非常纯粹的……”打断他的问题,我直接给予他答案,“我不会爱上你……无论你怎么做,我还是和以前一样……”

他眼底闪过疯狂的狠戾,我闭上眼不去看他,只是头顶清晰的传来他不断变得粗重的呼吸,然后唇上一痛,竟是被他狠狠的咬了一口。

“这个世上,除了我没人能要得起你!”

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他冷如冰霜般的口吻,已足够让我心底冒出一股寒气。我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代善那双温润如海的眼眸,心口犹如破了个大洞,努尔哈赤的话卷着狂风暴雪直往那洞里呼呼的钻入。

“东哥……你心里只能有我……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哭着来求我……”

感觉手腕上的剧痛骤消,我睁开了眼,发觉床榻对面,努尔哈赤正阴沉着脸,怨恨的瞪视着我。他见我忽然望过来,神情闪过一丝狼狈,连忙扭过头,站起身走到窗下。

我缓缓坐了起来:“这对你很重要吗?我是否喜欢你,真的对你很重要吗?”抚摸着手腕上红肿的痛处,我轻声问,“那么……江山与美人,在你而言哪个才是最重要的?”

他背对着我的身影明显一颤。

我忽然笑出声来:“其实你心里应该最清楚了,两者相冲的时候,你选择的永远都只会是前者。所以我被你顺理成章的送回了叶赫,顺理成章的送进孟格布禄的怀抱。虽然……你只是想借此找一个发兵的借口,找一个连大明皇帝都无法责怪你的借口。相信再没有比未婚妻子被抢,由此倍感侮辱,愤而讨之的理由更叫人信服了……”我粲然一笑,他恰好回转的眼眸在对上我明了的笑容时,大大的为之一震。

“你……”

“我什么都知道!因为不喜欢你,所以即使知道真相也不会伤心难过!以你的立场,你的选择非常明智而且正确。”

他倒抽一口冷气,俊朗的脸孔逼出赤红的颜色,他犹自不信,恶狠狠的问:“你什么都知道?是谁告诉你的?”

“没人告诉我,有些事情只要不一味的去逃避,其实是很容易就能想通的……当然也包括你还想再给我一个小小的惩戒——就如同当初你把我拘在木兰集沟,圈禁三年的目的是相同的,你在为我这两年任性妄为的不断拒绝你而借机教训我!你想让我害怕,从而更听你的话……”

“你……到底是谁?”他忽然大步迈向我,一把抓住我的双臂,目光定定的流连在我脸上,“你还是原来那个东哥吗?”

“是……也不尽然是……”我一语双关的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不管他听不听得懂,总之,我必须得为了我未来的命运去奋力搏上一搏。

“努尔哈赤,你想要什么我很清楚……”我舔了舔唇,露出一个职业化的亲切笑容,“这几年,明国忙着帮朝鲜国对抗日本倭寇,先是壬辰年,倭寇跨海攻打朝鲜,前年更是集结了十万余兵力。如今眼见得辽东大乱,天时地利,朝鲜自顾不暇,大明关注朝鲜胜过北关女真各部,建州没理由不趁现在这样的好时机往外围拓展。你在渴望更多的土地,更多的奴隶,更多的市口商道……所以,今后如果你还想用这招‘美人计’如法炮制其他人,我这个女真第一美人绝对会完美的配合好你……”

顿了顿,我喘了口气,他咬牙接口:“条件呢?”

很好,果然不愧是努尔哈赤。

“条件是——你今后再不能任意约束我的自由,永远都不许强迫我做我不喜欢的事情。”

“也包括要让你喜欢上我?”他眼底有痛,揪心的痛,深沉的痛,那么明显直白,一点都不似作伪,就在这一刻如此清晰的**裸的呈现在我面前。

我强迫自己忽视他的痛心疾首,斩钉截铁的回答:“是。”

他就这么死死的,目光毫不转移的盯了我足足有五分钟之久,当我几乎觉得没可能再等到我想要的答复时,他忽然冷冷一笑:“好!一言为定!”

这几个字才脱口,他猛然推开我,转身,毫不犹豫的向门外走去。

在一脚跨过门槛后,他宽阔的背影微微颤了下,像是无力再抬起另一只脚,他扶在门框上缓了口气,动作僵硬的笔直走了出去。

秋风,夹着细雨从门外吹了进来,溅得我脸上湿湿的,我伸手抹去雨水,终于长长的松了口气。

正要走过去关门,窗外响起一串急促的脚步声。努尔哈赤一走,方才被屏退出房的奴才们便动作迅速的赶回来伺候。

然而此刻我心里正堵得慌,不愿见人,只想一个人静静的呆会儿。

正要开口打发她们回去,忽听门口一个老嬷嬷发出一声惊惶凄厉的尖叫:“这里怎么有血?难道是格格刚才咯血了?”

我一怔,身子冰冷的僵直。

己亥年二月,在我离开建州的那段时间,努尔哈赤听从八阿哥皇太极的建议,命巴克什额尔德尼和扎尔固齐噶盖,用蒙古字母拼写满语,创制满文,从此满文替代蒙古文成为女真族书信往来的流通文字。

十一月,努尔哈赤在致朝鲜国王书函中,自称“建州等处地方国王”。他意图称霸一方的野心由此昭然若揭。

而自九月建州铁骑攻破扈伦哈达部后,首领贝勒孟格布禄被杀,此事惊动明廷。为了维持辽东势力平衡,明朝下令努尔哈赤退出哈达,并立长子武尔古岱为贝勒。

彼时,哈达发生饥荒,武尔古岱走投无路,向努尔哈赤借粮赈饥,努尔哈赤趁机提出条件,要求哈达归顺建州。

两年后,万历二十九年,哈达取消族名,归顺建州。哈达正式退出历史舞台,宣告灭亡。同年,为安抚归降的哈达部众,努尔哈赤将大福晋衮代之女,年方十一岁的三格格莽古济下嫁武尔古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