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4、救赎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哈达部先人本居呼兰河,后迁至哈达河,在首领王台贝勒的管治下,日益强盛。

在辽东管辖之内,除了现如今的努尔哈赤外,当时的王台是最早一个接受明朝龙虎将军封号的人

,由此可见,王台统治时期的哈达部在整个女真人中是何等的风光无限。可这样的优越感只持续到到

明国万历十年,那年王台亡故,立其子扈尔罕袭位,孰料扈尔罕竟在不久后暴亡。从此哈达内部分裂

成三股力量:一为扈尔罕之子歹商继承哈达贝勒;二乃王台五子孟格布禄袭职龙虎将军;最后是王台

另一子康古鲁。

这三股力量大打内战,万历十九年,歹商看中了东哥,下聘求婚,布斋和那林布禄要求他亲自迎

娶,结果在途中遭到叶赫伏击被杀身亡。

这是我进入到东哥身体前一年发生的事,实在想像不出当时才九岁的小东哥,竟然已有如此强大

的魅力,难道果真是色字头上一把刀?

车辇抵达哈达河时,气温渐渐暖和起来,春风拂在人脸上已是了无寒意,我十分享受这难得的天

气,整个人也终于像度过冬眠期一样清醒了。

因为毒誓再加上毒药,我连带威逼利诱的让孟格布禄每日里只敢看着我大吞口水,却不敢发狠吃

了我。

我暗自好笑,如此孬样怕死的男人,如何能跟努尔哈赤匹敌?

然而我这种得意偷笑的日子并没有过得很长,随着时间的推移,温暖宜人春日流逝,转眼迎来闷

热的夏季,我却始终没有盼来我预想中的结果。

建州方面毫无动静,甚至没有一兵一卒进入哈达境内探查。

我的心随着日渐炎热的天气逐渐冰冷。

是我太过高估了努尔哈赤,还是我太过高估了自己的魅力?

眼看着孟格布禄的不耐情绪一日甚于一日,就连迟钝如葛戴那样的小丫头也在某天深夜害怕的告

诉我,她觉得孟格布禄像头饿狼,就快忍耐不住饥饿冒险猎食了。

我焦急,我苦闷,我更恨……但是那又有什么用?换不来我要的一切,等孟格布禄的耐性撑到极

点,谎言终将不攻自破,到那时我该怎么办?当真归顺了他,认命的乖乖做他的福晋?

不要!一想到孟格布禄狰狞的脸孔,我连一丝丝勉强将就的兴致都提不起来。

葛戴也急,每日神神道道的嘴里不停的在念着什么。我想随着时间越往后推移,我们主仆二人最

终都将逼出精神分裂。

终于有一天,葛戴绝望的冲我喊:“格格!贝勒爷不会来了……贝勒爷永远不会来了!”

“不,他会来!”我执拗的说,不知道是在骗她,还是在骗自己。

“难道您忘了吗?贝勒爷的阿敏福晋,可是孟格布禄的亲侄女!”

我一愣,居然还有这种事?

是了,我怎么忘了,阿敏姓的是哈达那拉氏,她原是扈尔罕的女儿,算下来可不就是孟格布禄的

亲侄女?

虽然阿敏嫁到建州后并不受宠,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努尔哈赤现在到底是如何想法?哈达与

建州有着姻亲的一层政治关系在,努尔哈赤会为了我不惜打破这种平衡,发兵哈达吗?

会吗?会吗?

我心揪结,思绪百转千折。

“格格!”

“让我想想……让我好好想想……”我终于还是被迫要认真分析一下局势了。

这无关于爱情,无关于美貌……努尔哈赤,这位历史上的清太祖,我待在他身边太久了,久到已

经麻痹了自己的眼睛,竟忘了他除了是个喜好美色的男人外,更是个野心勃勃的政治家。

这样的一个男人,岂会为了一个女人,为了儿女私情而乱来?

我手足冰冷,一股森冷的寒气窜上心头,在八月的高温下,冷汗竟涔涔浸湿了我的衣衫。

我真想狠狠给自己一耳光,痛骂自己的愚昧蠢笨——以努尔哈赤的为人,怎么可能没有更早一步

就察觉到叶赫的易变之心?早在去年底布扬古邀我回家探亲,努尔哈赤便该早已明了……

可他还是应允了。

为什么?为什么让我离开费阿拉,回去叶赫?他明知道我回去后布扬古要对我做什么,为什么没

有阻止,反而还是放我走了?

他……到底想做什么?

我掩面瘫倒在地上。

我不了解这个世界,更不了解这样的努尔哈赤,在他们尔虞我诈的诡谲风云里,我不过是枚可悲

的棋子——这真的无关于爱情,无关于美貌啊!

九月的一天,我的噩梦终于惊醒。

当孟格布禄疯狂的冲进我的房间,将试图上前阻挡他的葛戴一巴掌打到嘴角流血时,我知道我的

末日终于来临了。

担忧与恐惧焦灼了这许多的日日夜夜,真到了这一刻,我反倒镇定下来。

“贝勒爷有事吗?”

“跟我走!”他怒吼着拖我,攥得我手腕就快脱皮。

“格格——”葛戴尖叫,扑过来一把抱住孟格布禄的右腿,“格格——”

“滚开,贱人!”孟格布禄一脚踹中她心窝,葛戴闷哼一声,人滑出一米远,像虾米一样蜷缩起

来。

“葛戴!”我惊叫,看她的样子像是已失去知觉,只不过小小的身子却在不停的抽搐。

我想跑过去察看她的伤势,可是失去理智的孟格布禄已经将我扛到了肩上,在我的尖叫和踢打中

往门外跑去。

“你这是……要做什么?”天旋地转过后,我发觉自己被扔进了一辆黑咕隆咚的马车内,孟格布

禄死死的掐着我的胳膊,充血的眼睛可怕的瞪着我。

“你不知道?你会不知道?”他咬牙,“臭**,你从一开始就知道会是这样吧?”

马车颠簸的狂奔起来,我被抛上抛下,颠得头晕眼花。

他却仍是不肯放过我,抓着我的衣襟,恶狠狠的说:“我不会让你好过的……我得不到的东西谁

都别想得到!”

他突然发疯般扑向我,双手拼命撕扯我的衣服。

我尖叫,跟他肉搏战,虽然明知打不过他,却仍是不甘如此受辱。

“臭**!”他劈手给了我一巴掌,我耳朵里嗡地声,在那霎间耳朵失聪,似乎什么都听不到了

,只觉得有双手在我胸前乱摸乱揉……

也不知过了多久,身上的重力陡轻,迷迷糊糊中有双手把我抱了起来。

我还是听不到声音,只是感觉有团温暖的气息包裹住我,脸颊上滚烫肿痛的感觉猛然消失,一种

冰凉的触感滑过,沁入肌肤。我一颤,眼睛慢慢睁开,模糊的视线渐渐对上一双柔软清澈的眼眸,那

里面深如海水,蕴含了难言的怜惜、自责、哀伤……

“咳!”我咳了声,嗓子暗哑,但总算还能说话。

我应该激动的,因为我真真切切的看到了他,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反而

被淡淡的心痛包围着,让我有点恨他。

“东哥……”代善身披重甲,单膝跪在马车上,将我轻轻的搂住,小心翼翼的样子让我感觉他是

在抱一个稚嫩的婴儿。

“咳……”我推开他,有些疲惫,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有他在,无论如何已能使

我提起的心稳稳的落下。我低头检查了下衣物,除了有些凌乱褶皱外,穿得还算齐整,看样子在我昏

厥过去的时候,孟格布禄那头猪并没有占到多大的便宜。

“东哥……”

“走开!”我哑着声没好气的打断他。

他及时出现救了我,我应该心存感激,但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我心底一直隐藏着一种淡淡的恨意

,我恨他,恨他这两年对我的不闻不问,恨他为了自保而彻底撇清我们的关系……恨他!就是恨他!

代善无言的望着我,眼底缓缓流淌着悲哀的气息,他伸出手来想抚摸我脸上的伤痛,却被我一把

抓过,狠狠的在他手指上咬了下去。

他微微一颤,却没有抽开手,纹丝不动的继续让我咬,直到我的舌尖尝到了一丝甜腥味。

我猝然松口,望着他左手食指上的一排带着血迹的牙印,失声惊呼,迷惘疯狂的神智猛然被震醒

“代善……你、你……”不是我傻,就是他傻,亦或是我们两个碰在一块就会变成了一对大傻瓜

他竟然没有一句怨言,反而轻轻的冲我一笑,温柔的说:“还记得吗?那年你发高烧,醒来后谁

都不认识,也是这般惶惶不安,失魂落魄的神情,最后竟还发狠咬了自己的手指……我当时就只一个

念头,宁可你咬的是我的……”

我张口结舌,心里酸酸的,眼里也是酸酸的,似乎有什么强烈难抑的情感要从我心脏里喷薄而出

他叹息一声,将我紧紧拥进怀里:“对不起……”

一滴泪,顺着我的眼角缓缓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