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6、定亲(下)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也许美貌与实用性是成反比的,也许老天爷是公平的,当它赋予了你一部分天赋后,总要剥夺另

一部分才能作为补偿。我不知道以前的东哥是否是美貌与才能并重,但至少于我,我是个不事生产的

米虫典型。

也许这就是美人特有的权利。

霁月见我神情有异,似乎明白了什么,脸上噌地烧了起来:“我……让格格见笑了,实在是原来

从未练过针黹上的手艺,所以……所以……”

“这没什么,煮饭裁衣什么的,我也一样都不会。”其实我说偏了一点,煮饭炒菜什么的我原是

会的,只是前提得是用燃气灶,而不是那种烧柴火的大土灶。

比起东果、莽古济那样正经贵族出身的格格,我这个穿越格格真的很废材,我不会裁衣缝补,不

会煮饭烧菜,我四肢不勤,我甚至连五谷都不分,更不识得弯弓狩猎,撒网捕鱼……

这么深入的做了一番自我检讨后,我发现除了这张脸之外,我真的什么都没有。我唯一的资本好

像就是这张脸……

四年前莫名其妙的来到这里,我一直在反复的质问,为什么偏偏是我?是因为我无父无母无牵挂

,上天看我这个孤女遭的罪还不够虐天虐地虐心虐肺,所以,又把我送到这个苦不堪言的地方来继续

磨炼?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是一个人,一个人努力的活着。亲生父母不要我,把才刚出生几天的我扔在

了派出所门口,襁褓里塞张字条说是家里女儿多了,养不起。因为我没病没痛四肢健全,所以很快就

从当地的儿童福利院被一对在国企事业单位工作的夫妇领走。但是五年后,据说不会生养的妻子突然

意外怀孕,但那时六岁的我占了他们的生育名额,所以在一次旅行后,我“意外走失”在了离家几千

公里远的上海。我没哭没闹,在失去父母踪影后我自己找上了在路口执勤的交警,然后很多人都接二

连三来试图和年幼的我沟通,因为我的寡言少语,加上方言难懂,他们无法从我这个小孩子身上寻访

到太多有用的信息,所以我最后的去处仍是儿童福利院。

福利院大多数都是先天疾病或身有残疾的孩子,从刚出生到十多岁不等,像我这样身体健康的孩

子很容易就被符合收养条件的人家看中,上海这样的大都市甚至还有跨国外籍人士来福利院挑选孩子

,但当收养意愿方出现在福利院时,都被我蛮横地打跑了。我成了福利院的老大难,由于我的不配合

,每次我都是从领养优选者到最后被收养意愿方无奈放弃。从六岁长到十四岁,跨入初一的那年我找

院长长谈了一次,认真明确表示我不愿意被收养,于是最后三年初中生涯我过得异常平静,每天放学

回福利院就是帮院里照顾小孩子……

院长说我是个奇怪的孩子,别的小朋友都会亲切地喊她院长妈妈,只有我,从来都是“院长”“

院长”这样礼貌却又生疏的喊她,包括福利院的义工阿姨们,她们都很疼我,但她们也都在私下里说

我其实是个凉薄冷情的孩子。

我真的不知道怎样才算是有情有义,小时候的一些记忆虽已模糊成了不完整的碎片,但并不等于

就会完全遗忘。从小到大,我努力活着,慢慢长大,靠自己活着。内心里我其实也渴望有个家庭,渴

望有个真正爱我的人,但是……好像,不论是我步悠然,还是布喜娅玛拉格格,亲情这种东西对我们

而言,都是一种奢侈。

只要坚持,就一定有希望!

这么多年来,我都对自己这样说,只要坚持,就一定会有希望。那么多苦我都熬过来了,现在,

也要继续坚持,努力活着,然后……摆脱这场噩梦,回到现实中去,回到上海,回到我所努力生存的

那个世界,属于我的地方……

“格格太过谦逊了,格格怎能和我们比……格格!格格?格格你怎么了?”霁月拔高的呼唤声终

于将我迷乱的神志重新唤醒。

“啊,刚才说到哪了……你在屋子里熬药做什么?你哪里不舒服了?”她见我突然不说话,一开

口却又突然转了话题,先还一愣,后来听我问起药的事,脸上竟红了起来。

这不禁让我更加奇怪,转念一想,瞠目道:“难不成……你是在喝保胎药?”

霁月一把捂住我的嘴,俏脸愈发红透:“胡说些什么……我、我仍是……唉,二爷到现在仍未碰

过我一根手指,你别胡说……”

“什么?”我惊讶不已,以我目前对这个时代所有雄性动物的认知,那可真是没一个男人不是好

色之徒,特别是爱新觉罗家的几个阿哥,他们可是打小就在对我毛手毛脚中成长起来的。

以这个时代未成年和成年人之间的性早熟年龄段划分来看,代善这个年纪,虽订了亲还没有正式

娶妻,但他屋里肯定已经放了不少通房丫头才对,努尔哈赤把霁月指给代善的时候,不就是已经有了

他娶妻成家的意思吗?

代善居然会……不好色?我上上下下将霁月打量了遍。美啊!标准的江南古典美人,柔弱娇媚,

冰肌玉骨,代善这小子怎么可能会在这么一个楚楚动人的大美女面前,硬装出一副柳下惠来的?

见我眼珠子骨碌碌的乱转,霁月羞得红到了耳根子,低下头喃喃道:“许是爷嫌弃我,根本就看

不上我吧。”

“他嫌弃你什么?你一个大家闺秀长得又是人比花娇,他有哪点不满意了?”

霁月苦涩道:“格格你还真信我是出身名门?”我见她嘴角弯起一抹自嘲的冷笑,猛地想起余希

元的那句“贱人”来。

“你……”

“也就和格格交代句真心话,我和欣月两个原是立身于苏州半塘的清倌人,不过是被当地绅衿买

了送到京里给人作消遣的,没想到最后辗转竟会沦落至此。”

这话即使说给真懂汉语的女真人听,他们也许都未必懂什么是清倌,但我却懂得这句话透露出来

的真正意思。心里莫名的一寒,余希元他们搞了两贱籍出身的妓女给努尔哈赤做妻,这算什么意思?

女真人再怎么不受开化,主仆尊卑、上下等级还是异常讲究的啊!努尔哈赤那么多妻子里,哪一个不

是出身贵族的格格?即便是收纳的小妾,其父辈也都是女真族里能征善战的贵族。

一时间我们两个都各揣心思,没再讲话。药罐子咕嘟咕嘟的掀起了盖子,沉默中的霁月跳了起来

,慌手慌脚的将药罐子从炉子上端下,然后缓缓的往一个小茶缸里面倒药汁。

“不是你喝,那是要给谁送去的?”想起她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根本没有可送药的人,“难道

……是欣月病了?”

霁月脸色一白,没吭声。我想我是猜对了:“她怎么就病了?大阿哥府里的人不给她弄汤药么?

怎么还要你巴巴儿的熬好了药给她送过去?”

霁月忽然眼圈一红,扑嗵朝我跪下了:“格格,你若是当真好心肠,我求你救救欣月吧!”

[1]哈哈珠子:满语音译,幼仆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