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2、重逢(下)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堂上依旧高朋满座,宾主皆欢。我离开这会儿工夫,余希元身旁的方杌上已经又坐了个女人,舒尔哈齐正替代努尔哈赤的主人角色在给明使团一一敬酒。我一看这状况好像没我什么事了,刚松了口气,那侍卫却领着我走到了努尔哈赤身边。

努尔哈赤眉宇间已透出明显的不悦,我慌了神,别开眼不敢看他,垂着头低低的喊了声:“贝勒爷。”

“一会儿献舞,你去准备准备。”

什么?献舞?这是从何说起的事?要我跳舞,这……这不是逼我找根绳子勒脖子吗?

许是见我脸色难看,他扫了我两眼,忽然向我招招手——这个招牌动作,这些年我梦里不知梦见过几回,这时陡然真实再现,不由地心里一紧。他又是不悦的皱起了眉,我赶紧凑了上去,不敢再有半丝犹豫。

他伸手探进我的衣袖,用力握住了我的手,我脸上一红,想抽开可偏又不敢。他面朝众人,并未看我一眼,只嘴角微微嚅动:“不要再考量我的耐性。”

不紧不慢,不冷不热的一句话,就如同当胸一剑,准确无误的刺中了我的要害。我缓缓垂下眼睑,身子抑制不住的微颤,紧咬着牙关不吭声。

“坐下陪我看歌舞。”他不着痕迹的一拉,我便跌坐在了他身边。

刚才坐在主席上首时被那只色狼手骚扰,我根本不敢抬头看人,这会儿放眼望去,入目的都是一些熟人,不由羞得我面红耳赤。正狼狈地欲收回目光,视线在人堆里对上一双熟悉的清泠眼眸,一脸淡漠的代善静静的望着我。我心头怦地一跳,心慌意乱的别开眼,却发现代善上首的位置,竟然坐着褚英,他阴鸷着脸,一双眼恶狠狠的瞪着我,仿佛要将我生吞活剥。

我不禁一个哆嗦,却被努尔哈赤用力搂在腰侧:“怕我?”

是的,我怕他!他将我圈禁了三年之久,我怎能不怕他?然而我更怕见到他们——褚英和代善,甚至还有东果格格,莽古尔泰……曾经,我和他们是最最亲密的玩伴,可现在我却注定要背叛他们,选择走上一条我不得不遵从的道路。

我曾经还那样笃定而又自信的告诉代善,绝不会做他的继母占他的便宜……往事历历在目,我心里一阵酸痛,犹如利刃剜心,忍不住泪意涌起,一滴眼泪寂然无声的落到衣襟上。

丝竹乐器之声缓缓响起,努尔哈赤叫了声好,我趁他不注意,悄悄侧身举起衣袖将眼角的泪痕擦去,瞥眼间却见蹲在一角的皇太极紧蹙着眉头,正若有所思的瞅着我。

堂上一片轰然喝彩,我转过头,看见一群身着齐胸襦裙的女子穿梭如蝶,翩翩起舞。我这时哪还有心思欣赏歌舞,只是低头无语,脑子里浑浑噩噩的犹如在熬粥。

“不好看?”努尔哈赤突然沉声开口,“我倒觉着有些新鲜,汉人女子柔媚娇小,和咱们女真女子大不一样……”

我呆呆的望着他,这还是我打从进殿第一次正视他。看他对明使卑躬屈膝,看他对金台石得意自满,看他对臣子严明重情,看他对我威逼恫吓……这样一个多变多面的男人,真的就是努尔哈赤吗?那个开创历史的一代伟人!

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仔仔细细的正视过他背后的赫赫功绩,只因我认识的努尔哈赤完全和后世传说中的那个不一样,我一直错觉的以为后世过于夸大了他的能力,夸大了满清的能力,只因为我面对的这个建州,超乎想象的贫瘠落后。

但是……

他在强大!

在我不曾留意到时,他正在一步步的强大起来。这样的强大在平时还不足够凸显,直到我被封闭圈禁了三年,再次面对这个男人,我终于心寒的意识到这股强大的积累。努尔哈赤之所以能成为一代伟人,必然有他的过人之处,这绝不仅仅止于很会打仗而已。

我为什么没有更早就醒悟呢?跟这么厉害的人较劲,渺小又平凡的我怎么可能会有半分赢面?

“怎么了?”见我直愣愣的盯着他看,他有所察觉的收回视线,扭头瞥了我一眼,而后轻笑,“吃味了?呵,原来你也有吃味的时候……放心,你依旧是女真族的第一美人,无人能够及得上你。”

我悲哀的叹息,他所想的和我所想的,根本就不是一回事!我真能心甘情愿的和这种男人一起生活二十年?为什么不让我早点死了呢?为什么还要让我继续无望而又痛苦的熬上二十年?

一时歌舞演毕,满堂将士个个红着眼蠢蠢欲动,正在此时,对面余希元忽然含笑拍了拍手,只见门外款款走进两位盛装打扮的绝丽女子,莲步姗姗,一并走到堂前,冲努尔哈赤敛衽道福。我惊讶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真是人间绝色啊,这位天朝老爷可谓是太有心了。

“这欣月、霁月两姐妹出自大明江南绅衿之户……”李亿礼抚掌轻笑解释,“皇帝厚爱,将军艳福不浅。”

我没再留心听下去,只是拿眼不住的打量着她们。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一个穿粉,一个着绿。粉色罗裙的那位欣月脸若满月,杏眼桃腮,长相十分喜人,行礼时语笑嫣然,娇媚处透着一股叫人怜惜的清纯;绿衣的霁月则恰恰相反,削肩细腰,凤眼秀眉,举止端庄间凛然透着一股神圣不可欺的冷傲。

我正寻思着努尔哈赤会如何喜出望外的接纳这份大礼,却听他爽朗一笑:“既是明国大家闺秀,绅衿千金,下臣自不敢怠慢轻辱。”指着那欣月高声喊道,“褚英!”我一怔,还没回过神来,他手指已往左一移,指着霁月又喊了声,“代善!”

我震得险些从杌子上跌下地去!褚英十七岁,已成家立户,给他赐个美女勉强还能说得过去,可是代善才多大啊?居然就……我咋舌,这个世界果然是不可用常人眼光来衡量的。

李亿礼显然也是一愣,呐呐的说:“怎么……将军你……”

“我的两个儿子都是人中龙凤,相信将两位姑娘指给他们,也不至于辱没了她们的出身。”他说话声音洪亮,话语里满是骄傲自豪。

余希元先是一愣,过后嗤的一笑,笑容说不出的诡谲:“蛮夷娶这等贱人为妻,真是天作之合。”

努尔哈赤听不懂他说什么,李亿礼笑着翻译:“余大人的意思是说……两位姑娘给将军做儿媳,也正好与将军的身份相得益彰,天作之合啊。”

我在一旁听得心惊肉跳,真恨自己耳朵太好使了,听了一些不该听的。我怕被人看出来我神色有异,忙把视线调开,看向别处。

不一会儿,褚英和代善一齐上前谢恩,跟他们靠得那么近,我直感坐立难安,真想掩面钻到杌子下去算了。

等到两位美女被两位阿哥分别领着退下,这场宾主欢宴终于到了尾声,舒尔哈齐发出邀请,请使臣赏光驾临他住的地方,由他也做一回东。努尔哈赤最后都没有提要我献舞的事,我才要松口气,他突然从座椅上站了起来,于是我也被动的被他拉起身。

“都散了吧。”对属下留下这句话后,他不由分说地将我一把拦腰横抱在怀里,在我惊骇的噫呼声中,毫不在意众人眼光的大步走向门外,“褚英,去你三叔那里,替阿玛好生款待这些明国来的使节,不可怠慢。”

我惶恐的左右观望,翻天覆地的眩晕感将我重重包围,目光所及,仅仅是褚英深沉的脸色。下意识的,我把左手朝着他所在的方向伸了出去,无声的张了张口型:“救我——”

救我!我害怕的战栗,就像溺水的人惊惶失措的想要抓住任何一样可以救命的东西,哪怕……那只是根轻浮的稻草。

褚英紧绷着脸,在我被带离厅堂的瞬间,我看到他终于向前迈开脚步……我欣喜万分,可是紧接着何和礼的手已飞快的按上了他的肩……

黯然……唯一的往生门被紧紧关上,最后剩下的唯有无边无际的绝望,痛彻心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