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1、圈禁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甲午年正月,蒙古科尔沁贝勒明安、喀尔喀贝勒老萨遣使求和通好,自此恢复往来。

乙未年,因保塞有功,明朝天子敕封努尔哈赤为龙虎将军。

丙申年正月,努尔哈赤与舒尔哈齐在费阿拉城分别接待朝鲜主簿申忠一;同年,建州大将费英东征伐野人女真瓦尔喀部……努尔哈赤向周边不断扩大建州势力的脚步一刻也未曾停止过。

转眼到了丁酉年春,这一年是1597年,按大明历也就是万历二十五年。

这已是我在木兰集沟迎来的第四个春天。三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我被圈禁在这个一百多平米小院内,只有阿济娜早晚相伴。

木兰集沟是费阿拉城外的一处狩鹿猎狍的小狭沟,这里地处野林,寻常人轻易不会单独到这里来,只有到了动物繁殖哺乳的季节,女真人才组织人手结伴入山狩猎。

用来圈禁我的房子是原本建造在沟里方便猎人歇脚以及暂存猎物用的,看着面积大,其实屋里空荡荡的没几样像样的家具。

努尔哈赤这招的确够狠够毒!

木兰集沟比起现代监狱有过之而无不及,撇开物质条件上的简陋,时常被饥寒困顿之外,最让人受不了的是蹲监狱至少会有一群牢友和狱警相伴,而我现在却要年年月月面对清冷寂寞,过着小龙女般与世隔绝的生活。

每当看到东边日出,西边日落一次,我的心里就增添一份抑郁,相信再过不久,我准会被逼出精神分裂来。

不过据说像这样被圈禁起来受折磨的并不止我一个,在费阿拉外城的某处宅子里,关着乌拉的贝勒布占泰,只不过他比我幸运,虽然同是圈禁生活,他却日夜有美人相伴——去年底,努尔哈赤又把舒尔哈齐的另一个女儿娥恩哲也嫁了给他,让他在做阶下囚的同时还享受了齐人之福。

每回听到木兰集沟密林深处隐隐传来的幼鹿哞哞声,以及围猎时人群发出欢笑声,我都咂嘴眼馋不已。这个常年被积雪覆盖的小院太静了,静得一年里头连耗子夜半找食的吱吱声也听不见几回。

“格格!”

“嗯?什么事?”

“您又发呆!这一天到晚您究竟要发几次呆啊?每回跟您说话,您总是两眼发直的在走神。”她手里拎着食盒,不满的冲我发牢骚。

好丫头!跟了我三四年,别的没学会,原有的奴性却淡化了许多,如今跟我讲话,也敢当着我的面给我甩脸子看了。

我笑呵呵的从她手里接过食盒,打开,一碗尚温的小米粥,一碟子玉米面饽饽。我拿起一只硬邦邦的饽饽叹气:“又是吃这个,早知道前儿的沙其玛真该留点……”我吧唧嘴,怀念着沙其玛酥软香甜的味道。

“前儿个是东果大格格做生日,奴才回城里领月例,恰巧撞见了大格格和几位阿哥格格,大格格还记得奴才,这才赏了一盘子萨其马让我带了回来。大格格还说……”

我啃了口饽饽,轻笑:“哦,东果格格还说什么了?”这丫头也学会耍心眼了,明明故意提点给我听的,却偏假装不经意的带起话题后又及时住了嘴。

阿济娜似乎犹豫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大格格说,去年大阿哥娶福晋,格格您没能赶上喝杯喜酒,这会子大夫才诊出大阿哥福晋有了三个月的身子,希望格格能早日得到贝勒爷的宽恕,届时回费阿拉一同喝杯大阿哥嫡长子的满月酒。”

我愣住,一时忘了咀嚼不小心将满嘴的饽饽咽下,顿时噎得我满脸煞白,忙不迭的取杯子喝水。

“格格!”阿济娜红着眼替我轻轻拍背顺气,“大阿哥以前跟您感情那么好,可到底也说放下就放下了,贝勒爷给他指的福晋是郭络罗常舒之女,论身份的尊贵自然及不上格格,但是……格格您究竟是怎么想的,心里可有什么打算?”见我迟迟不吭声,她小心翼翼地观察我的脸色,过了半晌才展开笑颜,轻快地笑言:“对了,格格。方才我去河边洗衣裳,听看护院子的侍卫们议论纷纷,说是咱们叶赫来人了。”

阿济娜双目陡然放光,那股子兴奋劲真是前所未见。

“叶赫?谁来了?”我抹了抹嘴,把沾在唇角的碎末掸掉。这饽饽太干太硬,刚才差点没噎死我。

我端起小米粥,慢慢的啜。阿济娜却仍是站在那儿一脸的痴迷:“听说是金台石贝勒!”

小米粥配饽饽,我吃得不慢,眨眼间消灭了大半碗,总算肚子没那么饿了,这才漫不经心的问:“金台石是谁?”

“格格!”阿济娜气得直跺脚,“金台石贝勒爷可不就是你的额其克?”

“我的额其克?”我的额其克多了去了,我知道谁跟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