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6、探病 (下)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腊月末。

努尔哈赤率部返回费阿拉。

除夕夜里,与众人吃罢年饭,我陪孟古姐姐回房守岁,两人闲闲的聊了一些关于叶赫,关于小皇太极的趣闻。

自从搬到单间去住后,因怕撞见努尔哈赤来孟古姐姐屋子探望她们母子俩,我就刻意没提要再搬回来。这日聊兴大发忘了时间,孟古姐姐看我困顿得眼皮都撑不开了,便开口留我过夜。想到今夜是个特殊日子,努尔哈赤按例都会在大福晋房内安寝,我便一口应承了下来。

阿济娜替我在明间里铺好床褥,我怜她体弱辛苦,便放她到隔壁与海真作伴守岁,不用她值夜伺候了。

因为趴着睡了一个多月,我现如今竟养成了习惯,往往睡到半夜会因为胸闷难当而憋醒,然后才意识到自己伤已痊愈,不必再保持趴睡姿势为难自己。但是一个习惯一旦潜移默化后,好像短期内便很难纠正得过来。

这晚睡到四更,我照样惊醒,然后痛苦的翻身,胸口麻痹得要揉好久才能舒缓闷气。

我闭着眼嘟哝,轻声抱怨,忽听床头一声叹息,我倏地睁开眼,却意外的对上了一双深邃的眼眸。

我惊骇的张大嘴,瞪着他,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嘘……别嚷。让我好好看看你……”他轻声说,语音里透着温柔,身上散发出微醺的酒气,想来除夕夜宴上一定灌了不少酒。

“贝勒爷。”我拉高棉被,一脸警惕的瞪着他。孟古姐姐就在里屋,我不信他会如此乱来,所以我宁可相信他此刻并没有喝醉,神智还是清醒的。

努尔哈赤轻笑:“好久不见……”他轻柔的伸手抚摸我散在肩上的长发,脸上展露出心满意足的欢喜,“总算今儿个见着了。”

我没说话,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该对他说些什么好。

他见我拿防备的姿态敌对着他,忍不住嗤笑:“就这么厌恶我?听说你曾在族人面前起誓,何人若能杀得了我,你便嫁他!东哥,你可真看得起我努尔哈赤……”他攥紧我的发梢用力一拽,我疼得将头偏过,却被他飞快用唇封住了我的嘴。

“唔。”我不客气的咬他,他一触即退,冷笑:“还是这么牙尖嘴利啊。”

“哼。”我故意当着他的面,扯起被面使劲擦嘴,摆出一副恶心讨厌到极点的表情。我就是成心气他。

“真的不愿意嫁给我?”他再次问。我听出这句话的背后似乎还隐藏着什么,仿佛是他想竭力说服我,给我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我把布斋的尸骨还给叶赫呢?”

我挺直脊背,冷笑:“人都被你杀了,剩下的尸骨又算得了什么?你爱怎么处置随你!”

“你不在乎?”

“我不在乎!”

“那你还来费阿拉做什么?”他陡然严厉起来,喉咙深处压着愤怒。

“你以为我喜欢来么?”要不是布扬古逼我,就算费阿拉派出八抬大轿来请我,我也不会来。他这真是明知故问!

“你——”他被我气得不轻,红润的脸色一阵白一阵青,神情反复多变,“好!好!你不在乎……你不在乎的东西我留着又有何用?我会把布斋的尸骨还给叶赫,可是你——东哥,你既然已经踏入我的费阿拉城,今后不管你喜不喜欢,你都再也没有随意离开的自由!我要你留在这里……一辈子!”

我看到了他眼中的狠戾与残酷,那双眼酷似怒火中烧时坏脾气的褚英,他们果然不愧是父子,连凶狠的眼神都如此相似。

“你会后悔你所说过的那些话!”

看他最后近乎赌气般的诅咒,我非但毫无惧怕之意,反而抑制不住轻笑起来:“后悔什么?后悔拒绝嫁给你?不!永远不!”

他噌地腾身站起,愤怒的摔门而出。在离开的霎那,他却顿在原地,抛下一句冰冷而僵硬的话语:“从明天起,你搬去木兰集沟!从今往后,不准你再踏出木兰集沟一步!”说完,他扬长而去。

我淡淡的冷笑,心里涌出无奈凄凉的酸涩。回过头,我毫无意外的看见扶着门框的孟古姐姐。她仅着一身雪白中衣,散着乌黑的披肩长发,赤脚踩在灰蒙蒙的青砖地面上,脸色惨白如雪的呆望着我,眼眸空洞的透出悲凉的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