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4、婚礼(下)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脖子上的手劲加重,我险些透不过气来。果然是现世报啊!都是这张嘴害的。

“谁?谁在那里?”假山后有微弱的灯光一晃而过,我才张嘴,就被他用力捂住。这回他在陡然受惊之下,慌乱间竟一手将我的鼻子也给捂死了。我用力踢腾扭动,憋得两靥通红,只觉得胸腔里的那点浊气倒流回脑子里,整个人昏沉沉的,眼前开始出现模糊的叠影。

“什么人……”

“咦……”

“放开她……”

一连串的声音好像离得很近,又好像隔得很远。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压在我嘴上的重力终于消失,我得以吸进了长久以来的第一口新鲜空气。这个时候,我意识到自己从鬼门关绕了一圈,又回来了。

“东哥!东哥!你醒醒!醒醒!”有人在喊我的名字,轻轻拍打着我的脸颊。

微微睁开眼,映入眼帘的竟是一张熟悉的脸孔,星目剑眉,英气勃勃。我眨眨眼,终于确认是他没错。

“咳,好久不见。”想了好多话,可没想到最后冲出口的竟会是这么一句。

褚英显然也是一怔,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忽然长长的松了口气,把我拥进怀里:“吓死我了!还好你没事!”

我的鼻子被他压在胸口,感觉都快给压平了,不由闷闷的说:“喂,快透不过气了。”他真怕我再被闷过气去,赶紧松开手。

我活动了下四肢,除了脖子上有点疼外,一切都还好。那个刚才对我动粗的家伙已经被侍卫反绑了胳膊,正沉默无声的站在回廊边上,凑着灯笼微弱的烛光,我瞧他不过三十多岁,容长脸,丹凤眼,鼻端口正,长得倒有几分俊气。

褚英见我打量他,哼哼两声,冷道:“布占泰,你以为你成了我额其克的女婿,我便拿你没辙了吗?你今日欺辱了东哥,我看就连我额其克也保不了你。”他顿了顿,挥手,“把他带下去,一会儿交由阿玛处置!”

“等等!”我急忙大叫。押解的侍卫顿住脚步,我蹒跚着走了过去,问他:“你是布占泰?”

从我醒来,他就一直紧抿着唇,低头不语,这时听我问他,才又缓缓抬起头来,双目炯炯的望着我。

“你是乌拉满泰贝勒的弟弟布占泰?”

“是又怎样?我虽是败军之将,却也无须受你侮辱,是英雄豪杰的便给个痛快的吧!”他脸上带着一抹刚毅的倔强,嘴角下垂,露出一种蔑然。

“布占泰……”我喃喃的念了一遍他的名字。原来他长得这样一副尊容。如果没有九部古勒山之战,恐怕此刻我已被逼嫁他为妻了吧?一想到方才他说的那番“娶一个也是娶,两个三个也都一样”的言论,我不禁暗自庆幸。

幸好……幸好……

手抚上心口,我不免有侥幸之感,他见我望着他若有所思,原本还威武不屈一脸傲气的神情开始有了些许动摇,他突然挣了挣,叫道:“东哥格格!请你嫁给我吧,我布占泰发誓一辈子待你……”

“啪”地声脆响,竟是褚英手持马鞭,狠狠的在他脸上抽了一鞭。

血红的印子立即浮现在他下颌。

“做你的春秋大梦!”褚英恶狠狠的说,眼底闪动着我所不熟悉的狠戾。“就凭你,也想得到东哥?”说着又是刷刷两鞭。

我看不下去了,飞快的说:“那又怎样?他原就是与我有过婚约的……”褚英僵呆。我不理他,想到他阿玛这次召我来的目的,我成心不给努尔哈赤面子,索性对布占泰坦言,“我姓叶赫那拉,我的名字叫布喜娅玛拉。”

布占泰表情迅速变幻,先是震惊,而后喜悦,最后眼眸中的光芒渐渐黯淡下去,紧绷的肩膀微微颤抖。我知道他是已然猜到我作为叶赫的格格,此刻居然会出现在费阿拉城内,这背后到底是什么原因了。

他应该比我更加了解一个男人的占有欲有多么的无理和强烈!就如同他刚才的言行一样!

我冷笑,全身被一种淡淡的,酸涩的悲哀包拢住——在这个不平等的世界里,作为一个毫无反抗能力的柔弱女子,我难道终将无法畅快自由的呼吸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