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6、分娩(中)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孟古姐姐浑身发颤,呢喃摇头:“额涅[1]……额涅!救救我……额涅,额涅……”

接生嬷嬷大汗淋漓,那汗水倒有一半儿是吓出来的,两位老太太互相对望了一眼,我看她俩面有惊惧之色,忍不住心头一跳,一股不祥之感油然升起,忍不住喝道:“你们两个愣着干什么?我姑姑若有个好歹,我定要你们抵命!”

来这里一个月有余,我再不适应,也懂得在这个主仆等级观念格外强烈的社会,奴才们的生死不过是主子一念之间的抉择。那两位接生嬷嬷也许不是我的奴才,不用受我挟制,但我如今的身份是叶赫的格格,是孟古姐姐的娘家人,身后代表的是整个叶赫部落。

两接生嬷嬷终于警醒过来,赶紧慌慌张张的施救。

我愈发厉声恫吓:“今儿个我就在这里,你们若敢有半点懈怠,我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从小到大,也不是没有这样发狠话吓唬人,但显然只有此时此地面对着满屋子的奴才,我的话才真正起到了骇人的作用。我扬声对着屋子所有的大小丫头,厉声道:“福晋母子平安则罢,若不然,我要你们全都陪葬!”

一位接生嬷嬷哆嗦着端了一碗黑糊糊的药汁过来,婉言劝孟古姐姐服药,我怒道:“她人都这样了,听得见你说什么吗?”我托起孟古姐姐的头,捏住她的下颌,接生嬷嬷顺势将药灌了下去。

“额……涅……咳咳……”她仍是昏昏沉沉,意识不清醒。

接生嬷嬷眼眶蓄泪,无奈地在炕头上冲我俩磕头:“格格,福晋不醒过来使力,即便是萨满神降临也是无能为力啊。奴才……奴才们真的尽力了啊!实在是……”

我也慌了起来,生孩子这事电视剧里看得多了,可真要面对现实,即便是有着丰富生育经验的老嬷嬷都束手无策,何况我这个没生过孩子的?

“海……海真!”我招呼海真过来顶替我的位置,然后慌乱地爬到孟古姐姐面前,见她昏沉呓语的惨淡模样,狠下心甩手啪啪照着她的脸就是两巴掌。

清脆的巴掌声将满屋子的人吓得全僵住了。我揪着孟古姐姐的衣襟,在她耳边大声嚷:“不想你的孩子跟你一块死,就给我醒过来!”

这两巴掌还真是管用,孟古姐姐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竟低吟着缓缓睁开了眼。

“你就要做额涅了!为了孩子,你要坚强点!拜托了,请你千万千万挺住啊!”我随手用袖管胡乱的擦去她额角的冷汗,心里却是充满了酸涩。可怜的女人,她也不过才十七岁而已,以现代的标准来看还是个未成年少女,然而此刻却已经要为升格做妈妈而痛得死去活来。

第一次,我是如此真痛恨古代的落后,要是……要是能剖宫产该有多好!要是有麻醉药该有多好!

“啊——”孟古姐姐咬着牙撕心裂肺的尖叫,双手死死的攥紧绑在腕上的白绫。

“用力!用力!”接生嬷嬷们大声呼喊。

我的心焦急的揪在一块,我还能做些什么吗?还能再做些什么可以帮到她?

“啊——啊——”

“用力——再用点力,头出来了,再……”

接生嬷嬷的喊叫声似乎也变得强而有力起来。忽然,我感觉脚下一片湿濡,低头一看,却是一汪鲜红的血水顺着席子漫延过来。看着那犹如在黑夜中盛放的殷红,我的脑子嗡地一闷,顿时头晕目眩起来。

神智再次清醒过来,却是被一阵脆亮的婴儿啼哭声给唤醒。

接生嬷嬷欣喜万分,将红彤彤、浑身皱皮的婴儿简单的擦洗了下,利索的包好。

“是阿哥还是格格?”孟古姐姐虽然虚弱,但眼睛却还勉强睁着。

“恭喜福晋,是位阿哥!”接生嬷嬷抱着孩子在床头屈膝行礼,满脸堆笑。

我好奇地凑过去一看,和那些电视里放的白嫩嫩的小婴儿不一样,襁褓里嚅动着小嘴的小东西看起来又红又瘦,像只小猴子,一点都不好看,头上乌黑的毛发湿漉漉的黏糊在一起,两眼眯成一道缝,小鼻头塌塌的,鼻头和鼻翼布满白色的粟粒疹。

好丑!

我皱了皱鼻子,可转头却见孟古姐姐激动难抑地抽泣起来。

“恭喜你……”我轻声说,鼻子一酸,眼泪竟也不由自主地从眼角滑落。

“东哥……”孟古姐姐抓住我的手,哑声叹息,“多亏有你……”

“姑姑,您别说话,赶紧休息一会儿。”

我俩正说话,屋外陡然响起一阵欢呼声,一片嘈杂的呼声里格外响亮的掺杂着努尔哈赤的兴奋:“好啊!这就是我的八阿哥……”

不知为何,我心里突然充满了苦涩,将之前为孟古姐姐产子的欣喜冲淡。

明间里人来人往,一会儿海真脚步踉跄地跑了来,微喘:“贝勒爷……爷说要看小阿哥。”

产房里是不适合爷们以及外人随意进出的,所以努尔哈赤要看孩子必然是要把孩子抱到外头去看。孟古姐姐满脸忧色,攥着我的手一紧:“东哥,姑姑求你件事……”

屋外还在热闹着,想来叶赫那拉福晋生下小阿哥的事情已经传遍整个费阿拉城,所以赶来祝贺的亲友女眷已经挤满了整个内栅。我很庆幸可以不用再见到那些萨满法师,那些鬼鬼的面具让我心里实在发毛。

努尔哈赤正待在衮代的屋子里,我抱着裹得密不透风的小阿哥走进门时,努尔哈赤明显一愣,眼神诧异的闪了下,然后慢慢地从暖炕上跨下地来。

衮代的屋子很热,和孟古姐姐的那间冷冰冰的屋子实在有着天壤之别。被这屋子里干燥的暖气一烤,不知为何,我的眼睛涩痛起来。

“怎么是你?”

自从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后世赫赫有名的清太祖后,我有意无意的便开始避开他,好在努尔哈赤公务繁忙,白天基本不在栅内,因为孟古姐姐有孕在身,晚上他也都是留宿在其他福晋房里,很少来孟古姐姐那里逗留。也正是因为如此,衮代才敢暗里这样给孟古姐姐使绊子,明知她是个快临盆的孕妇,仍是放任她和小福晋[2]一样屋里迟迟不通火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