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6、分娩(上)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壬辰年十月廿五,丑初。

当我还窝在被窝里重温我那点现代的旧梦时,却被屋里嘈嘈嚷嚷的声音给吵醒了。带着点窝火的情绪,我从被窝里蹭出脑袋。

辽东地寒,可这屋子里的火炕到现在都还没烧起来,仅靠屋子的两只炭炉取暖,稍不注意炉火熄了,半夜就会被活活冻醒。

不知道以前的东哥是如何糙皮厚骨地顽强抗寒的,我只知道我一到晚上就会冻得难以入眠,挨了一个多月,睡眠严重不足,每天都困得不行,可也是挨着枕头时时冻醒。我睡的地方是孟古姐姐寝室外的明间,因这屋没有单独的厨房,所以烧炕成了格外的奢侈。孟古姐姐知道我怕冷,格外催了几次,可每次都没有回应。昨晚上我迷糊糊的睡下,服侍我的丫头阿济娜和孟古姐姐的大丫头一边看炉子烧水绣花样,一边闲聊,听她俩的口气,似乎大福晋衮代的屋里早已烧上了地炕了。

“格格……”

“咝……”我用厚厚的被子里蒙着半边脑袋,眼皮涩涩地睁开一条线。

阿济娜挨着炕头,低下头看着我,满脸焦急:“格格,醒醒。”

“什……什么事?”这屋里即使烧着炉子,热量还是远远不够。我听见里屋似乎有人在低吟,猛地打了个激灵,从被窝里钻了出来,“谁?发生什么事了?”

阿济娜动作迅速地将外套把我裹起来:“我的小主子,您这是做什么,起那么急……赶紧把衣裳穿好,小心受了冻。”

我已经听出那声音是孟古姐姐发出的了,急忙穿好衣裳下地:“姑姑她怎么了?”

“应该是发动了……”

我懵懵懂懂,看阿济娜一脸喜色,忽然醒悟过来,哦哦的叫了两声,结结巴巴地说道:“是要生了吗?”看看天色,屋外一片漆黑。

“海真去叫人了,福晋吩咐说让格格到西屋去睡——这炕上得收拾起来,得把福晋挪这通炕上来……”阿济娜碎碎念地说着话,看得出来,其实她很紧张,孟古姐姐半夜肚子疼要生孩子,熟悉的海真不在跟前伺候,我和阿济娜两个客居在此的人,显得非常的多余。

没多会儿,一脸苍白的孟古姐姐被挪出了房间,她精神不是太好,却仍是不忘对我挥手:“去……去里面睡会儿……”

我摇头,这样子还能睡得着我上辈子就是天篷元帅投胎。

偏孟古姐姐虚弱又温柔的笑,笑得人没法开口拒绝:“乖……嗯!”她痛得皱了下眉,额头上挂着冷汗,缓过一口气后,继续冲着我笑,“你还小……不便待这里,去西屋睡会儿。阿济娜,照顾好东哥格格。”

炕上新铺了谷草和席子,几个嬷嬷丫头伺候着将孟古姐姐扶上炕。阿济娜拉着我的手将我带到西屋,西屋空间小,却烧着三个炭炉,我想了想,对阿济娜说:“把两个炉子搬到外头去。”

海真这一去便是一个多时辰,内栅其实并不大,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要耗那么久才回来。好在终于把两个接生嬷嬷给带了来,只是这时候孟古姐姐的惨叫声已经听得我毛骨悚然了。

但后来听得多了,好像就有点精神疲劳了,包括屋外那些接生嬷嬷重复说的什么“不要使劲……”“福晋歇歇,省点力……”我迷迷瞪瞪地歪在床上,看着窗户纸上的颜色一点点的变得透亮。

早点是海真给送进来的,只是她眼睛鼻子红红的,也不知道是冻的还是哭的,送早点过来时人也有点心不在焉,只是叮嘱阿济娜,守着我在屋里别乱跑出去。

结果这一守便是一天,午饭也是在西屋吃的,等到快到晚饭点时,外头接生嬷嬷喊的台词已经换成:“用力!使劲啊!”“福晋……您醒醒……再使点劲啊!”

相对而言,孟古姐姐声音已经细不可闻。

我侧耳听了半天,听那明间里像是突然炸了锅了一般,接生嬷嬷慌乱的尖叫声叫得人心直颤!

“怎么回事?”我噌地从床沿上站了起来,想掀帘子出去,却被阿济娜挡在了门口。

“格格!格格!您……”她想拦我,眼神却又闪闪烁烁地不住打量我的脸色,生怕惹我生气。

我毕竟不是真的是个不懂轻重的孩子,心里虽然焦躁,却还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回去重新坐下。明间的叫声依然此起彼伏,但与此同时,屋外头却一阵当啷当啷的铃响,随着鼓作铃响,念咒般的唱词也嗡嗡嗡的响了起来。

我心头一颤,只觉得浑身莫名的发抖,颤声道:“那……外头有什么人?”

阿济娜却是面带喜色,一脸虔诚地跪伏下来:“萨满神啊!”一边说一边不住的磕头。

我越发焦躁不耐起来,外头热闹非凡,隐隐隔着窗户似乎还能听见有人在给努尔哈赤道喜,努尔哈赤那爽朗到叫人闻之厌恶的笑声时不时的盖过萨满求福的声音,但和外头笑语晏晏的场面截然相反,屋里却是凄厉如鬼域。我冷得浑身发抖,终于忍受不住冲了出去。

阿济娜还跪在地上,没提防我掀了帘子蹿了出去。

“福晋!福晋……您醒醒……再使点劲啊!”

明间里一片混乱,一脸苍白的孟古姐姐毫无知觉的闭着眼躺在冰冷的炕上,乌黑的长发散在枕巾上,愈发衬得她毫无生气。满屋子的嬷嬷,两位上了年纪的接生嬷嬷跪在炕角,一人撑着孟古姐姐的双腿,一人使劲压她的肚子。

我打了个寒颤。这哪里是在生孩子,分明就是在虐杀产妇嘛!接生嬷嬷见孟古姐姐晕厥不醒,便指使着一旁的小丫头去掐她人中。那丫头也不知道是年纪太小力道不够,还是被这阵仗吓傻了,抖抖瑟瑟地掐了半天,孟古姐姐半点反应都没有。

海真恰好端着盥洗的热水进来,见这情景,急得泪流满面,嘶声大喊:“格格!格格您要撑住啊——格格啊——”

被她那么几声格格一叫,我猛地回过神来,也顾不得忌讳,捋起袖管,动作利索的爬上炕。接生嬷嬷错愕的看着我,一时没反应过来我这个小丫头是打哪冒出来的,我也顾不上解释,照着孟古姐姐的人中掐了下去。我指甲够长,使力也够狠,被我这么一掐,孟古姐姐居然幽幽转醒,只是表情异常的痛苦,双眼紧闭,全身哆嗦。

“把福晋扶坐起来!”接生嬷嬷也不管我是谁了,尖厉着嗓子吩咐我,“撑住——”

我扶起孟古姐姐,让她的后背靠在我身上,她仰躺半坐,接生嬷嬷又喊:“福晋,能见到小主子的头了,您再使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