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水享跟在领事太监身后走上前去,燕洵伸出右手,平放在书案上。水享跪在下首,面纱遮去了大半边脸孔,刘海垂下来,更是连眼睛都遮去了。她低着头,目光如水,在无人看到的底层,好像刮起了一场漆黑的风雪。还是那只手,修长而苍白,指腹间布满了因常年握刀挽弓而留下的老茧,小指断了一大截,新生的皮肉在多年的打磨下也变得粗糙,有着狰狞难看的疤痕。

她只是微愣了片刻,便收回神志,手指搭在皇帝的脉搏处,为他诊脉。燕洵却不由得看了她一眼,大多医师在骤然看到他的手的时候,都会愣住,这位却这么快就调整了心绪,倒是个聪慧的人。

水享诊完脉之后默默地退后一步,低着头说道:“皇上的病并无大碍,只是过度操劳,睡眠不足,稍候贫尼会开一服药,皇上喝了,多注意休息,自然就大好了。”

她的声音低沉喑哑,完全不像是从她口中发出的,燕洵听了眉梢微微一挑,目光淡淡地打量着她,说道:“你的声音是生来就如此吗?”

水享道:“回禀皇上,贫尼幼时家中遭逢大火,嗓子是被烟熏坏的。”

燕洵不再说话,目光在她脸上转了一转,便又垂下。这时殿外有内侍进来送奏章,阴冷的风突然吹进来,燕洵眉头微微一皱,按住太阳穴的手指不自觉地便用了些力。

水享见状说道:“贫尼还有一套按摩手法,可以缓解头痛,不知皇上要不要试试?”

殿内的烛火越发亮了起来,窗外夕阳西落,暮色降临,时间缓缓流逝,燕洵的目光也如雪一般纷纷扬扬地遍洒下来。他看着水享,目光依稀间便带了几分深意,沉默了片刻,点头道:“好。”

水享步伐平稳地走到他身后,伸出一双白皙的手,按在他的额头上。她手指冰凉,乍一触碰竟宛若山巅的寒雪一般,冷得让人心颤。燕洵却神情自若,感受着她灵活有力的手指按在头上,头痛果然缓解了几分。便微闭着眼睛,随口问道:“你的师父是净月师太?”

水享低声答道:“是。”

“来帝都几年了?”

水享道:“有五年整了。”

燕洵牵起嘴角,眼睛里却没有什么笑意,淡淡道:“以前是哪里人?”

水享声音平静,低着头答道:“闽州人。”

燕洵眉心微微蹙起,手握成拳,放在嘴边轻咳了一声,道:“你帝都话说得不错。”

水享低应了一声,却不再说话了,大殿大得离谱,不知哪里吹来一股风,轻飘飘的,带着清淡的香。水享目光沉静,默默地看着眼前这个人,尽管是看着背面,尽管自从进入大殿以来一直不曾抬头,可是她仍旧可以想象出那人的模样。是的,必是这样,狭长的眼睛,深邃的视线,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双唇,就连唇色也是极淡的,总是那样抿着,好像对谁都不屑一顾。那是多久以前了,水享站在那里,记忆却穿山越海地回到了那个逝去的年代,她躲在一众兄长身后,被奶娘紧紧地牵着,自人群的缝隙中望过去,便见那少年远远地走来。其他的小王爷小世子纷纷哭闹不休,便是个别安静的,也是红肿着眼睛,心不甘情不愿地被送进来。唯有他,目光朗朗,微笑自若,全然没有一点离乡背井充当人质的害怕,看到人群中傻呆呆望着他的自己,反而淘气地冲自己眨了眨眼睛。

从那以后,便是一连串明亮的日子,宫里那么大,人那样多,自己的眼睛却自此只能看到他一个。那时的她还那样小,宫里的门槛却那样高,几乎高过了她的小腿,她每日里便一道宫门一道宫门地跑,跑得满头大汗,只为躲在尚武堂的门外偷偷地看他一眼……

然而,那样的日子终究还是过去了。

水享默默地、缓缓地、深深地吸了口气,脑海中掠过刀山火海的江山沦陷,掠过厮杀征伐的金戈铁马,掠过耻辱黑暗的苦苦挣扎,终于,一切消散,只剩下眼前这个背影,这个从始至终,一直挺拔如铁的男人。

水享的右手按过他的额角,按过他的脖颈,按过他的肩膀,按过他的脊背,便仿佛按过她这颠沛流离的一辈子。她看着他,看着这个她追逐了半生、苦恋了半生、痛恨了半生,更毁了她整整一生的男人,心脏在剧烈跳动,仿佛要从口中跳出来。就这样吧,还能如何呢,这样不是最好的吗?她隐忍挣扎,受尽了屈辱,受尽了苦难,受尽了折磨,所等待的,不就是这一刻?

她的目光中闪过一丝锋芒,手腕一振,一抹柔软的银光自她的袖中滑落掌心!

燕洵沉静的眸子微微一闪,目光深邃,好似瞬间看透了什么。

素色宫装的宫女在此时端着白炭走过来,要为屏风后的香炉加火。燕洵脚下一动,踩住地毯,蓦地一用力,顿时便听那宫女惊呼一声向这边倾倒,而她手里的那盆白炭则向着燕洵和水享两人整盆撒落!

霎时间,宫人们的惊呼声和尖叫声响成一片,水享也被这突发的变故惊住了,燕洵则趁着这一时机飘身而退。

“快!快来人啊!”领事太监大惊失色,连滚带爬地冲到了燕洵身边,惊慌失措地上下抖动燕洵的衣裳,生怕他烧伤了一丝半点。

而那名宫女已经眼皮一翻吓得晕了过去,侍卫们冲进来将她按住,生怕这名“刺客”再做出什么举动来。

这些年帝国虽然逐渐太平了,但是燕皇的宫殿里从来不缺乏这类不要命来行刺的刺客,不管是不甘心的前朝余党,还是没落藏匿的大同行会信徒,都曾经一次又一次地潜入皇宫意图行刺。

殿内乱糟糟的,每个人都面色苍白,如临大敌,生怕因为这件事而被皇帝迁怒。然而燕洵自始至终未发一言,紧紧地皱着眉,似乎有些不解、有些疑惑,甚至有些无措,但是这些并无损于他的威严,他的双目仍旧冰冷地望着那人,似乎要穿透她额角的碎发,穿透她厚厚的面纱,一直看进她心里。

领事太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赫然便看到了水享。

侍卫们忙着处理刺客,召唤太医,保护皇帝,唯有她仍旧站在那里,肌肤苍白,目光茫然,像是一只游魂野鬼,脸上全然没有一丝半点血色。她背上的衣物都被烫坏了,脖颈上也是一片红,可是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她仍旧横着双臂,像是一株稻草人一样挡在那里,手臂上的衣衫已经被烧着了,红彤彤一团大火。

“啊!”领事太监大呼道,“快救人啊!”

一桶水噗的一声浇在她身上,她衣衫狼藉,手臂更是烧伤惨重,几名宫人赶上前去扶住她,就听领事太监急忙说道:“还不快扶水享师傅到偏殿去,快去请太医来。”

宫女们答应了一声,扶着她便要出去。

“站住。”

他突然开口叫道,那声音极冷,像是燃尽了的香灰,夹带着涩涩的阴沉,撩开一层层华丽奢靡的锦帐,传到她的耳朵里。窗外风雨凄凄,雨水划过瓦檐,发出滴滴答答的声响,映衬着他沉静的尾音,在空荡荡的大殿上清晰地回荡着。

“你……转过身来。”

室内光线昏暗,竟似有一点诡异的红,明黄的通臂长烛静静地燃着,将光线一丝丝地洒在燕洵修长挺拔的背上。那衣襟上金线璀璨,龙爪狰狞,依稀间似乎要挣破黑色的锦缎腾飞而去,他皱着眉,耳际只听天边滚来隆隆雷声,那么远,又那么近。

水享站在那里,却仿佛什么也听不见了,世界空旷得可怕,眼前的一切都变得缥缈起来。这些年的忍辱负重、九死一生,如丧家之犬般辗转逃亡、呕心筹划,还有每个夜晚来临时的孤寂痛苦,突然就变成了一潭冰冷的死灰,再没有一丝半点热度。她低着头,看着含玉双凤拢翠金钩挽着一方烟云般的织锦薄纱,细小的风吹过,轻飘飘地荡起来,就像是无根的浮萍,就像是她一般,这条命,这一生,从未真真切切地握在自己手中。

就这样吧,她牵动嘴角,却连一个苦笑都扯不出。

就这样吧,还能如何呢?说到底,终究是那样无用,那样愚蠢,那样下贱到无以复加!

她死死地咬紧下唇,几乎要将嘴唇咬破。她不知道自己那一刻在想什么,为什么那一针刺不下去,还着了魔一样伸出双手挡在前面。

是疯了吗?是脑子不清楚了吗?是中了魔吗?

还是,还是……还是仍旧有那样恶心的念头在心里作祟,十年二十年地无法忘怀?

她突然很想哭,很想不顾一切地大哭一场,把这些年的苦、这些年的累,这些年的疼痛耻辱一起哭出来,再也不要在每个夜里畏缩地挣扎在噩梦中。可是,这双眼睛,从什么时候起,就已经干涸了?是从兵败逃亡的那一天?还是屈辱承欢在那个老头子身下那一日?抑或是被那群畜生撕裂衣衫的那一刻?

或者,是很多很多年前,她穿着一身大红嫁衣,跪坐在大火弥漫的夜空之中,看着那两个人骑着马,携手并肩冲出真煌城门的那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