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他就那样靠坐在床上,穿着一身干净清爽的长衫,见了她,仍旧和以往一样,微微一笑,伸出手来,对着自己身侧的椅子一指,示意道:“坐。”

她愣愣地坐下来,双眼望着他,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却不敢哭,只是一味地咬着嘴唇,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玉树,以后,就要辛苦你了。”他看着她,很平静地说出这句话,语速很慢,却很清晰。小几的托盘上,放着两支老参,已经没了大半。他微微喘了口气,爱怜地看了一眼永儿,轻声道:“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玉树太害怕了,她这一生,从来没有这样害怕过。她突然大胆地抓住她丈夫的手臂,就那么傻傻地说:“王爷,不行啊,不能这样。”

玄墨一笑,脸色苍白,眼窝深陷,已经瘦得脱了相。

“王爷,不能这样。”这个单纯的女人,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只是用力地摇着头,死死抓着自己丈夫的手腕,一遍遍地说,“不能,不能这样。”

夜风一点一点推开了窗子,清冷的烛火几次险些被风吹灭,外面的气息那样冷,从北面吹来,隐隐带着秋菊的清香。

她依稀间记起年少时和姐姐们玩笑嬉闹,几个姐妹在一起幻想自己未来的夫婿。有人说要诗文冠绝的状元郎,有人说要武艺超凡的大将军,还有人说要出身显贵的世家子。唯有她,想了许久许久,最后被姐姐们逼得无奈了,才吞吞吐吐地说:“只要,只要对我好就行了。”

只要对我好就行了。

她一直是如此卑微的一个人,就连亲姐姐都嫌弃她没有大志,可是那又怎么样,最起码,她不会贪心不足,不会郁郁寡欢,不会怨天尤人。她的愿望简单,却也容易实现,她生活单调,却更加平和开心。

可是此刻,她突然连这最后的一点都不想要了。

她抓着玄墨的手,颤抖着说:“王爷,老王爷不在了,你休了我吧。我知道王爷不喜欢我,王爷心里有别人。我现在什么也不要了,只要王爷活着,只要你活着,你休了我也没关系。”

那一刻,所有的风雨似乎突然止息了,百战而归的将军愣在了这个简单女人充满执着的眼神中。一丝酸楚从心底生出,多年的固执和坚持在这一刻化成了飞灰,岁月如同一条汹涌的长河,将他那么多年的执念通通淹没了,愧疚的海洋覆盖上来,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凝成了一声叹息。

成亲多年,他终于第一次伸手拥住了他的妻子,抱歉地轻叹:“玉树,我辜负你了。”

玉树靠在这个陌生的怀抱里,一时间就那么愣住了。

那么多的隐忍,那么多的自控,那么多的自我安慰,那么多的自欺欺人,她一直以为自己是足够贤良的,一直以为自己是极守妇德的,一直以为自己是不难过不伤心的。

可是,一切的一切,却终究在这样一句简单的话里,在这样简单的一个拥抱里,完全崩溃坍塌。

原来不是没有委屈,原来不是没有失望,原来不是没有奢求和幻想。

只是,她一直将这一切那么深那么深地压了下去。

她突然就放声大哭起来,撕心裂肺,泣不成声。

这是生平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玉树靠在自己丈夫的怀里痛哭。

说了那句话之后,玄墨就去世了,走得安详平静,犹如一幅水墨。

第二日,得知玄王爷去世的消息之后,原本已经准备出城的燕皇却临时改道,直奔玄王府。年轻冷峻的帝王一身黑袍,站在玄墨的灵前许久许久,周围所有前来吊祭的人都被吓得不敢作声,唯有他,像是一尊石像,久久没有离去。

那之后,便是一连串的册封,一连串的殊荣。可是,终究和她没有什么关系了,此心已死,任世间姹紫嫣红,落在她的眼里,终究是一片茫茫白地。

马车在官道上缓缓地走着,穿过了繁华的街市,走过了热闹的人群,出了真煌的城门,向着东南方行进。喧嚣的声音渐渐远去,青山披雪,荒草摇曳,天空灰蒙蒙的,偶尔飞过一只离群的大雁,发出悲伤的哀鸣,静静地掠过上空。

永儿靠在玉树的怀里,昏昏欲睡,马车里暖融融的,棉布帘子很厚,挡去了外面的寒气。玉树抱着孩子,一下一下轻拍着他的背,嘴里不自觉地哼唱着儿时听过的童谣,时间走得很慢,脚下的这条路却格外漫长。

“王妃,前面有茶水铺子,要下来歇歇脚吗?”姜吴带着玄王府的护卫跟在马车旁,穿着一身低调的灰貂皮袄,一边搓着手,一边凑过来问道。

帘子微微一动,冷风扑面而来,玉树皱了皱眉,抬头看着天,说道:“还是快点赶路吧,我看这天好像是要下雪,别被阻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