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楚乔眉头一皱,拳头无力地打在他的胸膛上,“你敢?”

“不想我纳妃,你就勤快点。”

诸葛玥手腕灵活地上移,摘下她的发簪,满头青丝瞬间滑落。他的手修长白皙,如和田美玉,缓缓划过楚乔的脖颈,激起一片酥麻感。细碎的吻沿着她雪白的脖颈一路往下,他用手指挑开她睡衣的带子,灯火摇曳,暖帐春潮,她那身绫罗翩翩落在脚下,肌肤如陶瓷,细腻光滑,玲珑有致。

诸葛玥一把将她打横抱起,转身走向宽大的床榻……

不吃晚饭的后果是很严重的,某人睡到半夜,还是拖着酸软的身子爬起来,准备走到小几旁偷偷吃糕点。

刚走了两步,险些一个跟头摔在地上,她皱着眉,很委屈地揉着腰椎骨。

好酸好疼,站着都费劲。她瞪着眼睛剜着床上的某人。

一定每次都要这样吗?明天还怎么教舟儿练剑?看她被儿子笑,他很有成就感是不是?

虽然茶已经凉了,可是肚子饿了,她还是觉得糕点吃起来很香。突然,床上传来一个低笑的声音。蹲在小几旁的楚乔一个激灵,一下子站起身来,抹了抹嘴说道:“你没睡呀?”

月光透过窗子洒进来,床上的男子侧身躺着,一手撑着头,对她招了招手,淡笑道:“过来。”

楚乔哼了一声,道:“不要。”

诸葛玥笑着说:“我是为你好,你什么也没穿,我怕你着凉。”

楚乔脸蛋顿时一红,连忙满地找衣服,却感觉腰间顿时一紧,就被某位手长脚长的人一把搂进了怀里。

“累吗?”他用薄毯环住她的胸,雪白的香肩却露在空气中,令他忍不住低头吻了一吻。

楚乔实话实说:“有点。”

“饿了吗?我叫人送吃的来。”

“不要不要。”楚乔连忙拒绝。开什么玩笑,这个时候叫吃的,明天会被李青荣那几个人小鬼大的孩子笑话死的。

他抱着她坐在小几旁的软榻上,拿起一块糕点送到她的嘴里。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话家常,时间一点点流逝,大殿里安静如水,整个世界都已经睡下,只剩下他们靠在一起,肌肤温暖,一片静谧安详。

“星儿,犬戎已经打到北朔关了,你怎么看?”

楚乔微微叹了口气,想了半晌,方斟酌着问道:“诸葛玥,你相信我吗?”

诸葛玥眉梢一扬,笑道:“你想我出兵帮燕洵?”

“不是帮燕洵,而是帮我们自己。”

楚乔摇了摇头,沉声说道:“你我都知道,这场战争,犬戎绝对讨不到什么便宜。也许在初期,他们会因为出其不意而略占上风,但是只要燕北缓过神来,犬戎的好日子也就结束了。但是到底要经过多长时间,就有待商榷了。也许这一战的区别只是在于犬戎能给燕北造成多大的破坏力,他们这些人,作战倒是凶猛,但是没有整体的军事策略,进攻毫无方向,就是一鼓作气乱打一通。说是军队,倒不如说是铰肉机更形象些。”

诸葛玥抱着她,静静地听着,也不插话。

楚乔继续说道:“唐明帝十三年的时候,犬戎也曾攻破美林关一次。不过一个月,整个西关就化作一片焦土,百姓死亡近百万,所有的典籍建筑全部毁于一旦,那一次,国力衰退几十年。若不是那一次,后来大唐也不会让大夏有机可乘,最后落个四分五裂的局面。”

“如果燕北因为此战而国力衰退,那我们不是更有机会收复失地?”

楚乔笑着斜了他一眼,说道:“你心里明明知道是怎么回事,偏偏要拿这话来问我,我可以理解为我们的青海王殿下在吃干醋吗?”

诸葛玥笑了一声,低头吻了她一下,说道:“我明白,燕洵绝对不会让我看热闹的,如果见我迟迟不动,他说不定会引着犬戎人来攻打青海。”

“猜得很对,完全符合他的行事作风。”

“算了,”诸葛玥说道,“与其让他引着人跑到青海来,不如我出兵帮他把人堵在北朔外面,省得把咱们这儿搞得乌烟瘴气。如今百姓们刚刚开始春种,他们若是来捣乱,谁还有心思种地干活?”

楚乔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兵?”

“就这几日。”诸葛玥说道,“我在等赵彻的消息,这个时候,他一定在北边趁火打劫。燕洵要想抽出兵力来对抗犬戎,少不得就得让他占点便宜。我得等他得手之后才出手,顺便也要找找财大气粗的燕皇,讨一点军费。”

楚乔说道:“你们两个还真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就不怕谈崩了,到时候你们出兵不是更没面子?”

诸葛玥一笑,说道:“我们两个打了这么多年,互相多少也了解点。打来打去,根本就分不出个胜负输赢。如今各方政权都是刚刚稳定,谁也不敢倾全力去发动大型战争。这样一味地打,也不是办法。当战争无法彻底解决问题的时候,最终的方式还是要谈判,西蒙打了十多年,也该歇歇了。”

楚乔闻言微微叹息,靠在诸葛玥怀里,轻声道:“希望如此吧。”

美林关外的犬戎人气势汹汹地杀将而来,所有西蒙的百姓无不恨得牙根痒痒,其实他们并不知道,这群人的到来,虽然带来了浓烈的血腥和惨烈的杀戮,但同时,也带来了真正和平的一丝契机、一分希望。

北朔,北朔……她离开那片土地已经多少年了?

没想到,竟然有回去的一天。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所谓的世界末日和绝对的种族灭绝,那么白苍历七八八年,绝对是最接近死亡的一年。

这一年春天,燕洵依照惯例,同北地的赵彻还有青海的诸葛玥打得热火朝天,大燕的属地怀宋也多次与卞唐发生冲突,西蒙大陆上的战争进行得如火如荼。所有的人都埋首内战,并且乐此不疲,却懵懂不知就在大燕的发源地上,一股强大而又邪恶的力量已经向他们伸出了手脚。

白苍历七八八年四月初九,一个震惊全大陆的消息惊碎了刚刚过了六年太平日子的西蒙百姓——卞唐叛臣靖安王妃带领所属三千兵马,秘密潜入美林关,于四月初八晚和早就埋伏在关外的犬戎人里应外合,攻占关卡,打开美林关大门,放犬戎人入关。美林关全体官兵,共计两万八千余人,壮烈殉国,无一生还。

而与此同时,另一个消息也以飞快的速度传遍整个大陆。

那名一直隐藏于幕后,很少有人知道其真实身份的靖安王妃突然在犬戎人的保护下,高调地站了出来,以大夏嫡系公主的身份宣布独立,借兵于犬戎,打着“光复夏氏江山,为先皇报仇雪恨”的旗号,发兵东进。

而犬戎大汗王纳颜氏也高唱着“维护友邦皇室血脉正统、歼除叛乱贼子”的口号,一路雄赳赳气昂昂地挥兵东下。

这是赵淳儿第三次出现在历史舞台上。

第一次是在七七五年五月二十,真煌城里的那场血腥婚礼,作为新娘的赵淳儿因未婚夫婿燕洵而一举成名,成为全天下的笑柄。那一年,她十六岁。

第二次,是同年九月初一,燕洵叛逃之后,燕北宣布独立,大夏出于政治原因急于同卞唐联姻。在大夏九公主被李策遣返之后,赵淳儿孤身赴唐,作为大夏的和亲公主,踏进了卞唐皇室。然而最终因为恶意制造不洁事件、煽动中央军哗变而被驱赶出境。她不甘之下,在当年隐藏还很深的洛王的帮助下,联合卞唐大将仲彭,于眉山皇陵阴谋起兵,欲图造反,最终被当年还是太子的李策识破。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了这个女人的消息。

直到这一次,十三年后,她以卞唐靖安王妃这个身份再次高调出场,打开美林关,向草原异族借兵八十万,亲自上阵,放犬戎虎狼肆虐中原。

无论是多少年之后,回想起当年那一战,那都是一场极为可怕的灾难。就算是大陆的一流名将如诸葛玥、赵彻、燕洵之流,在这场动乱的初期,也没有料到局势会急速逆转到那般地步。

毕竟在刚刚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诸葛玥的想法也不过是:“与其等这些人打上门来,不如提早把他们收拾了,顺便向燕洵讹诈点军费。”

谁也没有想到,战争会惨烈到这种地步。

提起犬戎,也许所有人的第一印象都是四肢发达的乡巴佬。千百年来,这个彪悍的民族一直游弋在美林关之外,他们纵马驰骋,逐水草而居,居无定所,没有城市,没有统一的政权,没有先进的装备,更没有优秀的指挥官。他们打仗的时候,基本上就是首领带着一群牧民骑马冲锋,遇见弱小的就冲上去拼杀,遇见强大的敌人则掉头就跑。

所以提到他们,几乎所有的东陆军官都会不屑地骂一句“乡巴佬”。

但是没有人认真去想过,从七七五年燕北独立开始,一直到七八二年大夏覆灭,再到这六年来持续不断的小规模内战,西蒙已经在乱世中度过了十三个寒暑。反观犬戎,却安安静静地过了十三年,除了小规模的劫掠,没有爆发一场大型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