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历史上的辉煌与壮丽,千百年来的光荣与梦想,今天,就在这里,她将亲眼见证这个伟大帝国彻底衰败,彻底走向灭亡。

夕阳映照着她苍白的脸孔,她深吸一口气,缓缓地闭上眼睛,眼前再一次闪过那双狐狸般的眼睛。

李策,我尽力了。

这个世上,也许不是你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绝对正确的,可是在当时,你没有别的选择。

诸葛玥,再见了。

又一轮绳梯搭了起来,数不清的敌军如蝗虫般爬上来。楚乔一把抛掉刀鞘,挥刀冲上前去。

“保护大人!”

秀丽军战士冲了过来,挡在楚乔身前。

城下的秀丽军穿着黑色战甲,平端着如云的战刀,排列成攻击的方阵,向着敌军无畏地冲击而去。天色一片昏暗,太阳渐渐落下山去,血红色的光芒笼罩大地,照在战士们的脸上,反射着妖异的光芒。鲜血浸泡大地,喊杀声震耳欲聋,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奋力地挥刀劈砍。

铁骑洪流遍布整座城池,黑压压的军队如同山河绝崩,马蹄轰隆,大地颤抖。红了眼的战士们如同巍峨的高山,他们是一支长于创造奇迹的军队,曾经,在北朔城下,他们以少胜多,面对大夏的百万联军仍旧死守城门不退一步。在龙吟关下,他们更是肩并肩站成一排,抵挡住了赵飏的铁骑雄兵。

“杀!”震天的怒吼声淹没了所有的声音,兵器铿锵,排山倒海的人拥了上来,和这群视死如归的战士绞杀在一处。铁甲覆盖住大地,狼烟冲天燃起,战刀劈砍,飞溅的血肉和肢体漫天飞舞,如同台风滚过稻草。年轻的身体大片大片倒下,坚硬的铁甲被战马践踏,被千万只马蹄踩过后,好似一团烂泥。

黑压压的箭雨将最后一丝光线覆盖,敌军前排的士兵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一声就被整个射穿。战马凄厉哀鸣,慌乱的人群互相践踏,却躲不过那无处不在的森冷长矛。死亡,到处都是死亡,嗜血的战刀晃着妖异的红光,战士们杀红了眼睛,忘记了一切,只记得一个动作,就是劈砍,再劈砍,杀一个够本,杀两个有赚。

这是一场可怕的噩梦,所有人都被网在其中,无人能够挣脱。

城破了,敌军却迟迟没能冲进来。城门前展开了激烈的拼杀,尸体堆积,形成了一个血肉堆砌的城门。楚乔持刀站在人群中,鲜血染红了她的铠甲,她呼吸沉重,刀法却越发凌厉。

拖,多拖得一刻,贺萧就能跑得更远。

天色越来越黑,夜幕完全笼罩下来,四面八方都是喊杀声。楚乔突然间变得很累,她的动作不再灵活,就连攻击力都大打折扣。

是的,她是个母亲了,就算明知今日必死无疑,可是在动手的时候,她仍然极力保护着自己的肚子。

一个敌人看到她的疲弱,从侧面偷偷靠近她,突然借着火光看到了她清秀的面孔和不一样的铠甲。那名士兵一愣,转瞬就知道了她的身份,顿时张大了嘴,看样子似乎要高声唤人。

“啊——”长长的一声惨叫突然响起,血花四溅,那人连躲避的动作都来不及做,刀光就当头劈来,速度之快,力道之大,令人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下一秒,尸体重重地倒下,由右肩起一分为二,为人造城门添砖加瓦。

城门外的敌军顿时被震慑住了,愣愣地看着楚乔。

楚乔站在那里,一手拎着战刀,这一刻,她的双耳突然那样灵敏,听到了风吹过的声音,听到了鲜血流出的声音,听到了那些人害怕的呼吸声,听到了大地在一下一下地震动。

嘭!嘭!嘭!铺天盖地的黑暗从四面八方涌来,她是那么累,疲倦得想要闭上眼睛。

倒下吧,不要再硬撑了。

贺萧应该跑远了,他会带着唐皇找到外出搬救兵的孙棣,保护李策的血脉。

没用的,不要再坚持了,睡一会儿吧,够了。

她腿脚发软,脑袋开始昏沉。

然而就在这时,敌军的攻势突然潮水般退去。对面的军阵中传来了急促的锣声,传令兵在大声吆喝着什么,可是太远了,他们听不清。明亮的火把在不停地挥舞,似乎在传递着什么信息。

慌乱!非常慌乱!

“大人?”有幸存的小兵疑惑地看向楚乔。

楚乔愣了片刻,突然间,好似明白了什么,什么也不说,转身拔腿就往城楼上跑去。

“大人!有援军!”

还没跑上城墙,一名传令兵就踉跄着冲了下来,扑通一声跪在楚乔面前,激动得满脸通红,大叫道:“有援军!”

楚乔也顾不上回应他,几步冲上了城楼。城楼上一片喧嚣,所有人都在击掌相庆,相互抱成一团,发出雷鸣般的欢呼。

地面上,出现了一条铁灰色的长龙,如同一条微弱的溪流,可是转瞬,溪流扩大,冲出地平线,汇成一片汪洋大海。无数士兵手握狼刀,穿着青铠,以排山倒海的气势汹涌而来,成千上万,势如风暴。

“杀!”

“是青海军!”

不知道是谁先吼了一声,随后所有人簇拥在一起,无数士兵抱头痛哭,死里逃生的战士们冲着远处的援军大声欢呼。青海军应和着他们,也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冲锋声。

“大人!我们有救了!大唐有救了!”

狼军的统领满身鲜血地冲上来,兴奋地对着楚乔大声叫道:“青海王带人来了!”

楚乔却没有回应他的话,火光中,一身风尘的女子静静而立,战刀垂在一旁,一动不动,只有眼泪,静静地落了下来。

邯水江畔。

即便离得这样远,燕北的战士们还是能够听到那正东方不断传来的厮杀声。

穆阆小跑上前,对坐在马背上的燕洵说道:“陛下,我们该出发了。”

燕洵默默地点了点头,身形却并没有动。他长久地凝望着东方的冲天火光,神情莫测。

他终究还是来了。

不知为何,心底那根紧绷的弦突然就崩裂了,带着静悄悄的回音,空荡荡的。

也许潜意识里,也是不希望她死吧。

可是,终究不希望他来。

江山和美人,自古以来就是一个难解的抉择。

他放不下的东西,别人终究还是能放下的。

“陛下,诸葛玥离开之后,我军对雁鸣关发起冲击,如今陆将军已经攻破关口了。”

“陛下,赵彻带着残兵败将已经出了北关,程远将军乘胜追击,已经占领了东北十八个行省。”

“陛下,大夏境内目前只剩下赵飏一支军队,正在方寸山附近。”

“陛下……”

突然间,燕洵什么也听不到了,耳边反复回响着很多年前清脆的声音。女孩儿笑靥如花地望着他,踮起脚来,伸出嫩白的手指轻点着他的胸膛,笑着问:“你会欺负我吗?”

你会欺负我吗?

你会吗?

大风呼啸而起,两只战鹰盘旋在头上,发出尖锐的鸣叫。

他回过头来,神情一凛。

别人已经做出了抉择,他也该按照他早就确定的路程前进了,不管前方是何种命运,终究,是他燕洵为自己选择的道路。

人生百年,如白驹过隙,容不得儿女情长,容不得彷徨踟蹰,容不得徘徊犹豫,容不得后悔回望……

他在心底一遍遍重复燕氏的祖训,遥想着多年前父母被逐出家谱,父兄被残忍杀死于燕北高原上的情景。

从此以后,大夏的八百万国土之上,将遍插燕北鹰旗,天下苍生将臣服在我脚下,我的意志,将覆盖整片大地,我,将会是这片土地的新一代王者。如此赫赫之功,怎是一个女人能比拟的,我不后悔,绝不后悔。

燕洵策马上前,走在军队最前方,千军万马跟随在他身后,像是一片汹涌的海洋。

穆阆遥遥站在他身后,看着渐渐远去的燕北之王。突然间,这名年轻的将军觉得他们的陛下是那么孤单,黑暗吞噬了他周围的所有光亮,只剩下他坚挺的脊背,如同一杆凌厉的战枪。

唐京城内,一片欢呼喧嚣。

楚乔站在城门前,身后是无数百姓和士兵。

诸葛玥跳下马背,一身风尘,藏青色的披风染满鲜血,乌黑一片。

“你来做什么?”

“来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楚乔的眼睛渐渐泛红,她抿起嘴角,强忍住眼底的酸涩,上前一步,伸出拳头轻捶了一下他的胸膛,轻轻地说:“傻子。”

诸葛玥伸出手臂,一把将她抱在怀里,笑着说道:“星儿,跟我回青海吧。”

楚乔伏在他的怀里,眼泪一行行落下,打湿了他的衣衫。

清晨的日头烘得人骨头发麻,他握着她的手,神情温暖坚定,仿佛一生都不会放开。

她的眼泪潺潺而下,在他的怀抱里,用力地点头。

她踮起脚,附在他的耳边,声音那么小,却又带着那么多那么多的喜悦。

“诸葛玥,我怀孕了。”

天地那般广阔,时光那样急促,该结束的终究结束了,而未来,还在前方闪烁着无尽的光辉。纵然前路莫测,但此刻终究相依。

(本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