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燕洵今晚话很多,似乎比以往一个月的话还要多。他问穆阆军队的伙食,问他家里有几口人,父母是否健在,身子好不好,有几个孩子,可曾读书,娶了几房妻子,甚至还笑着问他军妓营里的妓女漂不漂亮。

穆阆心神俱震,以前没有机会见燕洵,知道的一切都是听来的,如今见他这样平易近人,他越发觉得自己当初的选择没有错。至于那个胆敢背叛陛下投靠卞唐的女人,就更是不知好歹了。

这样一聊就到了深夜。更鼓响了三声,燕洵似乎已经有些醉了,半靠在坐榻上,懒散地说些闲话,渐渐就不吱声了。穆阆以为他睡着了,拿起一旁的锦被为他盖上后,就小心地退出了大帐。

大帐内又安静下来,静得能听到极远处军人们轻轻哼唱的燕北长调,就那么悠扬地回荡在夜空之中,带着凄冷的味道,一圈圈地环绕着。黑暗中男人睁开眼睛,那双漆黑的眸子清亮如水,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的醉意。

又只剩下自己了。

四周都是空旷而冰冷的,没有一个人。外面的风呼呼地吹着,明明是和暖的,可是吹进帐里,不知为何,却透着几丝清冷。他一个人躺在宽阔的软榻上,锦被华裘,玉枕珠帐,香炉里的团香一层层盘旋上扬,清淡怡人的香气飘满帐内,吸进鼻腔,有着令人安神的效用。

可是,这样华丽的高床软榻,这样静谧的暖春良夜,却终究只有他一个人。就好像很多年前的那个晚上一样,她被人带走,乘坐着巨舟,一路南下。他站在北朔关城楼上,眺望着那条白练,莽原堆雪,江山似铁,她终究脱离了他的掌握,离他远去。

其实,早在还很小的时候,他就已经预料到日后的局面。

她从来都是正义而善良的,不管处在何等危局和困境之中,哪怕满身伤痛,也从不会放弃对未来的期待和希望。开始的时候,还是他在不停地鼓励她,可是渐渐地,就变成她在支持着他。她为他描绘他们的未来,她告诉他她的理想和抱负,她对他说她的政见和希望。不管遇到何等危难,她总是能坚强地找到解决的办法,教他刀法箭技,教他军法政略。乌道崖名义上是他的老师,可是他从她那里学到的,远比从别处学到的要多得多。

她是他的良师益友,是他的亲人依靠,更是他这辈子唯一爱过的女人。

可是,越是如此,他越觉得不安,越发担忧害怕。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突然意识到也许终有一日他们会分道扬镳,终有一****会离自己远去。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也许是在她同情奴隶的时候,也许是在她和赵嵩关系日渐密切的时候,也许是在她为他讲解未来社会的安定繁荣的时候,也许更早一点,他记不清了。他只是隐隐知道,在未来的某一日,他终究会让她失望,终究会伤害她,终究会打碎那一份珍贵的信任和依赖。

于是,他想方设法排挤她,想让她脱离军政,不想让她看到自己满手血腥,不想让她看到自己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狰狞和残忍。

他并非折断白鹰翅膀的猎人,而是一只注定要飞翔在暗夜里的夜枭。当漫长的永夜过去之后,天地开始有了黑白之分,他就开始害怕了。

黑暗里响起一阵低沉的笑声,他的眼神带着淡淡的迷醉,他突然记起小时候,没有安全感的少年一遍遍地询问:“你会永远和我在一起吗?”

女孩子笑容灿烂,仰着头问他:“你会欺负我吗?”

你会欺负我吗?你会欺负我吗?你会吗……

他闭上眼睛,那清脆的声音仿若滚滚的海浪,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

我想给你最好的。

可是我认为最好的那些东西,不是你想要的。

黑暗中,一道清脆的声响突然传来。燕洵解开右臂的环扣,银色的玄铁护臂脱落下来,掉在地上,微弱的珠光照在上面,有着琉璃般的光华。

那是赵嵩送给她的,共有一对,她分了一只给他,他一戴就是十几年。

“当我决定起程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这一生注定不可能属于我。你是为光明而生的,我却有太多血腥的理想,所以我想要你臣服于我、听命于我、一生追随于我。可惜,我最终仍旧失败了。”他于黑暗中无声地笑。

任何目的的达成,都是要付出代价的,而他,已然付出了。

“没有人希望一生平庸,问题是,当一个机会摆在你面前的时候,你是不是真的敢要。”

黑暗中,男人的声音低沉沙哑,像是经历了几世轮回的老者。他躺在金黄的裘皮卧榻上,醇美的酒浆泼洒在桌案上,发出醉人的香气。他锦袍华服,于黑暗中无声地咧开嘴角,笑容像一个单纯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