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楚乔指尖泛白,昔日的甲兵之声重又回荡在脑海里,像是一曲动听的管乐。

“大人,你随我去吗?”

楚乔摇了摇头,淡淡一笑,“我要留在这儿。”

贺萧点头,躬身行礼,“大人保重。”

窗外有点滴露水,夜里的月亮又大又白。楚乔看着娴静的月夜,喃喃低语道:“要起风了。”

诸葛家派来了三名绾发贵妇,都被楚乔打发了,荆家也有年长的妇人主动要求,楚乔也没有应允。最终,仍旧是梅香在出嫁的前一晚被送进了卧房。

向来坚强的梅香双手微微颤抖,为她穿上镏金丝海棠文锦绣云吉服,以金鸾纹滚边,小授八采,团以牡丹图纹,缀八宝璎珞、天苍玉、白和田、紫血玉,金章紫绶,满头珠翠,金鸾彩翼,在熠熠灯火之下,显得金碧辉煌,一派锦绣。

梅香的眼泪从眼眶中滚落,嘴角却高高扬起,笑容灿烂如一波云烟。

楚乔伸出手来抹去她的泪水,然后拥住这个多年来一直跟随在自己身边的女子,脸颊上的胭脂如九月的枫红,有着金色的光辉。

“小姐。”梅香抱住她,声音颤抖,带着压抑不住的哭腔,“小姐,小姐……”

她已说不出话来,只是抱着楚乔,一声声叫着小姐,然后肆意地流下泪来。

第二日一早,楚乔终于迎来了她的大婚之日。

卞唐的礼官护卫在旁,完全按照公主出嫁的礼仪操办。鸾车从诸葛大宅出发,来到卞唐在真煌的别院,先接了先皇李策的圣旨,又领了如今的唐皇李修仪的恩赐,出庄毅门、乾坤门,喜乐喧天,笙鼓齐鸣,红绡华幔,朱锦如赤,沿途金箔霜雪般撒落。真煌派出了大批礼官随驾,鼓乐声声,皆是和亲之礼。

百姓簇拥,密密麻麻如山海般浩瀚。八十名喜娘坐着小鸾车,鸾车之后,还是诸葛家的一众姐妹、贵妇。楚乔手心湿滑,似乎出了好些汗,红色的喜帕遮住了她的视线,只能听到那种喜悦的锣鼓之声。

楚乔的心却一阵阵紧张起来,车队渐渐接近司马府,道路已然烂熟于心,楚乔知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就在前面的孔雀桥上,卞唐的礼官会将喜轿交给大夏的礼官,诸葛玥会在孔雀桥上接亲。

然而,刚走到越柳湖,鸾车突然一滞,停了下来。

楚乔的心突地一跳,几乎就在同时,一阵古朴悠扬的钟声突然自盛金宫的方向传来。十四声苍凉而庄严的钟声袅袅回荡在宽阔的长街上,五长九短,不同于曾经听到过的九长五短的帝王之音,此刻的声音听起来肃穆萧条,好似有苍苍的风声,呼啸卷过这片豪华锦绣的土地。

所有行走的、站立的、遥望的、忙碌的声音同时静止,天地间一时寂静无声,就连天上的鸟,似乎也停止了飞翔。不知道是谁最先反应过来,紧随其后,所有人都跪倒在地,向着盛金宫的方向拜倒。

巨大的哭号声登时冲天而起,从紫薇广场的方向传了过来。

楚乔扯下喜帕,撩开车帘,微风吹在她的鬓发上,发丝轻轻地摇动着。

直到这一刻,她才突然明白一件事。

夏皇,驾崩了……

大夏的礼官们齐齐伏地痛哭,卞唐的随行礼官则目瞪口呆,不知该如何应付这样的突发事件。

诸葛怀由后策马而来,神色肃穆地指挥队伍原路返回。

微风吹过车帘,楚乔远远望着横跨在碧波湖面上的孔雀桥,心底的杂乱如同一湖潮水,一波一波翻卷而来。车队渐远,孔雀桥依稀间变作一座笼烟的石墩,被层层花红柳绿遮住,再也看不分明。

楚乔突然间就心慌起来,不知身在何处,好似又回到了千丈湖的那个冬日,两人渐行渐远,终被皑皑大雪覆盖,苍茫无垠。

她一把撩起裙摆,推开鸾车的车门。

“殿下!”一双清瘦的手突然紧握住她,于筱禾震惊地望着要跳车的楚乔,惊慌地叫道,“殿下要干什么去?”

就在这时,前方一人转过头来,修长双眼如冷寂的深潭,和诸葛玥有三分相似,正是诸葛玥的兄长诸葛怀。

楚乔的动作渐渐凝固下来,面对着上千甲兵,她缓缓关上车门,然后靠坐在椅背上,静默不语。

楚乔被带回了卞唐驿馆,整整一天,她都坐在房间里半步也没踏出去。傍晚时分,平安来报,说城外兵马调动频繁,盛金宫内至今还没公布皇帝的死因,百姓都躲在家中,城中人心惶惶。

天色完全黑下来之后,卞唐驿馆已经被人完全包围了起来,就连平安也无法出去探听消息。

月上枝头,驿馆外突然响起一片嘈杂的脚步声,好似有大批人马将驿馆层层包围。平安跑出去交涉,却只迎进来一名身材修长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