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月七来报的时候,诸葛玥正在书房,楚乔偏巧也在。对于诸葛玥的事情,她从不过问,但是偶尔遇见,诸葛玥也向来不背着她。是以她听到了官员们就此事对他抛出的种种攻讦之词,听到了曜关外百姓对诸葛玥的谩骂和埋怨。

月七黑着脸原原本本地上报道,那些人骂他贪墨赈灾粮草,骂他是黑心吸血的狗官,骂他残害百姓,骂他狼心狗肺定会断子绝孙。

他一直就那么听着,脸上没有一点别的表情,只是在月七不愿再说的时候,以眼神示意他不得隐瞒。

月七离去后,她一直不敢走过来。那日下午阳光那般清冷,静静地洒在他日渐消瘦的脸上,他坐在椅子里,静静地喝着茶,好似刚才的一切都不曾发生。楚乔却见那只白玉茶杯的底座渐渐渗出水来,虽然被他拿在手中,一道裂纹却明显蔓延过杯壁。

是啊,他们要死了,他们在饿肚子,天灾**相继降临,百姓们没有活路,官府却还在贪墨还在敛财,他们应该骂。然而,他们并不知道,朝廷早已默许了这件事,没有人会理会各地官员的盘剥,所有的灾情奏报都被强行压了下来。中书令给出的答案是,所有的杂务都要等到春宴过后才能上奏。

而他们现在所吃的每一粥每一饭,都是诸葛玥变卖了他在各地的产业才筹集出来的,他这样骄傲的一个人,甚至要放下身段去拉拢那些京城的商贾,要他们联手帮助百姓度过这个荒年。

他太累了,累到无以复加,所以才会狂饮醉酒,于餐桌前大骂皇帝昏庸、朝廷无道,大骂赵飏是个二百五,扬言今晚就要砍下他的脑袋。

他真的醉了,醉得一塌糊涂。

那天晚上,楚乔亲自送也已半醉的赵彻出府。然而刚刚走出大门,原本脚下踉跄的七皇子顿时挺直了腰杆,眼底再无一丝醉意,很清醒地对她说:“回去吧,好好照顾他。”

楚乔看着他,静静而立,一言不发。

赵彻面色有几分清冷,淡淡说道:“形势已然如此,我也无能为力,再这样下去,就是和整个大夏上层宗族作对,我们现在还没有这个实力。”

赵彻语调低沉,脸上没有半丝波澜。

楚乔不再看他,转身欲走,赵彻突然在背后叫她的名字。她回过头去,就见他很认真地对她说:“老四是个好人,别辜负他。”

楚乔眼睛渐渐眯成一条线,几丝波光隐隐闪过,像是一把锐利的剑。她幽幽地开口,轻声道:“你也是。”

她说得这般含混不清。

你也是,是什么?你也是个好人?

不,赵彻很明白她在说什么,但是她没有等待他的回答,转身回去,身姿瘦削,看起来轻盈得如一缕风就能吹走。

他是个好人,你也不要辜负他。

天色漆黑一片,天上满是星火,风从远处吹来,他深深地呼吸,甚至能够嗅到由西方传来的饥饿的味道。

楚乔回到房间的时候,酒菜已经撤了下去,原本醉倒在床上的诸葛玥也不见了踪影。她一路往书房行去,推开门,果然见他眼神清澈地端坐在书案后,正伏在案上,奋笔疾书。

她默默地站了好久,见他写完,封好火漆,才缓缓走过去,蹲在他身前,拉住了他的一只手,然后静静地伏在他的膝盖上,却不说话。

房间里的烛火默默地燃着,不时爆出一丝烛花,噼啪作响。香炉里的香气袅袅升起,拢成一条细烟。他的手干燥且修长,轻轻拂过她的长发。

“星儿。”他低声叫着她的名字,声音带着浓浓的疲倦和辛劳,却也只是叫了一声,就没了下文。

她的脸颊贴在他的腿上,鼻腔里全是他身上的味道。她的声音好似一层层温柔的海浪,缓缓地回荡在房间里,她低声说:“我全明白。”

他的膝盖微微一震,然后,更紧地握住了她的手。

是的,她全明白。明白他的辛苦,明白他的疲累,明白他对这个国家的失望,明白他对周围一切的深刻厌恶。

皇帝昏昏沉沉,皇子夺嫡争斗,朝野百官腐朽无能,帝国各个机构都趋于朽败瘫痪。经历过战争的苦难,亲眼见识过底层百姓的辛苦,从蛮荒僻壤之间辗转而归的他,又如何看得下去这个国家的腐臭和百官的丑恶嘴脸?

然而偏偏,他还是这夺嫡大战中的一分子,只是曾经的他还抱着赵彻上位后会推翻一切的天真想法。可是现在,在夺取一切之前,却要经历如此冷冽的寒冬。他甚至不知道,当他们站在累累白骨之上,打倒一切敌人之后,这个世界还剩下什么。

文明被摧毁,百姓被屠戮,军队被绞杀,国家被覆灭,剩下的,也许只有他们,面对这个狼烟四起、满目疮痍的国土,让千千万万的生命为这场战役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