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她竟然哭了,为了一个害死她的兄弟姐妹并且囚禁了她许多年的男人。

她至今还清楚地记得那天早上,噩耗传进诸葛府,月十三满身灰尘地冲进了青山院的大门,紧随其后的,就是主院的下人,在他们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就将整个青山院上下搜查一番。然后,是尚律院的通判官差、大寺府的衙门捕快、长老院的督察官员,各种罪名相继扣在了那个向来光鲜骄傲的男人头上,渎职、通敌、延误军情、败坏军纪、造成军队的重大军事失误,甚至叛国。

昔日地位超然于整个诸葛府的青山院顿时零落成泥,被打入无底深渊。月卫们四处奔走,求告于诸葛玥曾经的那些门阀好友、兄弟姐妹,求他们为他洗清冤屈,求他们发兵燕北,求他们继续寻找少主,哪怕只是一具尸首。然而,面对战争的失败,面对举国的攻讦和反对之声,除了同样因为此次战役而失势的赵彻七皇子,再无一人愿意对他们伸出援助之手,就连魏阀少主魏舒烨,也对他们挂起了谢客牌,不再见这些忠于诸葛玥的旧部。

终于,连赵彻也被发配北地,诸葛玥的尸首被燕北退返,虽然支付了大量赎金,诸葛阀却将他逐出家门,诸葛穆青在城门前亲自执行长老院的审判,鞭打自己儿子的尸首,以示和儿子决裂的决心。诸葛玥死后尚且不能入宗庙,被抛尸乱葬岗,受万千世人唾骂,并于军中除名。而她们这些昔日的青山院女奴,也被赶出府邸,几经贩卖,终于沦落风尘。

就算已经过去那么久,每到夜里,她还是能想起最初那些卖笑的日子。因为她的抵死不从,妓院的老板找了两个壮丁来为她**。他们离她这样近,她甚至可以看到他们那泛黄的牙齿,可以闻到他们满嘴的酒气。他们的力气那样大,手掌上全是黑漆漆的老茧,一踏进房间,他们就迫不及待地解开了裤带,裤子就那样耷拉在脚边,任那丑陋的东西露在外面。

所有的挣扎和求救都是多余的,纵然她曾经跟随诸葛玥学习过骑马武艺,但是在那满心不忿的情况下学来的几招花拳绣腿,在迷药的驱使之下毫无作用。她只能木然地看着他们狞笑着撕碎她的衣衫,看着他们越来越近的脸。

她的隔壁就是青山院的兰儿,再隔壁就是诸葛玥奶娘的女儿知晓,所有的哭喊声和狞笑声都回荡在耳边。她以为经过这么多的变故她已经足够麻木和坚强,她以为她已经有了足够的勇气和骨气不去求这些无耻的人渣,可是当下身被刺破的那一刻,当疼痛席卷全身的那一刻,当耻辱的眼泪蔓延出眼眶的那一刻,她还是如青山院的其他奴仆一般,哭着喊出了那个男人的名字。

她哭着喊“诸葛玥救我”,她疯狂地咒骂那两个人,说“少爷会为我报仇的,你们全都会不得好死”。

然而,那些人只是无所谓地笑,然后残忍地告诉她,诸葛玥早就死了,死在燕北了,如今他的尸体已经被猎狗填了肚子。

那一刻,她真的绝望得哭了。她突然想起了很多过往,他教她习字,教她骑马,教她推演兵法,教她练武防身。有的时候他只是叫她在身边坐着,什么也不用做,不管她在旁边是如何冷嘲热讽,他一概不理,只是默默地喝酒,偶尔会不耐烦地瞪她一眼。

他杀了临惜,他害死了小七,他囚禁她十年,他打过她骂过她,他和她有不共戴天之仇。可是,他从没这样侮辱过她,他几次将她从死亡的边缘救回来,给了她一个安身立命的所在。尽管她的身份如此尴尬,尽管她知道这一切都本该属于何人,但他的确是在保护她。在她最年幼的时候,在这水深火热的年月,在她还是一个一无所有的孩子的时候,他保护着她,保护了那么多年。

在她遭受人生中最耻辱的一切的时候,她本能地叫着他的名字,没有出息地盼着他能来救她。

可是,他终究不能了,他死了,为她的姐姐而死在了燕北的冰天雪地之中,死在了燕北大军的铁蹄之下。

那天晚上,她绝望地放声大哭,像是一头失去了母狼的幼兽,伏在肮脏的地面上,嗓音破碎如风箱,令人胆寒。

可是,也仅仅那么一夜。那之后,不同于知晓的决绝自尽,不同于兰儿的郁郁而终,她仿佛突然间开窍一样,开始学习琴棋书画,学习如何引诱男人,学习在这个地方所要掌握的一切知识和技巧。既然已经不能指望别人,那就只能依靠自己,既然已经注定要一生在此地生活,那么就要想办法让自己过得更好,既然要做,她就要做最红的姑娘。

于是,两个月后,她亲手设计陷害了那两名曾经侵犯过她的壮丁,她看着他们死在她眼前,心里是说不出的畅快和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