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秋穗走上前来,恭敬地沉声说道:“当年姑娘离开之后,陛下就着手修葺这座府邸,一连修了两年多,如今终于大好了。”

多名仆从跪在地上,见楚乔走来齐齐磕头,高声请安。

楚乔一路走进,只见殿内檀木为顶,水晶为灯,玉璧沉香,绡幔若海,一颗颗巨大的夜明珠镶嵌于灯座上,闪闪发光,好似明月一般。殿柱上雕刻着五彩鸾鸟,以金粉为饰,在烛火的映照下熠熠生辉。

镏金镂空的红笺之上,画着几枝清瘦的玉兰花,香气袭来,依稀间又是多年前那个晚上,他孩子气地抢了宫女的头饰,和一朵玉兰一起插在她浓密的鬓发上。

咨尔楚氏,秀毓名门,祥钟世德,知书晓理,恭顺谦和。秉德佑而温恭疏,知古今而性喜善,特下此谕,晋锡荣封,后绥永福。

下面,则是李策的印玺,只是荣封后面的封号并未填上。

孙棣走上前来,沉声说道:“陛下当日还未想好给郡主晋封的封号,和左右商议许久,司礼院也拟了几个称谓,只是陛下都不满意,所以就一直空了下来。原本想等到日后再慢慢商议的,不想一耽搁,就再无机会。”

楚乔静静默立,灯火如魅,淡淡洒在她苍白的脸颊上,她嘴角殷红,手指捏着那张圣旨,死死用力,指节泛白。

只见里间一片金碧辉煌,各种珍稀瑰宝应有尽有,那都是他为她准备的嫁妆,已放在此地多年了。

她的眼眶有些发烫,眉心忍不住紧紧皱起,声音如碧湖般幽深,淡淡说道:“既然还未下诏,郡主之称,也不必再提了。”

孙棣点了点头,“姑娘所言极是。夜深了,姑娘先休息,在下告辞。”说罢,转身离去。

朱门缓缓关合,沉重的声音如同闷雷,暗暗滚过地面。

梅香拿着一封书信走过来,眉心微蹙,轻声说道:“小姐,诸葛少爷又来信了。”

楚乔神色微微一动,接过信笺拿在手中,却并不拆开,手心的汗水一丝丝沁入信纸,微微泛潮。

梅香皱眉说道:“小姐,这已经是第九封了,你再不回信,诸葛少爷要着急的。”

楚乔默默地坐着,也不说话,眼睛定定地望着窗前的烛火,久久回不过神来。

燕北和大夏又开战了,雁鸣关下已经打了四场,战线扩大绵延至巴图哈领地的南端。赵飏和岭南沐氏、景小王爷景邯串通一气,全权掌握了西南兵马,与诸葛玥和赵彻的北方雄兵对峙于凤凰台,危机四伏,一触即发。

皇帝久病,已有一年不上早朝,魏光称病,也不掌政事,谁也不知道这只老狐狸在打什么主意。大夏的局势已然成了一锅将沸之水,只要投进去一捧薪炭,立刻就会沸腾而起。这个时候,谁也不能有丝毫大意和轻举妄动。

这一点,她明白,而他又怎会不明白?

梅香忍不住问道:“小姐,我们现在到底在做什么?”

楚乔的目光缓缓看过来,眉眼有如寒霜,静默冷垂,她声音低沉地缓缓说道:“等。”

新帝登基于第二日举行。

国子大殿,金碧辉煌的巨大龙椅上端坐着一名年幼的孩童,座后吊起垂帘,两名身着锦绣宫衣的女子端坐其后,分别是皇长子的母妃袁太后和皇太妃詹氏。

宽敞的大殿上,詹子喻以太傅摄政王之尊,安静地坐在殿下,巍峨高冠,一身玄黑色朝服赫然绣着六蟒盘龙,唇边含着一丝淡淡的笑,犹如冷月照水,波澜不惊。

李策后宫后位悬空多年,本身也无姐妹兄弟,如今猝然驾崩,太后也已不在,一时间朝中大臣只能遵照李策的遗诏奉皇长子李修仪为帝。然而皇长子的母妃袁氏乃宫廷末等浣衣女出身,不够资格垂帘听政,于是后宫中妃位最高的茗太贵妃顺理成章成为皇帝的养母,随同辅政。

皇帝仅仅六岁,太后、太妃垂帘听政,皇权自然旁落。然而袁氏少时籍没入宫,乃宫人出身,并无家眷亲族,是以卞唐皇朝大权顿时掌控在了曾经被逐出卞唐的詹氏兄妹之手。

朝野上的风云变动,便如同冰湖下流动的暗涌,看不见丝毫锋芒,却激涌如潮,呼吸间便可杀人于无形。

以孙棣为首的前朝宠臣无不遭到打压,一律被扣上洛王党羽的罪名被投入尚理院查办,当日李策大去时身边随侍的宫人全部斩首,所有的夫人舞姬低等嫔妃一律被赶出皇宫,遣往佛山安化寺出家。

新皇的新政雷厉风行,如同秋风扫落叶一样横扫卞唐朝野,冰冷的长剑悬于整个大唐之上,任何不甘的声音都将遭到无情的铲除。

而在这样的高压政治之下,原本犹豫彷徨的老臣们也纷纷倒戈,每日早朝之后均聚拢在摄政王詹子喻的府门前,蝇营狗苟,如同一群食腐的豺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