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死则死矣,怎能向敌人乞怜求情,废物!”少女站在原地,脸颊苍白,眼睛却明亮如星。她冷冷地望着上面,身无寸缕,却丝毫不遮掩畏缩,目光冰冷地沉声说道:“我们是大同的信徒,你这小人,背叛大同,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说罢,一头撞在王辇下的石阶上,身体一僵,血流如注,即刻动也不动。

这一变故起得突然,众人都没反应过来,待见这女子自尽,其余的士兵纷纷冲上前来。一名士兵探过手去,回头奏报道:“皇上,这人还有气。”

燕洵“嗯”了一声,并没有说如何处罚。不知为何,刚才那少女的眼神让他觉得十分熟悉,很多恍惚的记忆纷至沓来。他皱着眉冷眼望着场中的淋漓血泊,突然间失去了兴致,一挥手,身后的侍卫们就齐齐上前。一时间,只听全场惨叫如雷,不一会儿,就已经没有一个活人了。

“狩猎开始,这些人,都拖下去喂狗吧。”

燕洵淡淡地吩咐道。侍卫微微一愣,踟蹰地问道:“那这个活着的呢?”

活着的?燕洵的目光微微一闪,那幅画面又从脑海中轻飘飘地划过,孩子倔强的眼神走过他的记忆,似乎至今仍在什么地方直直地注视着他,让他感到有一丝丝寒冷。

“陛下?”程远小声地叫了一声。

燕洵抬起头来,只见全场的人都紧紧盯着他,他的眉头不由得轻轻一皱,冷声说道:“一起拖下去。”说罢,意兴阑珊地站起身来就要离去。

“住手!”庄大人突然大喝一声,几步奔过去跪坐在那名撞头的少女身旁,崩溃地大哭道,“儿啊!是爹爹害了你啊!”

燕洵背对着他,嘴角溢出一丝冰冷的笑。侍卫们齐刷刷地奔上前去将庄大人拿下,其余人拖起少女就向野狗房走去,莹白一片的雪地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血痕。

“燕洵!你这个狼崽子!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你不得好死!”

撕心裂肺的怒骂声在背后响起,侍卫见了,飞起一脚,登时踹碎了庄大人的满口银牙。

燕洵不动声色地继续往前走,身后是无数仍旧战战兢兢跪在地上的文武百官。他不屑地微微扯开嘴角,扬起一个冷得不能再冷的笑来。

生亦不得好生,还计较什么好死?

大风吹起他的貂裘,像是两只沉重的翅膀,呼啦一声招展而起,惊了天上飞过的鹰。

北地空旷,一片苍茫,春节将至,这个冬天,似乎格外漫长。

天气转凉,冷风吹进来,带来了北地铿锵的兵甲之声,顺着金紫门一路吹进朔方宫深处。

空旷的水遥殿上一片死寂,立柱如墨,垂幔翻飞,灯影闪烁,被风吹熄了大片,却没有人敢上前来点燃。

一身锦袍的男子坐在灯火的暗影里,单手支着额头,似乎已经睡去。男子容颜清寂,轮廓分明,看起来十分年轻,可是灯火之下,那鬓角的发丝竟有几缕已微微斑白,偶尔逆光看去,闪着银色的光泽。

巨大的餐桌大小抵得上平常人家的卧房,上面摆满了珍馐佳肴:八宝野鸭、凤尾鱼翅、红梅珠香、宫保野兔、奶汁角、祥龙双飞、爆炒田鸡、芫爆仔鸽、佛手金卷、金丝酥雀、炒珍珠鸡、奶汁鱼片、干连福海参、生烤狍肉、莲蓬豆腐、草菇西兰花。

满桌的菜肴未动一筷,即便是浇了油的热汤也已经变得冰凉,黄油凝固在一起,香气散尽,只余下冰冷的颜色。

两名东胡的舞姬穿着蜜色的轻绸,脖颈手腕脚腕上都戴着银制的铃铛,蓝眼雪肤,竟出奇地秀丽美艳,只是此时浑身发抖地跪在地上,已经三个多时辰了,连头都不敢抬。

今日是春宴,也就是民间俗称的新年,不同于大夏皇宫的热闹喧嚣,朔方宫里却沉浸在一片死寂的安静之中。厨子们费尽心机做出来的菜色无人品尝,只有夜行的风偶尔带走一点香气,在冷寂的夜色中轻飘飘地散去。

阿精进来时的脚步稍稍重了些,惊醒了上面独坐的男人。

燕洵眉梢轻轻一挑,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大殿里灯火闪烁,男人的脸在暗影里看上去有几分灰白。

“陛下,”阿精跪在地上,沉声说道,“风爷来信了。”

燕洵似乎喝了酒,酒杯倒了,洒在了衣襟上,一股淋漓的酒气顿时蔓延开来。

他接过信,静静地看起来,眉心一如既往地轻轻皱着,眼神平静。

燕洵对面摆了一张椅子,以及一套明净整洁的餐具。阿精知道他是在等谁,他也知道,那个人可能永远也不会再回来了。

更漏里的沙子又滴下一星粉末。燕洵缓缓抬起头来,短短的几十个字,他却看得很慢很慢,似乎要将每一个字都深深刻在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