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楚乔骤然愣住了,依稀间,思绪回溯,以丝丝回忆编织了那淡若云墨的山水人影。那人衣衫飘飘,修眉肃目,是以何种心情抛起了那枚玉佩,然后策马回身,一步一步离开了这株盛满了平安福愿的树木?

眼睛酸涩,却没有泪流下,她默默地站着。不知道过了多久,一排排灯火燃到了这里,湖面上漂起数不清的花船,孩子们欢笑着穿过她身边,她却恍若未觉。直到一个卖灯的小贩经过,她才恍然清醒。

彩灯依旧,眉眼可亲,好似就是她曾经的那一只。她静静地看着,几乎挪不开视线。小贩急了,皱着眉问道:“我说姑娘,您到底挑好了没有啊?”

她仓皇付了钱,提着那只灯笼站在路上,背影单薄,宛若一个茫然的孩子。

人流渐渐拥过来,她跟着人群茫然地走,一路上都是暖融融的欢声笑语,锣鼓喧天。有大户人家正在放焰火,天上五颜六色,缤纷如潮,到处都是香气,浓烈的酒香、烤肉的浓香、千金小姐经过时身上的胭脂芬芳、还有含苞初绽的寒梅花香。有人闹花灯,有人猜灯谜,有人饮酒,有人吃饭,有人看杂耍,有人唱曲子,这个晚上,所有的一切似乎都鲜活起来,快乐那般肆意地回荡在四周。她双目平视前方,独自一人默默地走,小心地提着手中的彩灯,以免被人碰坏。

明明烁烁的灯火照在她的脸上,显得那般单薄,背影就那么一条,孤零零的,与周遭的热闹格格不入。

有人看到了她,有人却没注意,她就这样静静地走,穿越了那么多人的注目和淡漠,独自往前再往前,却不知自己究竟要去往何处。

终于,蜡烛渐渐燃尽,只有幽幽的灯火散发出来。她走到湖边,小心地将彩灯捧起,碧绿的湖水打湿了她的裙角,她却毫不在意。岸边的垂柳那枯黄的枝条垂在她的脸上,丝丝痒痒,叠叠缠缠,像是宿命的锁,轻柔地扫在她的肩膀上。

诸葛玥,我这一生都要亏欠你了,如果可以,下一世,我们在一个正确的时间早点相遇吧。

苍白的手指轻轻一推,兔子灯轻飘飘地远去。湖水荡漾,灯笼像一只小小的船,轻飘飘的,随着一浪一浪的水波渐渐融入夜色之中,在灯火璀璨的湖面上轻柔地游弋。

楚乔站起身来,一直就那么望着,夜风吹在她的脸上,战栗的寒冷如同一支利箭,轻飘飘地划过她的心脏。世界五光十色,一片琉璃,她的心却如同那只渐渐远离的灯盏,灯火飘忽,似要熄灭。她下了那个决定,亲手捏碎了自己的那丝希望,世界在她手上无声地崩溃,雕梁画栋腐朽成灰,珠玉锦绣干涸白地,生机早已离弃她了,留下的,只是苍茫的灰白和无尽的昏暗。

突然,一丝细浪袭向小小的灯盏,一艘龙舟的引路花船率先驶来,船桨掀起的水花溅在灯盏上,灯火一闪,险些就要熄灭,灯身偏侧,眼看着就要没入水里。

不知为何,楚乔已然冷却麻木的心却猛地一紧,她不自觉地上前一步,微微皱起眉来,似乎在为那随波逐流的小灯担忧。

就在这时,一只更大一些的花灯漂来,顶端的丝线和楚乔的灯丝缠在一处,在原地打了几个旋儿,却意外地挽救了小灯即将覆没的颓势,挡去了花船的大半水花,带着小灯渐渐漂向一旁静谧的水域。同是雪白的玉兔图案,一大一小依偎在一起,竟别样温润和谐。有了那只灯的阻挡,小灯的灯火又微微亮起来,渐渐温和,暖融融地照着周围的一片水域。

楚乔微微松了口气,虽然终归是要灭的,但再亮一会儿总是好的。

她缓缓松了紧锁的眉,轻出一口气,然后,随意的抬起眼,那碧湖的另一侧,一个身影突然出现!

她整个人如遭电击,静静地愣在原地。她似乎又看见了他,一身萧萧白衫,轻绸披风,墨发半掩,唇似点朱,眼若寒湖。

龙舟吹吹打打地穿湖而过,影影绰绰地挡住了他们的视线,大红的绸缎和欢乐的人群点缀着这个夜晚,他静静地望着她,手里也如她一样拿着一根提灯的横木,悠远的目光穿透默默光阴,同样由震惊而起,转向复杂难解,终于静静地停驻。

刹那间,两人身后燃起万千绚丽烟火,明烁的火光映照着他们交缠的目光。

楚乔望着他,那目光是他从未见过的,他甚至不知该用何词语去形容。就像被离弃的孩子于睡梦中遥望家乡,舍不得移开目光。那是六百多个夜晚的期许,却又在天光降临的那一刻将希望全盘打碎。

她半启唇,似乎想说什么,却终究开不了口。朱唇含着颤抖,笑纹还没升到眼底,两行清泪就已落下,顺着颤抖的笑意,一行行地滚落在尖尖的脸孔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