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四个月了,已经够了。

他这样微微笑起来,横笛吹奏起一支欢快的曲子欢送她。清亮的笛音,像是婉转的百灵,穿透这座宫廷的奢靡繁华,一路跟随着她的身影,走出一重一重的宫门,越过黄金的门槛、高高的围廊、暗红的宫墙,去了一个广阔的天地。

卞唐相护,被家族排挤打压,险些断送大好前程于尘埃之地。

败走悦贡,九死一生,形如狡兔却无三窟,置之死地而退无生路,家国摒弃,沦入宵小之列,遭万千黎民唾骂,死不能入宗庙族谱,终成帝国第一叛贼。

绝地异起,以一人之力扭转外世青海之乾坤,赫赫之威,威慑西蒙,时机尚未成熟,却挥兵东进,只为挽红颜于一线命垂。

大夏磨刀霍霍欲图卞唐,燕北发兵东下以报夺妻之恨,甘愿抛却显赫之基业返回故土,以百万之军做赌注,终得偿微薄之心愿。

诸葛玥,我一直以为我才是这世上最疯狂的人,可是面对你,我却终知自己的浅薄狂妄。

李策心中浅笑,和一个疯子,该如何争抢?

我们都是早已被上苍钦点了戏码的棋子,我挣不脱,燕洵也挣不脱,唯有你,有勇气一次次挣脱逃逸,又有勇气一次次跳入旋涡,我终究输给你,输得心服口服。

曲调异常轻快,和着下面百官粗重的哭声显得那样滑稽。

孙棣站在宫殿下,望着那个看起来大逆不道的身影,听着充耳的欢乐曲调,却觉得异常寂寞。

宫殿的路长且清冷,两侧是高高的宫墙,依稀可以嗅到宫外的清甜香气。

这样明媚的暖日之下,是谁的心底漾起一层轻轻的涟漪,挑破了每个子夜时分的寂寞雾霭,拨乱了寂寂锦宫中的纤纤玉尘。

他一直如此,以微醉的眼睛看透这世间的一切清醒。

夜幕渐渐降临,官员们哭得嗓子都哑了,有几个老臣发了羊角风,已经早早就被抬下去了。

整座宫廷都被掩盖在一片奢靡的灯火之下,煌煌宫灯透过金吾宫的千百扇宫门窗扉,静静地照耀着金吾宫的夜晚。记忆纷乱,如同从绢布上扯下的一根细丝,轻轻一拽,整匹华丽的绢布全部散乱,徒留一片奢靡的残红。

李策从梯子上一步一步爬下来,百官们哭着爬过去,哭叫着陛下要注意身体,勿要肆意胡闹云云。

“诸君果然对朕忠心耿耿,今日朕已经想明白了,爱卿们快快平身吧。”

众人顿时涕泪如雨,心道皇上总算顿悟了。

“为了仔细反思朕的所言所为,朕决定,罢朝三日。大家也回家好好思量,研究济世富国之道吧。”说罢,他就在众多大臣呆愣的目光中扬长而去,还没走出国子殿,就迫不及待地对内侍说道,“连宴三天,把这次所有入选的秀女都带到柔福殿来。”

众人无语,帝王得意地大笑而去。

出了白芷关之后,就是大夏的土地了,虽然此时已是隆冬,但是贤阳地处西南,气候温和,楚乔出关的时候竟然还在下雨。

站在贤阳城外的官道上,她却突然踟蹰了,不知是否该走进去。她人生的这十一年是一幅滂沱的书画,前八年是水波下冷月沁冰的暗夜倒影,后三年则是鲜血淋漓狰狞交错的笔笔刀痕,如今陡然间抛却宿命的枷锁,她却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了。

最初的激动渐渐消失,冷却的神志在脑海中激烈地冲撞着,如若是真的,他现在是何种身份,又如何能与她这样的人有所交集?她已害得他几次险死,如今又要亲手毁掉眼前的这一切吗?而如果,她所想的都是错的,李策所说的,不过是燕洵大发慈悲放了她一马,那么,她又该情何以堪?

而现在的她,已经连张嘴问一句的勇气都没有了。

她就这样在贤阳城里住了下来,租了一间小小的屋舍,独门独院,地处偏僻,门前生着两株垂柳,此时已光秃秃的。

转眼间过了七八日,年关已到,贤阳城里张灯结彩,喜气浓浓。隔壁的房东见她一个单身年轻女子独自住在这里,便两次三番地来邀请她一同过年,都被她婉拒了。

又过了几天,一年一度的上元节至,清晨的时候下了一场清雪,不过雪花还没落地就融化了,倒是树挂上积了薄薄的一层。远远望去,远处的山巅白茫茫一片,山下碧水脉脉,满城梧桐蔽日,一片湖光山色。

房东是一个三十多岁的胖胖妇人,长得十分和善,膝下有一双儿女,丈夫是城里私塾的教书先生,也算是小康之家。那女孩子似乎很喜欢楚乔,每天经过门前的时候都会抻着脖子往里看,她哥哥见她好奇,有时候就在下面托着她,让她趴在青墙上瞧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