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眼见蒋冲不再试图冲进来,楚乔顿时放下心来,一把举起长剑,对着贺萧说道:“我们上,一炷香内解决不了,以后再难有如此良机。”说罢,西南镇府使的最后一支卫队也冲进战局,霎时间,杀声四起,马蹄轰隆,人潮汹涌,程远的卫队发出绝望的惨叫,偏又无处可躲,江腾持剑护在程远身边,大声喊道:“保护将军!保护将军!”

话音刚落,一支利箭陡然射来,瞬间便将他的胸膛射穿了。

不到一百人的卫队齐刷刷地扑倒在地,被马蹄践踏成血沫,巨大的喧嚣和兵器碰撞声交杂在一处,震耳欲聋。西南镇府使将程远等人团团包围住,弓箭一排排地射来,尸首大片地倒在血泊之中。

喊话已经不好使了,程远红了眼睛,在他的设想里,西南镇府使此刻已经不存在了,楚乔就算再怎么气愤,也是一只没牙的老虎,一百多名卫兵完全足以应付这个难缠的女人。只是他却没想到,西南镇府使不但没死,还敢直接冲击他的大帐,这个女人实在太疯狂了,难道他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殿下有令!所有人即刻罢手,再有私斗者,一律按照军法处置!”

传令兵的声音在外围响起,程远顿时大喜。楚乔却恍若未闻,一剑刺入一名士兵的胸膛,跳下马来,宝剑抽出,鲜血顿时飞溅。她以这样决绝的方式,来显示了她欲除他而后快的决心。

白雪皑皑的营地好似一部巨大的铰肉机,血泥糅杂,满地狼藉,厮杀劈砍声回荡在漆黑的苍穹上,连日来的压抑和愤怒终于爆发而出,西南镇府使的官兵们持剑冲杀,一会儿的工夫,就已经将所有的障碍物全部除去。

“殿下有令!所有人即刻罢手!”

传令兵仍在高喊着,楚乔一脚将程远踢翻在地上,鲜血蜿蜒地流过古朴的长剑,凝成一滴滴血珠,落在白皑皑的雪地上。这一刻,那么多人的脸孔从她的眼前一一闪过,薛致远俊朗的脸孔,北朔城下为了救她而死的年轻战士,因为北朔军逃跑而死在北朔之战中的士兵,还有燕洵那渐渐充满怀疑的眼神……

她一把举起长剑,也不说什么冠冕堂皇的话,眼神猛地一寒,对着男人的脖颈就狠狠地挥下去!

程远瞳孔瞬间放大,惊恐地张大了嘴却没有叫出声来,在这样的一剑之下,他根本就没有逃脱的余地,况且他现在身中数箭,已然失去了战力。

眼看长剑就要刺穿他的咽喉,就在这时,利箭陡然破空而来,速度那般快,几乎要在半空中擦出火花来。尖锐的厉响陡然响起,楚乔手腕一阵酥麻,长剑偏离,死死地插在雪里,只在程远的脖子上划出一道鲜红的血痕。

“殿下!殿下救我!”

楚乔双目几乎喷出火来,一把拔出剑,又再刺去,然而利剑还没出手,又是一箭射来,这一次却不是射她手中的剑,而是向着站在她身边的贺萧而去。贺萧持刀挡格,被那股大力击中,身体连续不停地向后退了七八步,然而还没等他站稳,又是一箭已然射至面门!

楚乔挥剑劈开,但见眼前箭花刁钻,角度诡异,连绵不绝,她持剑抵抗,动作流畅敏捷,如同风中华美的舞蹈。恍惚间,她似乎回到了很多年前,幽幽深宫之中,两个孩子一人弯弓,一人格挡,只是当时那箭头都是断掉了的,而不是今日,箭头闪烁,阴寒彻骨,冷光耀目。

一切归于平静的时候,程远早已逃远了。燕洵一身黑色大裘,高高地坐在马背上,一手拿着金黄色的劲弩,一手还握着一支锐利的弓箭,在他身后,是黑鹰军的禁卫,人人铠甲冰冷,目光寒彻地看着这狼藉的战场。

大风从他们中央吹过,卷起地上的雪花徐徐上旋,发出嗖嗖的声音。

“阿楚,你在做什么?”燕洵的声音很平静,平静到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的表情极尽冷漠,好似站在他眼前的不是那个曾经和他一起生活了八年的青梅竹马。一滴血从楚乔的脸颊上滚落,滑进她雪白的脖颈里。她仰头看着他,看着程远恭敬地站在他的身边,大放厥词,歪曲事实,他却并没有呵斥反驳。她只感觉心底正在一寸寸地被大雪覆盖,嘴唇动了动,却根本说不出话来。

她一直以为他们之间是不存在误会的,也从不需要言语的粉饰,可是现在,她突然发现,若是她不去辩驳,不去解释,就真的会成了居心叵测的乱臣贼子。这,真是一个绝妙的讽刺。

贺萧上前一步,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道来,只隐去了夏军有意放他们一马的事情,而说成是他们及早发现不妥,杀出重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