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北城门不是战场,守门的也是原来赤渡城的守备,宋祁风问道:“你不查看令箭吗?”

“宋大人您亲自来就是令箭了,还查那东西干什么?”

“哈哈,多谢兄弟了。”

楚乔心中最后一丝希望也宣告破灭,战马奔腾,塞外寒风冰冷,楚乔只感觉心底一片凄凉,没有了自己,赤渡城将会如何?西南镇府使的官兵们,会不会以为自己再一次被抛弃了?那满城信任自己的百姓,又该何去何从?

天边渐渐发白,漫长的一夜即将过去,黎明时分,楚乔被人从马车上扶了下来,带进一个避风的帐篷。解开绳索后,她一把扯下眼前的黑布,却顿时一惊,羽姑娘温柔地站在她面前,递过来一方温热的毛巾,淡淡地说道:“擦把脸吧,一夜赶路,辛苦了。”

“羽姑娘?”

羽姑娘穿着一身棉质的白色长袍,面庞瘦削,眼眶深陷,眼角带着几丝淡淡的鱼尾纹,“是我。”

楚乔的眼神从震惊到不可相信,她皱着眉,沉声问道:“为什么?”

“此处并不是安全之地,北朔已经时日无多,没有你在,赤渡能不能撑过今日都要两说,你先跟我走吧,我在路上再和你好好解释。”

“你先告诉我,为什么?”

楚乔眼神冰冷,冷冷地看着这位燕北武装力量的王牌人物,一字一顿地说道:“你早就知道北朔的战况?知道那里面的人在如何胡闹?”

羽姑娘点了点头,语调平静地说道:“是的,我知道。”

“那大夏分兵两路,强度贺兰山,攻打赤渡城,你知道吗?”

“我知道。”羽姑娘平静地说。

“在北朔城里,曹孟桐大肆征兵,以民兵为肉盾,大肆残害燕北百姓。”

“我知道。”

“赤渡百姓背井离乡,前往蓝城城堡,在路上冻死饿死无数。”

“我知道。”

“一旦大夏突破赤渡,就可以两路夹击北朔,北朔百万军民将死无葬身之地,整个燕北东部土地都将被大夏掌握,大夏兵锋直逼燕北内陆,落日山以东的平民全部要遭到夏军的屠戮!”

“我知道。”

从始至终,羽姑娘的面色都是那样平静,她静静地听着,好似她们谈论的只是一些日常小事。

楚乔胸口起伏,握着拳,皱着眉沉声问道:“为什么?既然你全知道,为什么不去阻止?为什么要眼睁睁地看着大好局面转入疲态,沦入战火之中?”

羽姑娘静静地看着楚乔,眼神温和而睿智,语气平静如溪水,“阿楚,你还不明白吗?”

楚乔登时一愣,一个可怕的念头从心底缓缓生出,像是一把屠刀一样狠狠地砍在她脆弱的神经上。

羽姑娘淡淡一笑,“蓝城目前没有一兵一卒,落日山脉兵力全部收缩调离,不仅是蓝城,目前,整个燕北内陆都没有一个军人,内陆现在是一片跑马场,随便一个夏军攻进去,他们就算是胜了。我无力去阻止曹将军,也无人授权我这样做,我留在这里的任务只是带你走,除此之外,我没有接到任何行动的指令。”

整个人好似突然被人抛进了冰天雪地,楚乔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她心脏紧抽,好似被坚冰包围,每一次跳动都是带血的疼痛。她深深地呼吸,却感觉胸腔被堵塞了,她张开嘴,皱起眉,所有的一切渐渐连接在一起,形成一个可怕的线条。

“燕洵……”

“殿下也不在美林关。”

短短的一句话,却登时将楚乔的全部信念击溃,所有的念头皆化作带着倒刺的利箭,生生地刺入血肉,痛得让人张不开口,发不出声。她身子一晃,一把扶住了帐篷的柱子,胸口剧烈起伏,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想说什么,却一句也说不出。

羽姑娘静静说道:“殿下临走前交代过我,一定要将你带走,我在蓝城等了许久,不见你来,后来才知道路上出了事,又有北朔军在胡搞,不得已,才用这样的方式请你前来,请你见谅。”

“你们疯了!”低沉的声音缓缓传来,间中还带着野兽般粗重的嘶喘,楚乔弯着腰抬起头来,眼睛血红一片,冷冷地注视着羽姑娘,不断地摇头说道,“这太疯狂了!”

“虽然疯狂,但很有效,殿下的大军如今已经突破了长汀省,西北三十几个省郡无不俯首称臣,老巴图哈家族已经成为历史。如今大夏的主要兵力全部集结在燕北境内,几路边防军又聚集在卞唐和怀宋的边境,内部兵力空虚得惊人,怀宋目前已经在配合我们,在大夏边境搞了几次大规模的军事演习,吸引夏兵的视线。这个时候,只要将大夏的兵力吸引进燕北境内,并借助大雪和斥候兵切断他们的信息通道,兵贵神速,不出半个月,我们就能打进真煌城!事后即便是等北伐军反应过来,大夏也已经大半落入我军之手,那个时候,他们若是想要反击,也定将被阻挡于雁鸣关之外!”羽姑娘走上前来,轻轻为楚乔拂去额前的碎发,静静地说,“阿楚,殿下知道你是不会赞同这个提议的,所以才瞒着你,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不信任你。大夏倾国之力攻来,我们能抵挡一次,却抵挡不了第二次,燕北地域苦寒,极大地限制了我们的发展,无论我们如何努力,也无法和大夏内陆抗衡,更何况我们还有天生的弱点,那就是不断叩关扰边的犬戎人。所以,唯有出其不意地发起反攻,将位置调换,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彻底扭转局面!你是他最亲密的人,应该理解他。”

“就为了这个彻底的战略转移,所以,就要让上百万的燕北军民做你们的诱饵和炮灰吗?”楚乔的声音冰冷且疲惫,她缓缓地抬起头来,眼睛血红,多日来的辛苦和期望瞬间变成一片瓦砾。

她曾经怀疑过,怀疑燕洵率军攻打美林关是要消磨第二军的主力,稳定自己在燕北的地位。可是她没有想过,燕洵的志向根本就不在燕北,他以百万燕北军民为饵,在北朔城布下了一个巨大的陷阱,将大夏的兵力全部吸引过来。然后冒天下之大不韪,带着第一军和蓝城落日山一带的精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卷进大夏腹地,借着神速的兵力和风雪阻断通信,强势攻入大夏内陆,霸占了大夏的土地。

呵呵,多么天马行空且又疯狂的计划,等于美国在攻打伊拉克的时候,伊拉克却放弃本土,率军去占领了美国,等美国远征军宣布胜利了之后,回过头去,却发现本土已经完全沦陷了。这样大的便宜,真是千年难遇。

难怪,他要在大战前强硬地坚持分兵攻打美林关。难怪,他不将自己带在身边。难怪,他会安排曹孟桐这样的蠢货留守北朔,并且支持曹孟桐屯兵征兵,只因为他要营造一个燕北全力反攻的局面,来吸引大夏的目光。难怪,自己发出的求救信石沉大海,自己的护卫全是燕洵的贴身亲信,蓝城面对北朔的胡闹,没有任何反对之声!

这样深的心机,这样深的城府,这样可怕且又严谨的计划,连她这个受到过现代化军事教育的高级指挥官都想象不出,燕洵,真的是太厉害了。

“羽姑娘,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对我说过什么吗?”

羽姑娘神情一滞,面色多了几分苍白,她却还是缓缓说道:“我说希望有朝一日,燕北再无你这样的孤儿。”

“是的,”楚乔凄苦一笑,“你们干得很好,一旦此战胜利,燕北将再无一个像我这样的孤儿,因为燕北的人,已经全死绝了。”

白衣的女子眼神一黯,默想了许久,终于低声说道:“一个民族想要走向自由,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楚乔厌恶地看了她一眼,冷冷道:“很好,燕北这个民族全部去死,然后你们得到荣华富贵,登上万圣至尊。这,就是燕北百姓们渴望自由所付出的代价!”

“阿楚!”羽姑娘一把拉住楚乔,急切地说道,“你不要这样偏激,这件事在战略上完全没有任何问题,这是一个壮举,难道你看不到吗?大夏的国门将被打开,盛金宫将在燕北的铁骑面前发抖!”

“别碰我!”楚乔冷喝一声,眼神锐利如森寒的刀子,“在战略上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你们抛弃了拥护你们的人民!抛弃了在你们最困难的情况下,始终坚定不移保护支持你们的百姓!你们辜负了人民的期望,欺骗了千万人的信任,并将他们推向火坑!你们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为了自己的权力之争,却要让上千万的人去死!羽姑娘!”楚乔眼眶通红,两行眼泪缓缓流下,她紧咬下唇,缓缓说道,“到底为什么?你们都是怎么了?以前说的话全都忘了吗?这些日子,无论是在怎样的困难环境下,无论是在怎样的艰难处境里,我都坚信你们会来救我,西南镇府使那样的叛军都知道在这样的时候回来保护人民,为什么你们却要抛弃他们?你知道吗?赤渡城里,家家户户都供奉着你和乌先生的长生牌位,他们早晚三炷香,希望你们长命百岁,他们说你们是燕北的保护神,只要有你们在,燕北就还有希望。他们流离失所地离开家园,逃往蓝城,连粮食都来不及带,却仍旧记得带走你们的‘尊位’,你去看看,这一路上有多少香烛是为你燃的,你对得起他们吗?”

羽姑娘深吸一口气,秀气的眉头紧紧地锁在一起,艰难地说道:“我是为了天下人的大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