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啊?是吗?谁这么大胆,敢跟你抢东西?太过分了!”楚乔顿时义愤填膺地做无知状。

“呵呵,你也这么觉得啊。”燕洵呵呵一笑,然后肃容点头,“是的,太过分了,我守着一棵铁树十多年,可算是开花了,怎能被别人采了去?虽然开的花不怎么样,姿态也不像别的花那么婉约,但是总归是跟了我那么久。就算是个马桶用久了也会产生感情的,我这个人又重情谊,他们这样的所作所为岂不是欺人太甚?”

楚乔面红耳赤地大喊道:“喂!燕洵,你过分了啊,竟然拿我比马桶!”

“哈哈!”燕洵猿臂一伸,一把将楚乔拦腰抱起,一个巧劲儿,就将她从她的马上抱过来,坐在自己身前,笑着搂住她的腰,低声喃喃说道,“谁敢跟我抢,我就敢跟他拼命。”

他的声音很轻,呼吸静静地喷在楚乔白皙的脖颈上,让她的肌肤起了一层细小的“沙粒”。

“你放心吧,没人跟你抢,你的这朵花始终知道她应该开在哪里。”

大风呼啸,被风吹起黄金大旗,在头顶猎猎翻飞,楚乔靠在燕洵的怀里,所有顾虑和担忧瞬间不翼而飞了。李策说得对,一个人只有一双腿,既然已经决定往西走,那么北边那条路上风景如何,是下雨还是刮风就和自己没有关系了。

她很开心,这一次见面,她见到了不一样的燕洵,不是真煌城里那个郁郁不得志的世子,不是那个被关在笼子里满心仇恨的男人,不是冲出真煌城那天,杀红了眼的狂人,他是温暖的,甚至是轻快的,好似多年前赤水湖畔那个口若悬河、眼神灵动的少年又活过来了。

离开了真煌那座死气沉沉的牢笼,他们都不再是当初的他们了。

阳光刺眼,一片金黄,两只雄鹰盘踞在队伍上方,那是他们的战鹰,翅膀硕大,长啸飞舞。

“驾!”燕洵突然挥鞭抽在马股上,战马顿时扬蹄而起,身后的大军随之呼啸奔腾,昏黄的尘土在他们身后翻腾,高高地扬起。

“阿楚!”

风那么大,即便离得很近,还是需要大声吼叫才能听见。

楚乔努力想要回头,大喊道:“你说什么?”

“我带你回家!”

男人握着马鞭的手平举起来,指着西北方的地平线,眼神锐利地说道:“回我们自己的王国!”

这是一片伟大的土地!

天空是瓦蓝而纯净的,空气里带着自由的风,苍穹高且远,雪白的长鹰挥动着翅膀在上空盘旋厉啸着,放眼望去,十月的蒿草铺天盖地地向远方延伸。风很冷,凌厉地吹来,掀起战士们翻飞的大裘,厚重的兵甲拍打在剑鞘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在极远处,就是燕北的第一道军事重城——北朔关,这是东陆进入燕北的门户,高大的城池像是一条沉默的巨龙,静静地盘踞在地平线的尽头。

在北朔关的前面,就是闻名遐迩的火雷原,当初正是在这片土地上,燕北狮子王燕世城带着他的儿子们誓死抵抗大夏军队,并最终永远和燕北的土地一同长眠。广袤的火雷原上到处都是红彤彤的火云花,相传这种花是以腐肉为土壤,往往只有在坟场和乱葬岗才可见到,越是血肉堆积,花开得越是艳丽。可是就在当年的那场大战之后,火雷原上的火云花却一开九年,年年殷红,不分春夏,不论秋冬。

刹那间,楚乔似乎看到了多年前那场热血且悲壮的战争。

铁骑横踏,大地苍茫,彤云如血,昇旗弥漫,在苍莽无垠的漫漫草海,在郁郁葱葱的莽莽丛林,在孤高耸立的巍峨雪峰,在一望无际的碧血沙海,到处都是战士的马刀和嗜血的嘶吼,勇士们披着战甲,战死在燕北大地的每一个角落,妇孺们也拿起武器,保卫自己的家国,到处都是猎猎的悲歌,到处都是雄壮的燕北长调。一代人死去了,但是他们的眼睛并没有闭上,他们崇尚自由的心脏从没有停止跳动,他们的血脉仍在滚烫地流动,他们化成了赤红色的花,像血一样,炽烈地盛开在每一寸土地上,用这样的方式来提醒着、关注着下一代燕北的孩子,用热血和忠诚,诠释着这片土地的神圣!

这,是一片伟大的土地!任何语言都不足以描绘其万一,这里的每一根草、每一棵树、每一块石头、每一粒沙子都见证了此地的灾难,同时,更见证了每一次灾难之后,这里的子民如何顽强不屈地站起身来!

燕北!燕北!

九年间,燕北这两个字,不知道已在她的心里默念了多少遍。她和燕洵忍辱负重,几番生死,为的就是回到燕北的这一天。如今,她终于站在了燕北的土地上,呼吸着这里冰冷干燥的风,眼望着这里成群结队的牛羊马群,她却突然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