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一阵香气传来,年轻的男人端着面走了过来,咿咿呀呀地示意他们吃饭,看那样子竟然是一个哑巴。年轻的老板娘跟在后面,有些奇怪地望向这边。楚乔一愣,定定地望着她,老板娘似乎感觉到她在看自己,轻轻一笑,说道:“小姐没看错,我的眼睛是瞎的,看不见东西。”

面一上桌,李策就开始埋头大吃。

楚乔顿时一阵尴尬,不好意思地说:“哦,对不起。”

“没关系,”老板娘笑容很平和,轻声说道,“我打小就看不见,也没觉得怎么样,就是平时上街买菜有点不方便。”

楚乔吃了两口,面很香,她突然想起一事,抬头问道:“你看不见,怎么知道我是位小姐?”

“闻到您身上的玉兰香了,还是新鲜的,想必是刚摘下来的花骨朵。”

“哦,”楚乔点了点头,说道,“您鼻子真灵。”

“眼睛看不见,别的就好用一些。”老板娘一笑。

这时,一阵鼓乐声传来,就见前面拐角处,一个影戏班子搭起了台面,唱戏的伶人刚开了一嗓,一群小孩就蜂拥而上,转瞬间就将戏班子围了个水泄不通。

面摊家的小孩听到声响,一溜烟的跑出来,楚乔连她的模样都没看清,她已经一头扎进人群中了。只可惜她年纪幼小,最多不过七八岁,个子矮又很瘦,几下就被挤出人群,摔在地上,登时张大了嘴哇哇大哭起来。

老板娘闻声轻轻拍了拍正在忙碌的丈夫,丈夫见了,立刻几步跑过去,将孩子抱了回来,拿袖子为她擦了擦眼泪,又塞了颗果子在她手里,把她放在凳子上,就去忙了。

小孩抽抽搭搭哭着,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不断的掉着眼泪,看起来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可怜极了。楚乔盯着她看了一会,说:“李策,你有孩子吗?”

“有啊,”李策一边吃一边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楚乔却好似没听到他的话,幽幽的说:“小孩子真好,高兴就笑,不高兴就哭,喜怒哀乐,都那么简单直接。”

“你也可以啊。”李策喝了口面汤,抬起头来,说:“喂,乔乔,吃饭就好好吃饭,别这么感慨,听你说话,我喝汤都堵得慌。”

楚乔瞪了他一眼,低头吃面,就听戏班声势起来,敲锣打鼓中,有人扯开嗓子唱了起来。调子很好听,嗓子也很好,只是说的是卞唐的方言,声调奇怪,楚乔大多都听不懂。李策却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可还没听完一段,突然转头,将一口茶都喷了出来!

楚乔是躲过一劫,坐在李策身后的那孩子却遭了殃,被喷的一头一脸,懵的连哭都忘了。

李策连忙起身过去,给那孩子擦脸,边擦边说:“看你娘的样子就知道,你年纪再小也是个美人,唐突了,唐突了。”

楚乔纳闷的问:“你怎么了?”

李策笑着摆手,说:“没什么,没什么。”

那小孩却踢踢踏踏的走过来,坐在楚乔身边,伸出一只白生生的小手,说:“给我钱。”

楚乔一愣,问:“钱?”

小孩点头:“他把我的衣裳喷脏了,浆洗衣裳,两文钱。”

李策来了兴致,笑着说:“你要钱做什么?”

小孩一本正经的说:“我要去听戏。”

“倩儿,不许胡闹!”老板娘脸一板,说:“快过来!别打扰小姐吃饭。”

“没关系,”李策摆摆手:“反正她也不饿。”

楚乔已经很久没好好吃东西了,自然是饿的,闻言夹起一筷子面条吃了一大口。

小女孩托着下巴坐在一旁,似乎是对楚乔很有好感,问她:“你会唱戏吗?”

楚乔摇头:“不会,你会吗?”

小孩沮丧的说:“我也不会。”

“那你听得懂吗?”

“自然听得懂,”小孩看着楚乔,疑惑的说:“你听不懂?”

楚乔点头。

小孩顿时来了兴致,说:“那我讲给你听。”

说罢,也不管楚乔是否爱听,便兴致勃勃的讲了起来:“这段戏呢,说的是一个王子和一个美人的故事。”

李策撇撇嘴,说:“王子倒是真的,美人可不一定。”

“你真没见识!”小女孩说:“王子身边的当然是美人,不是美人,王子怎么会看上?就像我们皇宫里的太子,他的宫殿里全都是美人,等我长大了,变成了美人,也要住到他的宫里去。”

李策闻言顿时笑了,竖着大拇指夸奖她:“还是你有见识,继续努力,我很看好你。”

楚乔瞪了李策一眼。

小女孩继续说:“有一天,王子的国家被人灭了,父亲母亲兄弟姐妹都被人杀了,王子流落街头,遇到了漂亮的美人,美人救了王子,他们就相爱了。”

小女孩盯着楚乔,很认真的说:“他爱她,她也很爱他,他们发誓要永远在一起,永不背叛,永不抛弃。”

小孩的眼神很是认真,甚至带了几分神圣,楚乔看着她的眼睛,突然心里好似被针轻轻扎了一下,微微的痛。

戏班的调子低沉暗哑,像是带着冰碴的水流过手掌,听起来让人无端端的压抑。

小女孩接着说:“可是王子还是不开心,他的仇还没报,美人就决定,要帮王子复国。”

李策又道:“她一个女人,没钱没人,凭什么帮王子复国?”

“都说了是很漂亮的美人了,”小女孩不耐烦的说:“漂亮就是钱,漂亮就是武器,漂亮就是千军万马,这都不懂,这么大的人了。”

李策闻言哈哈大笑,戏班的乐曲却突然变得激昂了起来,伶人的嗓音清越嘹亮,像是一轮冲破地平线的太阳。

“然后呢,美人就遇到了将军,将军就是王子的仇人,但是他也爱上了美人,看到美人难过,他也很难过。这时呢,另外一个国家的小王子遇到了美人,他也很喜欢美人,可惜美人并不喜欢他。”

小女孩认真的讲着,用手指沾了点茶水,在桌子上画了四个小人,说:“后来王子派人埋伏,让美人约将军谈判,美人不知道,将军却知道,但是他还是来了,于是他就被王子杀死了。”

“啊!”楚乔眼梢一跳,心突然凉了大半截。

孩子将桌子上一个小人擦掉,继续说道:“于是王子复国了,变成了大皇帝,美人很伤心,离开了大皇帝,被小王子带走了。大皇帝很生气,就派兵攻打小王子,小王子不厉害,也被大皇帝打死了。”

小女孩又擦掉了一个小人,表示他也死了。

“美人很伤心,她走啊走啊,就生病了,于是她也死了。”

美人也被擦掉了,桌子上只剩下了一个小人,小说说道:“于是,这天下就只剩下大皇帝一个人了。”

李策傻呵呵地瞪着眼睛,问道:“完了?”

孩子点了点头,很坦然地说道:“完了。”

“这算什么戏?”

小孩说道:“这是一个悲情戏。”

此时,楚乔却无心看李策和孩子扯皮斗嘴,她看着桌子上剩下的那一个小人,有些发愣。夜风吹来,戏班的戏也唱完了,老板走出来,拿着一个托盘向观众要打赏。看戏的大多都是小孩子,哪里有什么钱,一呼就都散了,只剩下空荡荡的戏台,幕布上,一个皮影小人孤零零的站在那,他举着一把小剑,张牙舞爪的,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可是放眼望去桌子上什么都没有了,连打仗都没人了。

吃完饭,两人继续在街上游荡,刚才那个孩子讲的故事让楚乔心情有点低落,她也抓不住自己的心思,只是感觉有点伤心,却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

这条路上人很多,还有很多庙宇,卞唐是个开放的国家,各种教派都有,有和蔼胖胖的佛陀,有美艳动人的水神,还有额头画着符咒的降神。好在这里民风淳朴,绝不会因为你信如来佛祖我信洛水女神而动手拼命。楚乔一路走来,收到了不少信徒塞给她的木牌,就好像是现代的传单一样。

路边有一棵海棠开得正好,花色娇红,楚乔和李策经过的时候正好起了风,花朵如雨,一朵一朵散落在两人的衣服上,如同点了胭脂。

李策开心地指着这株海棠,说道:“这树真好,回头让人移回去。”

一旁的路人听到,小心地打量了他们两眼,似乎觉得,这男人年纪轻轻,口气倒不小,于是,看他们的眼神瞬间多了几丝异色。

“快看,前面有杂耍!”李策突然很有兴致地叫道,拉着楚乔就开始跑,外围人山人海,两人站在外面完全挤不进去。

李策眼珠一转,探手入怀,然后捏着一大把银票,到旁边的小摊换了一堆零散的铜子,用衣衫的下摆兜着。他笨拙地爬上杂耍旁边的一处台阶,站在上面,高声呼道:“送钱啦!快抢啊!”然后就大把大把地将铜子撒了出去。

人们开始时还愣了一会儿,过一阵见真有傻子扔钱,顿时都挤了过来,你推我挤,好不热闹。

见此情景,李策一把将衣襟下摆的钱全撒了出去,拉着楚乔顺着人缝就挤了进去。可是挤到中间,顿时傻眼了,原来耍杂耍的艺人们也全抢钱去了。现在,这一片就他们两个站着,像傻瓜一样。